根除自己头脑中的变异观念是铲除宇宙中邪恶的根本

根除变异观念系列之三


【明慧网2001年8月29日】师尊曾说“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

我想从我最近的体悟中谈谈对这一点的认识。最近我感悟到,我们用任何方式去证实法、向世人洪法及讲清真相中,能否让常人认识真相正取决于我们自己的念。当我们做一件事时,我们头脑中的观念、顾虑及想法已经就定下了在这事件过程中将要发生的难及结果,什么样的顾虑、怕心及担心就毫厘不爽地定下了与之对应的将发生的事情。而每一个人的担心都不一样,这是由每个人不同的执著决定的。

这一点我从前也知道,但最近感受越来越清晰,并且也从法理上明了了为什么会这样。我想每一种事物的存在都要依赖于一个滋生这种东西的场,能滋养它,供给它营养得以生存。当我们在头脑中担心或顾虑一种情况时,其实已经在另外空间中生成了这种情况,而我们的担心越重时,这种令我们担心的事物的场就越强,等于人为地滋养了它,已经为其出现提供了条件。反之,我们自己丝毫不担心,根本没概念、没想过要发生的情况是决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的,因为它在我们自己的空间场中将无生存之地,没有任何养分去滋养它,它也决存在不了。这就是我对师尊讲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的理解。所以我明白了为什么我们在发正念时要先清理自己头脑中的不好的思想、观念等。

我认为正法的一个最关键、最重要的内涵是正我们自己的观念。老师讲人体是一个小宇宙,我自己体悟当前正法中我们正外部宇宙与正自己的小宇宙是同步进行的,而那些外面的邪恶与我们自己身上的不正也是相生相克、相对应存在的。我发现我的头脑中有很多严重阻碍正法、但在自己观念中却认为是天经地义的变异观念。总是用人的理,人心、人情等去判断事物,这些都是自己自设的障碍,全都成为讲清真相时的难。有时使真相讲不清,有时使自己在顾虑中错失一个世人本该听到真相的良机。比如,我经常会觉得向别人讲别人不会理解,会不感兴趣,有时担心别人觉得自己冒失或莫名其妙,又顾虑别人会不会反感,会不会感到自己被强加观点等。种种的担心自己都觉得很有道理,但是这些却使得自己观念中认为讲清真相是一件很难的事,是硬着头皮去做的事,心态是被动的,心理障碍是很多的。但拿法理来衡量,这状态是不对的,伟大的神去救人时怎么会是这种心态呢?这与师尊讲的“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差得何等远了?抱着这种心态不变,做了再多的事,能算是跟上正法进程了吗?

我从前一直以为只要我们投入去做大法工作就可以了,在做事过程中,通过修炼,自己的执著及不好观念自然会去掉。现在则悟到这样是不对的,正自己小宇宙中的不正因素也要通过一个主动识破、铲除、强力排斥的一个有时甚至觉得极苦的过程才能达到。而不能等,不能靠外界因素的变化。抓住自己瞬息万变的思想,每一天的分分秒秒都是正法的好机会,我发现当自己真能面对那些本不属于自己,却象生了根一样附在自己头脑中的变异观念时,当无论多么痛苦我都去消灭它们时,自己的提高是突飞猛进的。而一旦有时因为怕苦或懈怠时滋养了它们,自己往下滑的速度也是惊人而可怕的。悟到了正法的这层内涵时,发现修炼的另一片天地,分分秒秒都可在正法之中。正法弟子的心态应该是任何时候都堂堂正正、顶天立地的,时时都是俯瞰与慈悲世人的,但这种心态不能靠等待修炼中自然达到,而是要在随时随地用正念铲除一切不正之念中达成。自然是不存在的,一切都要靠我们自己平时艰苦的付出。

我是从国内来到海外的大法弟子,在国内时在艰苦的环境中顶着压力做了大量的大法工作,以为投入多少精力与时间来做大法工作即是为正法付出多少,但却从没悟到“正法一定要根除自己头脑中的变异观念”这层内涵,使得心性与层次提高很慢,总接近于常人在做大法工作,而不是大法粒子在正法。悟到这层内涵时发现,正自己一点不比正外界容易,有时感觉甚至更难,简直就是不愿去面对那些象溶入了自己血液中的观念,总是将一个又一个正自己的良机滑过去,不愿自己那么痛。这就说明我过去只是行为上走出来,而没从人中走出来吧。但一旦开始在自己的小宇宙中坚定地正念除恶时,发现自己脱掉了一层又一层人的皮,心性与境界都在明显提高。每一天都是一个新的自己,正法弟子本该是这样啊。外面的宇宙天体不也正在以这样快的速度层层突破而被正吗?我们如果还是象过去那样缓慢的提高又怎跟得上正法进程,怎对得起苦苦等待我们的师尊呢?

那些我们思想中的不好观念真的是旧势力设在我们身上用来破坏法的。有时我发现我还没去向一个人讲真相,头脑中就先出现了一大串别人会出现的各种不理解,自己都感到障碍极大,头脑中就予先设想了各种针对别人的各种疑问自己该如何回答等的答案,还在斟酌词句等。表面上是在认真准备,其实这都是人的状态,神不会这样。我近来清醒地发现障碍就在这,当我那些顾虑存于脑中时,还没讲,我仿佛就已经看到了过程中的各种冲突,其实要从修炼的角度看,那些思想中存在的难也是物质,已经存在于另外空间了,这不是人为增的难吗?我过去很少去针对自己的这种顾虑的想法,很少去去除它,因为顾虑嘛,肯定是自己认为有道理的,这种认为它有理的念头哪怕有一丝,都能滋养这种顾虑继续存在。我现在则开始去排除它,认为宇宙大法会不被人理解的想法那不是在助长邪恶吗?那是自己头脑中有变异观念的结果,如果头脑中没有这种不好的东西就不会共鸣这种观念,根本不会有哪怕一点这种顾虑。

彻底否定种种自己不好观念及执著也是否定旧势力安排的重要一方面,有时容易被我们忽视,但却至关重要。近来我也能更清晰地查到我的那些不好观念的来源,大部分来自于我妈。我的判断人好与不好的依据、对事物的看法、重视的事情等很多都是小时候我妈按她的人生经验强加给我的,我却把它们当做自己。虽然我自己还一直以为我与我妈的人生观、见解等差异甚远。对于我妈反对大法,我还一直与其争论,试图改变她。但最近我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很多观念与她却那么相似,都是些变异、圆滑、保护自己的私心,和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差得何等远了。将这个根挖出之后,我发现去除它们就容易多了。我想这应该是宇宙中的邪恶势力安排的,就安排我妈强加与我这些观念。而我妈的观念又是从她的长辈得来,这样就可追溯到中国的复杂文化了。这不都是旧势力系统安排的吗?

近来感悟很多,所以写得很杂乱,以上为个人体悟,写出供大家参考并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