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日本法会


【明慧网2001年8月30日】当“日本交流会”的消息传来,又听说是地区性的法会,我想以前每次都出去,这次就不去了。偏偏这时候平日不怎么说话的先生居然说:「快点去报名参加日本交流会。」心中一震,怎么这样?莫非是师父藉他来点醒我?真是感激不已。感谢师父。赶紧打电话去询问,结果是尚未办理报名。我心中觉得好笑,真是操之过急了。还是好好地静下心来学法吧!安心等待,修炼人的路是师父给安排的。我深深地感受到,感谢师父又再次给了我机会。

八月十七日,约下午二点多到了日本东京成田机场。行李由其他功友帮忙送去旅社,我们则直接到安排的地点与日本学员交流。大家一同读师父在华盛顿DC法会上的演讲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二篇经文,读后分别交流讨论。有一位老太太与大家分享了这段时间护法、洪法的经历。她说每天挨家挨户投递报,在短短一个月就与几位功友投了十万份的报纸。有一次投到一栋十层楼房,但只投了八份。回家后想到怎么漏了两户才发现第一层是没有信箱,结果第二天赶紧再坐车回去补送,深恐遗漏了有缘人。她的慈悲令人感动。她和几位功友还每天到中共大使馆前和平请愿,每天从早上十点到下午两点四个小时,不管风吹雨打从没间断过。对全球SOS的紧急就徵签活动也不曾停过。她觉得做为一个大法弟子就应该如此。还说只要把心摆正一切都会很顺利的。这真是一个宝贵的经验分享。让我找到了自己的不足与差距。

八月十八日(第二天)大家一早坐地铁到代代木公园集体炼功。刚进入公园便下起雨来,真是一大考验,但对大法弟子是不起作用的。大家照常举行活动,坐下来准备炼功、发正念。大家正念一出,雨也停了。炼功场上放了不少SOS紧急救援的展示图片,并有部分学员分发资料,活动进行很顺利。到了中午吃过午餐,休息一会儿,大家集合走到附近的一个棒球场举行「记者招待会」接受采访,告知法轮功在中国受迫害的情形,全面讲清真相,然后游行。一路上播放着“普渡、济世”音乐,悲壮感人。许多路人也被吸引住了,我也几度感动落泪。有一位小弟子年约四岁,随着队伍沿路分发资料给路人。我手中举着展示板向两旁路人展示。中途又下起雨来,但是大家依然很有次序地冒着雨,走完了全程约两个多钟头的游行,到目的地代代木公园准备晚上的烛光追悼会。到了晚上六点半又共同发了一次正念。之后,晚会开始。每人手上拿着萤光棒,心中追悼捍卫大法而牺牲生命的那些伟大的功友,场面庄严肃穆。虽然冷风飕飕,也无法使学员退怯。直到八点多结束才回旅社休息。

八月十九日早上六点在旅社附近的小公园晨炼。因台风的关系,天气有些转凉,坐在垫上直打寒颤。旁边的功友刚好被晨光照射而不觉冷,但当她抬头看太阳时,她告诉我太阳一圈一圈地在变换着颜色,好像看到的是“法轮”。我笑笑说你继续看吧!是师父在鼓励你,因为你们终于走出来了,恭喜!炼完了功,又发了一次正念。早上九点三十分是交流会,地点正好在小公园对面─丰岛公会堂。会中分享了日本学员们感人的修炼心得。每位发言者都能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而且做得非常好,他们为维护大法投入了很大的心力,尤其在日本语言又不太会讲的情况下,本着“难行能行”的精神,努力不懈地向府、州议会、机关、团体洪法,争取他们的支持。真是在难中体现了他们的威德。

还有一位才四岁的小弟子由妈妈抱着向大家报告修炼心得。他纯真可爱,对法有相当的认识,发正念除恶也不落人后,真令人敬佩。又有一位不识字的功友报告了他在学法中克服了困难,一个字一个字地学、认,直到现在已会读《转法轮》及师父的新经文,还当场念了“失与得”一段经文给大家听。同修们报以一片掌声表示鼓励,很令人感动。还有一位老太太每天前面抱着孙子,后面背着大法报纸每天风雨无阻或顶着烈日挨家挨户地去分发。每天还到中共大使馆由十点到下午两点去和平请愿,从二月到现在不曾间断,小孙子也是风吹雨淋的跟着。师父说:「难,体现出威德;难,这才是树立威德的好机会。」还有一位功友把《转法轮》《精进要旨》都背下来了,也常去府、州议会去洪法、讲清真象、争取声援。全场交流会听完后,让我感到惭愧,找到了相当大的差距。此行真是收获不少。到下午五点三十分才结束。

会场旁的一栋大楼也展示了一些大法在各地的精采照片。我也去参观了,看了照片感触良多,尤其是昔日大法在大陆洪传的盛况,令人感到等法正人间之时到来时,肯定又会是一番轰轰烈烈的景像。到了晚上六点三十分,大家共同学习新经文。大家齐聚一堂,不分国籍、年龄、阶层,大家一同念师父在华盛顿DC法会上的演讲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之后互相切磋,大家都很热烈地讨论著如何做好全面讲清真象及对SOS紧急救援的使命,如何来维护大法、争取更多的支持,彼此都得到了充分的经验分享,约在九点多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会场。部分学员还意犹未尽地继续到旅社交流直至十一点多才回去。

八月二十日由日本学员带大家到上野恩赐公园去集体炼功洪法。公园游客不多,流浪者倒不少。台湾学员抱着非常慈悲的心一一分送资料给这群失落的流浪者,但愿他们也能早日得法,找到回家的路。炼完功大家决定到中共大使馆发正念。于是大家坐地铁到大使馆。沿路也分送了不少资料给路人。到了大使馆,共分三组,每组20人。轮到我们这组,大家穿着印有大法字样的衣服,还有一部份人穿上印有“还我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控诉XX残杀中国法轮功学员”的背心,手举「真、善、忍」的三角旗站在大使馆对面的人行道上。这时正中午艳阳高照,站得汗流浃背,但心想日本学员不怕风吹雨淋或顶着烈日骄阳,站四个小时,日复一日。而我们只是短暂的20分钟,这点苦算什么?我要把握这难得的时刻,赶紧以纯净、坚定的心,发正念除去邪恶势力。但愿这些人能清醒过来。大家轮流上阵,表达了心愿才离开。匆匆赶回旅社取行李,再坐地铁直奔机场,结束了四天的「日本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