覃永洁:一个坚定的法轮大法信仰者绝处逢生的旅程

大法弟子超常的意志和神奇的经历令世人为之震撼


【明慧网2001年8月3日】当人们看到覃永洁在劳改农场遭烙刑之后五十多天所拍摄的照片仍然是那样惨不忍睹,都不禁为他所遭受的酷刑折磨而震惊,同时也为他身负重伤一个人神奇般地到达美国而惊叹。

一个人如何能承受得住如此残酷的折磨?当烙刑的极度痛苦使得他小便失禁生理上不能自主的时候,是什么支撑着他不屈的精神?!我们问了他当时的想法,他说:“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信仰法轮大法没有错,怎能因为受到这些恶人的迫害就放弃自己的信仰?!”因此每当警察或管教毒打折磨他、威逼他写悔过书放弃法轮功修炼时,他总是拒而不答,他说:“如果回答就是不写,不愿回答就一直保持沉默。”正是他对法轮大法坚定的信仰所赋予他的超常意志,使得他即便在痛苦得生理失控的情形之下也决不屈服。

后来,管教之所以放心让他去看管果园,是因看到他双腿严重烙伤、步履艰难,甚至连覃永洁自己也不敢相信能够逃脱,他说:“因为农场很大,确实很难跑得掉,自己不知哪来的那么大勇气,第二天(6月3日)晚上天黑时逃走,当时走路十分困难,就用木棍做手杖一拐一拐地离开农场,一个晚上都走不到2公里,白天担心追捕,就躲在草丛里,吃几根老鼠咬断的甘蔗,到了晚上再走,就这样一直到6月5日早晨搭上了一辆农用拖拉机,才离开了那个地狱般的鬼地方。”

后来,他白天藏身于一个荒废的建筑工地,找机会爬上了一辆运输车到达香港,他因重伤在身,知道香港也不是久留之地,就来到了香港码头,想随便搭一条船只要能离开中国就行,否则还可能被抓回去,他在几遭拒绝之后知道无法获得许可,就用塑料袋装上水背在身上,借机登上了一条集装箱船,然而,随后在海上两个星期的飘泊却使他的生命处于更加危险的境地。

为了不让人发现,他待在装有集装箱的货舱里,里面一片黑暗,空气污浊闷热,海上的波浪使得船体左右前后上下摇摆,使得他始终处于颠簸摇晃之中,大脑长时间处于昏晕状态,加上集装箱的摇摆所发出的刺耳的金属碰撞声,他的精神受到很大的刺激,同时还要忍受着十几处严重烙伤辛辣的刺痛,他说:“如果不是修炼法轮大法,根本不敢想象自己能够挺得过来,在船上的那些天,因为无法炼功,就尽量保持炼功时的平静心态,回想《转法轮》里的段落。”

在船上的最后几天里,他面临着另一个严峻的考验,随身所带的干粮和水快用完了,他只好每天只用少许,即便如此,最后一天多他滴水未进,整个人的身心极度憔悴,然而,就在他快坚持不住的时候,船停了,当他挣扎着艰难地走上岸的时候,长期处在黑暗之中的双眼被阳光刺得险些晕倒,之后的几天里,他那干裂的嘴唇脱落了两层皮,当我们在休士顿公园广场医院看见他时,巨大的身心刺激使得他的记忆力衰减很多,直到近日才逐渐恢复。

在医院的那段时间里,我们多次前去看望他,他对能与法轮功学员在一起感到特别愉快。他为人乐观随和、宽厚大度,无论别人怎样待他,他都待人友善体谅,对待自身伤痛和几经生死的磨难处之淡然,对待物质利益淡泊无求,他的为人表现给休士顿的警察、医护人员、慈善机构的人员、社会工作者、以及当地的法轮功学员等各界人士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从覃永洁绝处逢生的奇特经历和淡泊仁厚的为人表现,人们看到法轮大法在一个修炼者身上所体现出的真、善、忍精神和非凡的意志,使得认识他的许多人不仅仅是因为同情而关心帮助他,更多的是被一个法轮大法弟子展现出的精神和魅力所深深吸引。正是无数大法弟子在遭到邪恶势力的残酷迫害、恶意诬陷或受到常人误解所表现出的慈悲宽容和一身正气,使得一切邪恶、不正、败坏、变异的事物和观念暴露无遗,同时赢得了世人对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敬佩仰慕与理解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