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工作是修炼”


【明慧网2001年8月4日】我修炼大法已有三年多了。回首修炼的历程,从一开始的常人走入修炼,渐渐脱离凡间俗事的羁绊,然後随著「风云突变天欲坠」的历史性一刻揭幕,为了向世人讲清真象又从与世隔绝的状态步入常人,这时才深刻明白师父要我们「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炼」的意义:不仅是表面上敷衍一下常人的形式,而是真正「生活」在常人社会之中,不但提高得快,更是为当今正法进程的需要铺路。目前,为了要更大范围地让广大群众了解大法、揭露邪恶,并且清除他们思想中变异的成份,常人媒体也就成了我们的洪法利器之一。然而要善用此工具,就必须让自己与常人关心的事物多贴近些,如此才能以一般大众了解的语言及表达方式来讲清真象。

我所参与的洪法工作多与媒体有关,从声光到平面媒体都有。为了让媒体呈现的内容能够为一般人所理解与接受,我们就必须从大众所熟知的事例切入,之後再以大法的法理诠释之。例如在电视节目中介绍各行各业的大法弟子时,可以从他自身的专业谈起;若是从事艺术工作者,如音乐家或画家等等,甚至可以用他们的音乐表演或绘画创作为开头,将他们的个人特质与人类文明中美好的事物相结合,再进一步介绍他们修炼大法後在自己的专业上有了什么样的突破。在广播方面,主持人可先以关怀社会的现象作为开场,再引入弟子们的相关修炼故事为主轴,让听众明白大法修炼确实对个人与社会都有相当大的助益。另外在网路上或报刊杂志上发表文章揭示科学的变异时,也可以适切引用一些鲜为人知或遭权威抹杀的事实作为自身论点的佐证。这些是从正面证实大法的部份,当然在媒体上揭露邪恶也可使用类似的方式,如举证历史上正教信仰被迫害、人权遭践踏的教训以警醒世人。种种警世预言在这个时候也相当起作用。

然而,为了发挥媒体洪法的最大效用,大量资讯的阅读与细节的考量也就成了弟子们不可少的功课:做广播的要对社会新闻了若指掌,做电视的要注意镜头的拍摄与选择,办报纸的甚至连副刊的文章也要仔细审阅,虽然其内容不直接与大法相关,但字里行间也有其正人心的作用在,不可被邪恶钻了空子。因为从事的工作完全是常人的形式,弟子们在这方面的意见分歧也较大,不像制作一般洪法材料那样较有规则可循。其实做这方面工作就体现出弟子们修炼後相应而生的智慧,正悟到更高法理的修炼者回头看看常人的理,自然是一目了然。当然其中也包含了去执著与提高心性的因素在内:当认识到自身的不足或观念的变异时,变异的常人形式或内容也就不会被采用。

就在此时,当我自以为已经「深刻了解何为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炼」的内涵时,却有另一个不易察觉的执著如影随形地出现了。因为做媒体要注意的细节繁多,每一个步骤自己都会用法理对照过滤一遍,另外工作人员出现矛盾时,也都会劝大家各退一步向内找;但是,这些都渐渐成为一种「向外求」的「形式」了,形式上的解决被过份地强调:做事情若遇到阻碍,离谱者断定为邪恶阻碍正法,轻微者寻求技术面解决;有矛盾时先检讨「行政疏失」,再看别人有没有配合工作,最後才过一遍自己,说说这是提高的好机会之类的话。大法工作与修炼渐行渐远,修炼变成了检讨或反省「工作的本身」,却不能从工作的表象中确实跳脱出来查找自身的不足,甚至自己有时还用「为了更好开展媒体工作」为由来掩盖执著多看了些不必要的电视节目或刊物。更甚者,还会以「工作量」多寡来衡量今天自己投入于正法的程度。「不是工作是修炼」哪!师父在《精进要旨》中斗大的标题早已警示了弟子们,自己却到现在才明白过来。如果及早发现,相信工作的开展一定早就飞快飞快,所创作的文章或节目脚本也会因为正念的强大而起到更好的法正人心的作用。

记得有一次跟北美弟子交流时,我将苦恼许久的「工作分配」问题提了出来,说感觉许多有能力的弟子都不能够积极参与分配的工作,找来找去不晓得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心性哪里有问题。当时一个弟子马上就反应出「不是工作是修炼」了,大法工作哪是这样「分配」出来的呢?!那时我才豁然明白自己的思想其实一直绕著「工作」二字打转,早忘了这与自身「修炼」的密切联系。师父说:「自己修得好,会把那一地区的法弘扬得好,」(《精进要旨》:「负责人也是修炼人」)

与大家共勉,不足之处也请多多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