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正念讲真相小故事三则

【明慧网2001年8月30日】向华人讲清真相

无论外出要乘公共交通工具,还是上下班,我手里总是拿着大法资料,发给碰到的所有人。

最初,碰到中国人时,一提法轮功,他们就吓的退避三舍。心里总是沉甸甸的。给中国人递资料好像手短了半截,有时乾脆伸不出手,递不出资料。总是那个情放不下,怕被人拒绝。有一次读师父讲法,在读到:"而在这场邪恶的破坏中,华人是受害最深的。"时,心灵深处感到了师父的洪大慈悲,泪水从眼中流了下来,发自内心的觉得更应该去救度华人。自己的慈悲心出来了,周围的情况也就变了。不断有华人学者及学生来我们实验室进行短期访问。有以前认识的,但多数是不认识的。他们都接了大法的真相资料,有的还准备看《转法轮》。他们中还有人对我说,他们又把材料传给了他们的朋友。我碰到的中国人也很少有那种反应了。有的默默地拿走了资料,有的还道一声谢。一天,我把真相材料递到了一个中国女孩手里。她说:"法轮功,被说的乱七八糟,正搞不清是咋回事呢。"她也想炼,问了我一些问题,我的答复解开了她心中的疑团。一天,一个中国人冲我笑,我给他一份英文的"SOS"传单,一看是法轮功,他摇了摇头。从他的表情我明白他知道真相。就说,想学功法我们是免费教功的。他语气沉重地说:"免费不免费倒不重要,主要是那么多的人在受罪。"我递给他一本《回归的历程》和炼功点的传单。他拿着边看边走了,望着他的背影,我的眼圈湿润了。我真为他高兴,又一个生命得救了。

“我原以为‘自焚’是真的,现在看也是找的‘托儿’”

一天中午,河北某县恶警开着两辆车到一村西头停住。向几个群众打听本村一大法弟子的住处,群众都说不知道,没有这个人。恶警见群众不说,就诱骗群众:谁说出他家在哪住,给100元钱。群众说:别说100元,500元也没有这个人!恶警灰溜溜地走了。

某地为完成“上级”下达的“任务”,就找未学过法轮功的群众顶替学员参加洗脑班,管吃管住,并每天补助15元。一位明智的人士却说:“让我顶学法轮功的在电视上说大法不好,我不干,别说15元,150元我也不去!”他逢人就说:“办法轮功洗脑班找“托儿”,找到我了,我原以为“自焚”是真的,现在看也是找的“托儿”。”

“难中不乱”的一点体会

师父《洪吟》中说:“难中不乱”。内涵很深,我对“难中不乱”的一点体会想和功友交流,与同修共勉。

8月7号早晨4点40分左右,马路上没有行人,很静,我在马路电杆上张贴大法真相。我把双面胶刚揭开准备贴,一道亮光闪过,我一看前方拐弯处有一辆车向我开来。心想不能贴,等车过去再贴。我一手拿着揭下来双面胶的白纸,一手拿着黄纸红字的真相标语。这辆小白车在我稍前方似开非开,车上写着“公安”两个大字。心想不理他,我该怎么走就怎么走,背着师父的话:“我不会理会记者怎么说,我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我听着车子是开走了,想回头看看车子走多远。回头看见车子在掉头,我马上意识到它要返回来,脑子清醒地反应出:“难中不乱”。我就靠墙根走,将一只手中的白纸扔了,另一只手将写着“还我师父清白”的标语贴在白灰墙上,庄严啊!车子似开非开地跟着我一块儿走。此时我心态很稳,心也很正,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恶人是看不到我的,把车子开走!”我反复念,车子开走了,在我前方不远处又在掉头,朝我开来。我头不转,眼不看,心不想,继续默念:“恶人看不到我,把车子开走……”。正与邪的较量在无声地进行着,此时无声胜有声。车子终于开走了,我继续做我应该做的事。我真正地体悟到了大法给予我的智慧与大法的威力。

功友们:让我们兑现久远的神圣誓言,以纯正的心,助师世间行。在难中,心一定要在法上,记住师父的话。师父说:“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39页)。只要按法做,那真是“踏着真理如意而来”。此文有不对的地方,望功友指正。谢谢!

大法弟子2001年8月10日

阿婆的故事

阿婆不识字,但是她把辅导员告诉她的真相和洪法小故事牢牢地记在心中。她每天很早出门,傍晚才回家,每天都要向很多人讲清真相,街头、小店都能见到她的身影。她到一个小店,就主动洪法,“小妹妹,我向你们洪一个宇宙大法。”对方就问:“什么宇宙大法?”,“就是法轮大法。”接着她就将大法真相传单给她看,同时告诉她大法真相。当她讲述真相时常常会围聚很多人听她讲。有时也有人听到她一讲“法轮大法”,就要报警举报,阿婆就会正告他:“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出卖宇宙大法是要遭报的。”同时默念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然后堂堂正正地离开。

当辅导员告诉她“你在讲清真相中,就在为你自己的世界圆满而收集可救度的生命”时,阿婆天真地笑了:“是吗?这么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