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学员洪法中感受到的一个不平常的下午


【明慧网2001年8月30日】为了找联邦议员谈130位法轮功学员绝食的情况,我於16日去了我们市的在野党和执政党办公室,偶尔得到两个重要信息,即在野党的主席美克女士(MERKEL)将於17日来瑞庭根(RATINGEN)参加当地党组织举办的夏日庆祝活动以及SPD党的总秘书长将於23日来纽斯(NEUSS)作报告。我的感觉告诉我,这些机会很重要,我们很可能有机会能和他们直接交谈,这要比电话和传真更直接有效。我马上和一些学员取得联系,决定去瑞庭根参加这个活动,一方面发报纸,另一方面看有无洪法机会。

17日下午4时我到了活动地点,在很前面的地方得到一个位置,其他学员还未来到。活动开始了,组织者首先介绍了一位联邦议员,我马上注意到这个信息。等埃德伽、古德润和静芬来到时,那联邦议员已在台下,而且就站在我的位置旁边。我和她们一起走过去和他交谈,起先他很吃惊,显出一副我们不该在这种场合打扰他的神态。但他还是认真地读了给总理先生的呼吁信,并说:“我对您们虽不了解,但我信任您们。”便在信上签了名。此时轮到我吃惊了,没想到他这么快就签了名。我们不再多占用他的时间,而一些旁观者已经主动向我们打听情况并要了资料。

快5点半时美克女士到了,小广场上挤满了人。我注意到越来越多的电视台的摄影机,忽然我看到电视一台(ARD)的一位有名的通讯记者就站在离我不远的一个摄影师旁边,我马上想到等一会要找他谈。古德润身著一件印有“法轮功”字样的黄T恤衫,也借给我一件前面印有打坐图案的黄T恤衫,这样我很引人注意。美克女士在台上振振有辞,我在台下认真听讲,认同的地方我也点头鼓掌,她和我有多次对视。其间我发现一个摄影师专门拍了我们站的地方。讲话结束后,美克女士在一大帮人的簇拥下走下舞台给民众签名。埃德伽和古德润建议我们一起上前和她交谈。由于我觉得在这样的场面让她签名呼吁信是不可能的,所以想打退堂鼓,但这时静芬不在,所以我只能跟着她俩往前挤。当美克女士越来越接近我们时,我也感到越来越不自在。此时一位站在我身边的男子向我要给总理先生的呼吁信,我原打算将这套资料给ARD的通讯记者,所以转身要出去拿报纸给他,而他却一把拉住我说:“您站在这里别动!马上有一位重要的人来到您的面前,这是您的机会。”这时静芬已取来了报纸,那位男士拿了一叠报纸,说一句:“我知道法轮功。”在极大的拥挤中他对每个得到签名后退出的人说:“请带走这份报纸!”此时此景真让我感动得要掉泪,我感到了师父的精心安排和慈悲。这时美克女士已来到埃德伽和我面前,埃德伽把呼吁信递到她眼前,只见她严肃地读了几秒钟,然后说:“请您寄给我,好吗?请寄到我家!我会好好看的。”当她抬头看到我时,就象对熟人一样说到:“噢,哈罗!”此时的我被一个个意外冲击著,对已有的结果感到满足,就没有开口。现在回想起来挺后悔的,师父给我这么好的机会,而我却没有用。

我们挤出了拥挤的人群,我想起了那位ARD的通讯记者,只见他还站在摄影师旁边无所事事,我马上走过去和他交谈,指出今年初中国报导“法轮功”人员在天安门广场自焚不是事实,而今天在ARD新闻里出现的中国判刑那些自焚人员,并宣称他们是法轮功人员,同样不是事实,而事实是,至少有130位法轮功学员已绝食3个星期,因为他们抗议被无理关押一年,刑满后仍未能得到释放,这样的事实应该在ARD报导。他听得很专心,我交给他两套真相资料,其中也有关于自焚的文章,他说他会好好研究的。

后来,古德润她们还得到了市长和另一位议员的签名。

我写出我们的经历是希望对大家有所启发:在德国,和重要领导人见面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难。明年德国大选,所有党派的重要领导人都会在这一年中到处去拉选票,到民众中去。他们所到之处,当地的重要领导人都会来,新闻媒体也会来,我们和他们直接交谈的可能性很大,只要准备充分,效果一定不错。另外,所有的党派都重要,所有的议员都重要,所有的民众都重要,他们都是讲清真相的对象。而我们,作为大法中的一个粒子,我们所能做的是利用一切机会说明真相,救度众生。

至于如何能得到当地或附近党派的活动信息?很简单,在党派办公室就能得到,而且每个党派都有全年性的为民众组织的活动,每个人都可以参加,如果我们能利用这样的机会和政治家接触,则更自然容易。

最后,我想用发生在当天我从瑞庭建回奴斯的路上发生的小故事来结束这篇文章:我坐在一辆有轨电车上,上来了一个将长发扎成马尾的小伙子,感觉告诉我这是个修行的人,我可以给他法轮功简介,但是他很快走到前面去了,所以我也就忘了此事。过了一段时间,我突然觉得该下车了,而下车以后往前走才发现下早了车,此时车还未开,我从前门又上了车,然后侧身坐了下来,一抬头,发现正坐在那个小伙子对面。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他对我报以友好的一笑,我也回他一笑,但我还不知道该如何给他法轮功简介。过了一小会我听到他说话,原来他看到我胸前的“我支持法轮功”别章,想知道什么是法轮功,我马上拿出简介给他, “法轮功是一种修炼方法,修炼就是……”,“我知道什么是修炼,我已经修了10年古典少林功……”

对我来说今天下午的意外太多了,也太神奇了。但也不奇怪,一切就是这样安排好的,只需要我们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