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怀来县土木乡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纪实(上)

【明慧网2001年8月30日】河北省怀来县土木乡位于北京西北100多公里,在这个平凡的小地方,却有着不平凡的故事。这里是大法弟子云集的地方,也是邪恶最害怕的地方,所以邪恶千方百计残酷迫害大法弟子。自1999年以来,不断有大法弟子走出来证实大法,土木乡政府就乘机非法打人、关押,以达到他们敛财、捞取政治资本的目的,以下是当地弟子遭迫害纪录:

1、1999年7月,土木乡原大法辅导站站长刘玉书进京护法,还没到天安门,就被非法抓回,辗转经过保定、沙岭子、沙城、最后被土木乡政府接回,罚款500元。

2、2000年11月,太平堡村四位大法弟子去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被乡政府接回后,在派出所被铐在院子里冻了半天,乡政府共罚村里现金5000元,又把四人送到怀来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每人拘留10天。

3、2000年12月初,畎平堡村一女大法弟子到北京证实大法,在密云被非法关押两天,被骗出姓名、地址后,被土木乡政府接回,在乡政府非法关押了一天一夜,身体受到残酷折磨,被拳打脚踢,电棍电,灌酒,用烟头烫,把嘴里都给烫烂了,外边也被多处烧伤,最后罚款1000元,又被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

4、2000年12月,土木村大法弟子刘俊梅夫妇进京证实大法,27日乡政府把他们从张家口驻京办接回后,连夜审讯。到了乡政府会议室门口,灯还来不及开,就把他们拳打脚踢打到屋里,大约十人左右一起打,打倒了再拉起来接着打,打得他们当时都口鼻出血。又用电棍电,电了一会儿还觉得不解气,又拿来手摇电话机过电,把丈夫两手接在电话线上,两臂举着一根棍子,两腿蹲马步,姿势稍有改动就摇一下电话,这样一直到他全身淌汗为止。让刘俊梅脱了大衣,光着脚站在雪地上,铐在院子里的树上,折腾了大半夜,最后又逼着他们骂师父。丈夫不配合邪恶,邪恶抓住他的头发扇耳光,最后把他夫妇俩都铐在暖气管上。其间从他们身上搜出的140元钱,也被邪恶拿走。

第二天,乡政府这些邪恶之徒开始找他家人想方设法索要钱财,一张口就是每人4000元。后经协商,总共给了7000元,开始给写了一个收条,后又要走撕毁,到28日晚上才把他们放回家。过了两天,他俩又被骗到派出所,然后被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看守所又向他们索要1000元,在当地,对于一个普通的家庭来讲,每年纯收入不过两三千元,他家生活本来就很拮据,这样一来使他们背上了沉重了债务,邪恶想用这种经济手段动摇大法弟子的信念。

5、2000年12月,甲嘴村与霸五庄村两位大法弟子进京证实大法,被警察连踢带打带上警车,后接到张家口驻京办,被铐了8个小时,被乡政府接回时已是第二日凌晨两点多,乡政府工作人员不顾他们其中有一个50多岁的老太太,而且已一整天没吃没喝,一到乡政府就开始使用各种刑罚折磨,拳打脚踢,竹根打,电棍电,手摇电话机过电。那个50多岁的老太太是个视力极低的残疾人,另一个被折磨的几次昏死过去全身抽搐,不会说话,两人都被打得脸青紫、变形、身体多处外伤,一直折磨到天亮。又逼迫她们写保证,签字,她们不签,那些打手们就硬拉着按手印。然后又把她铐在院子里的树上冻着,当时两人由于长时间没吃东西,再加上酷刑折磨,已没有一丝气力,就是这样,这些人民血汗钱养活的“人民公仆”也没有表示出一丝的仁慈,家人来后要求去医院,他们不同意,说:“不用管,死了也好处理。”第二天一早,由于邪恶害怕甲嘴村另两位大法弟子也北京证实大法,就从家中把她们也强行带到乡政府。对他们四人进行非法关押,一直到第三天下午3点左右,罚了进京大法弟子每人4000元,没进京的每人1000元,总共10000元之多,才把她们放回家。

6、在邪恶折磨完两位大法弟子后,当天晚上,又把土木村刘玉书一家三口及另两位弟子都叫到乡政府,故意让他们看这些大法弟子进京证法回来后被折磨得惨不忍睹的样子,并对刘朝晖打耳光,施以电刑,用手摇电话过电。

7、2000年12月31日,乡里又派人到太平堡村,找到曾经进京护法的五位大法弟子,因为没向他们保证不炼功、不进京,所以又把其中的三人强行带到乡政府(因车小放不下五人),又进行了整整一天的迫害与折磨,拳打脚踢、电棍电、手摇电话过电,脱了大衣光着脚铐在院子里在雪地里冻着,尤其对其中一位女弟子更是残酷,等在外边手、脚都冻麻木了,又把她带到屋里,把手按在烫人的暖气管子上,烫得皮肤当时就变了颜色,接着就流脓,手肿得老高,直到一个月后,手才算痊愈,当天折磨他们一直到晚上10点,十里的路程又让他们自己走回去。就在同一天,冶子村一名大法弟子被带到狼山派出所(所辖土木乡政府,地址就在土木村)。才知道他们怀疑他传送大法资料,想通过他问出资料的来源。他坚决不说,一人上来就是狠狠的一记耳光,接着上来四五个警察,按的按,打的打,直到打累才住手,又用劳教、判刑相威胁,见他不招,一个恶警恶狠狠地说:“我看得给你来点厉害的。”说着从旁边拿起一根三轮车铁轴,其他人也一起过来,把他按倒在地,用铁轴压住他的腿,两人踩在轴的两头,从大腿压到小腿,最后又压两手,还不解气,又压手指,两人用脚使劲连踩带撮,压辗完后,一个恶警用铁轴一头捣他大腿、腰部及屁股,当时疼得象刀割一样,看不见效,就把他铐在暖气管上,到了晚上,他的双脚已站立不稳,身上多处受伤,第二天,又把他送到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

8、2001年春节过后,没有任何原因,邪恶把冶子村另一名大法弟子从他同学家带到乡政府,进去之后,又是一顿拳打脚踢,当天放回。

9、2001年5月,邪恶去十营村一大法弟子家,因发现一本大法书,该弟子被带到乡政府,非法关押1天1夜,过了10多天,又把他带到乡政府严刑逼供,用手摇电话机过电,让别人代写保证,又几个人按着按手印,当天又送到看守所拘留9天。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