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安门广场正念除恶


【明慧网2001年8月29日】当我在明慧网上看到全世界的大法弟子在统一时间内发正念的通知后,感到特别的振奋。意识到这是师父给予弟子的除恶武器、震邪法宝,我们一定要珍惜这个法宝,要充份利用好这个武器。

此后,我不限于全世界大法弟子统一时间发正念,而且每天晚上和本地区弟子一道在本地的统一时间内发正念,并且早上炼功前,中午和夜里都找时间打坐单手立掌(或大莲花掌)发正念,一般时间都不限于5分钟而是半个小时左右,还有和学员们在一起切磋时,几个人到一起,首先发正念除恶,然后再切磋。我每天24小时只要有时间就发正念,上、下班的路上,做饭、吃饭、对人讲清真相都发正念,几个月这样下来好像发正念形成了一种机制,每天都在发正念之中,尽管我的天目还不能看见,可我相信正念除恶的威力。

师父在“正念的作用”中说:“而目前邪恶所能干坏事的地方是还没有被正法洪大的巨变之势所触及的地方,在这里正是大法弟子用正念起作用的地方,然而这里的情况也非常复杂和败坏。”“……但不管难度有多大都要坚定地正念除恶,因为除恶的同时也是树立正法中大法弟子的威德。”

有一次我们几个大法学员在一起切磋,认为有机会应该去天安门除恶。刚好第三天就有一个去北京的出差机会,当时我就一个想法去北京除恶。一路上我想着我有除恶的武器和法宝,我要用它铲除中国邪恶的总根子,一路默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的口诀到了北京。

到北京后首先到了我姨妈家。以前她也学过大法,但似修非修,根基很不错,曾看到过法轮和师父的法身,可7.20后就没有跟上正法进程。我与她讲清真相,并带了所有正法后的经文,还有近来明慧网上的文章,希望她能跟上师父正法的进程。我和她一直说了大半夜,我说的话她都能听进去。

第二天一早我让她和我一起去天安门除恶。天安门广场的上空看不见蓝天白云,而是灰沉沉的像有一个厚厚的大锅盖一样东西扣在上面,广场没有一棵草,没有一丝绿意,大片的水泥砖在8月的阳光烘烤下散发着热气,广场的四周照明灯杆上的立体声喇叭以压倒一切的噪音一刻不停的在广播着,加之偶尔一队警察手拿着电棍从广场穿行,使人感到曾几何时人民的广场变成镇压人民的广场。这里没有祥和只有邪恶。我想到法正乾坤、邪恶灭尽的一天不远了,作为大法一个粒子我要尽自己所有的一切功能功力正念铲除邪恶。我站在金水桥上对着天安门发出正念彻底铲除破坏大法的邪恶总根源──铲除另外空间操纵邪恶之首及层层恶吏的邪恶;铲除操纵610办公室的层层邪恶;铲除操纵天安门广场所有恶警的邪恶。连续发了40分钟正念,尽管我什么都没看见,但我相信并感觉到正念的威力。我心里想着“两脚踏千魔” “立掌乾坤震”,然后默念着正法口诀一步一念地沿广场走一圈,然后又在人民大会堂停下来发了半个小时的正念。

过后我姨告诉我,在我闭着眼睛站在那里发正念时,有一个小孩过来奇怪地看着我,小孩的爸爸悄悄的过来告诉小孩别打扰我,轻轻的把她拉走了。当晚我离开姨家住到宾馆里。半夜醒来,我拿出带来的字块贴在了宾馆附近的大街小巷。尽管我姨说过“大运会”敏感时期,每个单位和街道都找法轮功学员谈话不许出去,这段“严管”,要注意小心,但我认为这是旧宇宙的安排,师父不承认,我也不承认,我没有这个概念,每贴出一个字块我心底里就发出一遍遍除恶的正念,我相信字块在另外空间也会起到震邪除恶的作用。接下来就是开会,之后安全返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