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炼中走向成熟

在校园城洪法、讲清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2001年8月3日】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二千年七月来我到美国。刚到之初,兴高采烈的找当地的负责人希望能和他们交流一起炼功,但后来他们才告知我他们向中国人弘法时遇到许多挫折,于是他们都改在家里炼功了。之后尽管再与他们连络也得不到回音。我想到,到外面集体炼功是师父给我们留下的修炼形式之一,我要到外面炼功,又想到邪恶破坏大法,不能让邪恶得逞。为了了解其他的大法弟子如何讲清真相、做大法工作,于是几次坐车到DC学习,向匹兹堡及费城的同修请教。和他们的谈话给了我许多的鼓励,回家后开始做展板并开始贴大法资讯。但发现资讯很快就被拿掉,有的甚至被写上很不好的话。于是我改变方式,决定去发报纸。每当遇到看起来像中国人的,我就主动去跟他认识谈话,个别人听到法轮功就开始破口大骂,当时因无法改变他们的想法,回家后非常难过痛哭流涕。想到一个大法修炼人到底修到哪去了?居然连大法的名誉都没法保住。痛定思痛,开始好好从新向内找、从新出发继续做。心想有一天一定要让你们哑口无言,要让这地方佛光普照、礼义圆明。我也意识到自己不能想再依赖环境。以前在日本、台湾,辅导员们都做了许多工作帮助学员、自己从来也没付出什么、也不知道珍惜环境。师父在《精进要旨》“警言”一文中说:"在修炼中你们不是由于自己真正地实实在在地提高,从而使内在发生着巨大的本质上的变化,而是依靠着我的力量,借助外在的强大因素,这永远改变不了你人的本质转变成为佛性。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

这时,我去参加一些课程,继续找机会让大家知道法轮大法并讲清真相。并持续在校园炼功,虽然曾受到个别中国学生的谩骂和嘲笑,但也陆续认识其他的学生、他们也提供我一些资讯。并开始向国际特赦组织社团说明真相、寻求帮助。一位美国老太太也介绍当地的一个报社给我访谈、并做了整大版大法受迫害的报导及刊登中国同修受迫害的照片。学校报社也刊登了我在校园炼功的照片,大法之光就这样在这个偏远的城市开始展露了。

渐渐地我思考,光以这些方式弘法范围有局限性。这是个校园城,学校的很多设施都只有社团才能使用。成立社团势在必行,但要去哪里找人?每天在校园炼功时常有学生问哪里可以学?他们很忙,时间不定,不能和我在外面炼功,有人说要帮忙找人成立社团,但之后都没有任何讯息。我收起一点点失望的心,心想不能向外求、等他人的帮忙,必须突破环境。于是我开始从新找资料准备继续念博士,心想这样才能认识更多的同学。再想想这样太慢了,社团里面的成员没有我也没关系啊!自己未免太执著于自我了吧!名利心还这么重!因此放下了担心自己不是学生会影响大法的工作。那时"碰到的任何事没有偶然"这句话在脑中响起,于是查出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学生,以及可以尝试但完全不认识的学生的电话,一个一个跟他们介绍大法说明真相,希望能成立社团,帮助学生在寒冷的冬天可以炼功。之中只有一个学生坚决不愿意帮忙,其他都帮忙了,而且正好符合社团成立的人数。心中深深感到师父的慈悲与一切巧妙的安排,只要把自己当成一个真正的炼功人,不断发现执著与自身不纯的部份去掉它。在法上提高,周边事物只会越来越圆融,因为我们修的大法具有圆融不败之法力,万物皆由大法而造,真善忍的特性制约一切!

