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高阳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的犯罪事实

【明慧网2001年8月29日】河北省高阳劳教历来奉行迫害政策。近一年来在迫害大法学员等事情的做法上,已经和马三家劳教所、新安女子劳教所一样,成为全国的所谓“先进”了。高阳劳教所约有一半看守没有警服、警号,长年不着装,只是劳教所雇来的临时工。他们只是同劳教所签合同承包一个中队,带领百十人找活干,只要能向所里交钱就行。

在高阳劳教所,大多数人干12小时的活,一周白班,一周夜班。而且是有毒作业,没有任何劳动保护。繁重的体力劳动却不给菜吃,喝的汤是用蒸锅水,不知放的什么油,总有一股难闻的异味。由于常年这样,这里的人都四肢无力。明显营养不良、缺钙。

高阳劳教所大约非法关押着300名法轮功学员,陈国显只因向队长反映不能随便打人,就在陈国显去厕所时遭到3个值班人员的毒打。拳脚棍棒,把凳子腿都打折了。陈国显肋骨被打断一根,疼的不敢咳嗽,呼吸都疼,还得继续干活,一天都没休息。

高阳劳教所把大法学员双手分别铐在身体两侧的地上,地上钉上橛子,人蹲下还得伏下身子,两臂最大限度被拉向两侧,没有动的余地。并宣布任何人不得送水、送食物,每次在院中铐三、五个人。就这样在炎热的烈日下晒着,蚊叮虫咬,夜间也不让睡觉24小时有人看守值班。有的被铐长达20天,手全都磨破肿得跟馒头一样,全都是痱子。

在高阳劳教所都是夜间提审法轮功学员,把人毒打一顿,把电棍直接插在电源上电学员,地上还要泼上水,几根电棍一起电直到把人电昏为止。它们还用带摇把的老式电话机电人,把两根线缠在双手的大拇指上,摇电话机使电流通过全身。它们还让学员晚上每人背半袋子土在院子里排队站着喊口号、报数,要大声喊。折腾到深夜一、二点钟才让睡觉,早上五点钟就得起床。对于绝食的学员的迫害更加残酷,赵玉环等五人被灌进去的竟然是从厕所淘来的大粪汤。被灌后高烧40多度随时都有休克的危险,两次送医院抢救。请问作为劳教所的干警你们这样做还有一点人性吗?原邯郸市财政局副局长法轮功学员刘海琴据说已被迫害致死,也有的说还活着象植物人一样躺在医院里。

当地的法轮功学员陈新年等3人,没有任何手续先后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里暴力洗脑。陈济因干活不慎出了点毛病,队长立即暴跳如雷用鞋底抡圆了抽陈济的耳光,四、五个值班的人一起拳打脚踢。学员邓文阳在一边不知为什么也挨两鞋底耳光,丁建华只是在大钟后因故回屋晚了一步,进屋后被队长拽到外面院子里迎面几拳当时把丁建华打倒在地,还让他自己起来队长好接着打。但丁建华已经起不来了,满口流血晕了过去。牙被打活动了,下嘴唇被打了一寸长的口子,嘴里都被打破了,脸和嘴唇肿起来几天不能吃东西。

以上只是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冰山一角,但是从中可以看出高阳劳教所的凶残。我们正告高阳劳教所所有迫害大法学员的邪恶之徒,善恶有报乃宇宙法理,如果你们再不醒悟,继续为害世间,必将遭到宇宙无情的审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8/29/155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