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折磨、凌辱大法弟子的真象


【明慧网2001年8月4日】我是一名法轮大法弟子,因进京正法而被非法劳教。刚到劳教所的时候在我们不承认犯法的情况下,狱警逼着大法弟子写保证书,还利用“包夹”的方法对待大法弟子。所长石昌敬命令各队叫我们大法弟子背守则、规范,还有毛主席语录。从早晨站到晚上11点多钟,背不会不叫睡觉,不背者进小号。还有一些干部跟大法弟子谈话不符合他们的说法就叫进小号,用手铐子把大法弟子挂起来,站站不起来、蹲蹲不下,一挂就是十几天,从小号出来手和腿脚都肿很粗,有的脚上都是水泡,手被铐子也卡出了血。这种做法却是所长石昌敬对待大法弟子之专利,他却说是为了我们的安全才这样做的。

四大队狱卒对所有坚定的大法弟子在方便的时候进行迫害,先让犯人和已屈服的人先进,让大法弟子后进,后进的大法弟子还没有便完,犯人就将大法弟子往外拽进行迫害,令人难以接受。还有一些犯人是狱卒的工具。犯人韩璐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在食堂吃饭一桌是8个人,早饭一桌2盆大碴子,犯人一上桌将大碴子一抢而空,到大法弟子这也就没有多少了,规定是不够吃还可以去打,但是犯人韩璐不让大法弟子去打饭,有的大法弟子自己少吃把饭让给别人吃,却遭到韩璐的辱骂,并将饭倒了。有的大法弟子须要买一些东西,如果“包夹人”没有跟去,将会被“包夹人”打。暴徒们还在睡觉上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有一次狱卒王熠欧将一些从新回到大法中来的学员、身体消业很重的和年岁很大的大法弟子安排到上铺,这些大法弟子行走都很困难,却用这种方法迫害大法弟子。本来一个床铺只能睡两人,却将大法弟子带“包夹”一铺四、五个人,只能立肩睡觉,可是有一些铺位却没有多少人。

夜间放便不叫大法弟子去也是常事,犯人齐明私自作主不过12点不让大法弟子放便,因为12点以后就不是他的班了。大法弟子姚路野因不让方便,憋不住将大便便在被窝里,还有一位大法弟子徐春明因不让放便憋不住将裤子尿湿,有一次半夜几名大法弟子要放便,齐明却将所有大法弟子叫起来,让排队一起去放便。

2001年5月,四大队因对大法弟子用各种不人道的做法造成一些大法弟子绝食抗议,在绝食的第二天所长石昌敬叫人把孔晓海、王洪滨、毕志海、金喜贵等绝食的大法弟子强行带走灌食,灌食的方法是将大法弟子按在椅子上将管使劲从一鼻孔插进,再将管拔出,再从另一鼻孔插进,再拔出,再插进、再拔出,每个大法弟子都被插2~3次,灌完后的大法弟子都是口吐鲜血。由于灌食的方法之残忍,暴徒们将大法弟子孔晓海活活灌死,却说是因心脏病而死。孔晓海是黑龙江大学毕业,曾走过弯路。后来看完师父经文之后的几天里在大家互相交流的情况下孔晓海悟到了自己走错了路,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又从新回到大法中来。事隔不久,这件事让所长石某知道以后,将孔晓海叫去谈话,由于孔晓海认识到自己以前所走的弯路是错误的,便向石某洪法,在他不接受的情况下将孔晓海送进小号,12天后将孔晓海送回队里的时候,他腿和手脚肿的让人难以入眼,脚上还出了几个大水泡。

大法弟子阎继国大专学历,因向石某多次提出把大法弟子关进小号、挂铐子是不人道的作法和向干部作洪法之事,被多次关进小号。

大法弟子马永迁曾经是一名警察只因在食堂喊了一声“法轮大法好,我叫马永迁,到期不放我”,也被送进小号。

大法弟子刘国良是一位小学教师,曾经走过弯路,在同修的帮助下,认识到自己走错了路,从新回到大法中来,后被多次送进小号。

监狱还对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刘振、程钟祥、邹积超、阮清江、刘镐明等加期不放,一加就是3个月。狱卒到接见日叫大法弟子家属答卷、卷中标明骂师父、骂大法字样,不填表就说家属也是炼功人。暴徒们没有人道可言,卑鄙下流之手段都出自长林劳教所。

自7月3日起长林劳教所大法弟子,以有三个队、几十人进行第二次绝食,共同心声,用生命来护法,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