人数找齐了,联系人的寻找是下一个事。这时我才想到该是要跟先生好好谈的时候了。以往因为他深信自己家学的是最好的一门,尽管他看到我身体及心性的变化,他还是无法改变思想。我仔细向内找发现自己有很多的问题,没有做到大法的真善忍要求。只是用常人的情和私在对待常人,那当然显现不出大法的超常力量。我觉得自己在这方面该彻底的改进了,家里的状况要正过来。我试着以一颗更纯净的心和先生长谈。最后他答应帮忙我,但是声明并不是帮大法。他的这种改变我知道还是不够的,我得继续当一个更好的大法弟子,有一天一定会让他完全改变。就这样完成一切人事问题,递出文件。我快乐的回台湾参加法会了。

今年一月回美国后,本以为没有什么问题了。但中国江泽民集团变本加厉迫害大法,造谣法轮功和台湾独立搞国外势力等谎言,影响了这里的台湾人。就在学校通知社团成员到校说明以决定是否给予社团成立之际,一日社团中的两位成员向我要求退出、并说明不要让社团成立,因为他们知道我不可能在这一天之内找到人加以替补。尽管在向他们澄清事实后,他们还是害怕,不愿意台湾的家人受到任何牵连。我乾脆答应他们的退出,并劝他们不要担心,好好念书不要因为这件事影响情绪。我一点都不怪他们,并说将来我们还是好朋友,他们语气变了,觉得对我很抱歉,夜里又各自写了长信向我道歉。我试着稳下心想想自己在主动说明真相上做的不够才可能让这样的事发生,觉得对不起大法和师父。但成立社团的心没有受到任何动摇,写电子邮件向曾经认识的两位美国人寻求帮助,没想到他们都答应帮忙并找其他的人帮忙。其中一位愿意当社长,解决了先生在台湾做野外工作无法回美的问题,这种变化让我们的社团从研究生社团变成更有利的大学生社团。师父巧妙的安排同时解决所有的问题,并又再度考验我的心性是否扎实。我除了感受到佛法无边外,又再度体会到作为一个修炼人一切都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今年三月从日内瓦回来后,法轮大法的社团终于战胜了各种的干扰,正式成立了。在成立后一些事仍继续发生,邪恶真是无孔不入想破坏。我想要赶紧大量揭露邪恶讲清真相,于是向学校申请开始争取签名,藉由这个机会弘法。在过程中感到自己在不断去执著,主动铲除邪恶,越来越多人的善心展露出来。其中之一最明显的是先生的改变。他也拿着签名板认真的一个个找人讲清大法受迫害真相、寻求支持,并主动协助我完成社团大法的网页。我的几个朋友也在帮忙寻求签名,其中一位还是当时退出社团的朋友,以前对大法怀疑的人也从新改变,对大法采取正面的支持。看到许多人思想的改变,在签名时负责认真的态度,真是感激师父的慈悲,一直在给人机会,等待众生的觉醒。在五天几个小时的签名中,获得两千多人的签名。在接下来的几天中,情况大有不同,需要排除更多的干扰、误会、辱骂,突破更多的观念和私心,在签名上才能更加顺利,再度获得一千多人的签名。学校的报纸原本一直没采纳我讲清真相的投稿,也表示对法轮功不感兴趣,在这次签名活动后给了我一个机会访谈并在报上登了关于大法受迫害的情况的文章。这是给更多的人认识大法。以前总感觉根本的私心、争斗心等执著心很难修掉,但在正法修炼中就这样不知不觉一点一点的修掉,善心相对也一点一点增加了。这一一的放下自我,同化大法,也能让更多常人放下自我,顺应大法,真是大道至简至易!邪恶虽然猖狂,但是在师尊的无限慈悲及上亿大法弟子在宇宙大法修炼出的纯正光芒下,邪恶又能逞凶多久?

正法一天天的进行,修炼的路也一步步的往前走,师父的经文一篇篇的发表,各地的大法活动频繁,都有在不同的正法进程的意义。我个人认为能多和同修们作交流,大家彼此在法上提高认识,去个人的私心,对帮助自己不走向极端,跳出自己个人修炼的思想框框,更好的圆融法是非常重要的。这一年来我渐渐了解什么是正法修炼的神圣与严肃,自己的心态也逐渐稳定成熟。今后期许能更好的助师世间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