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执著与旧势力的变异观念是同一性的邪恶物质

根除变异观念系列之二


【明慧网2001年8月5日】近来,我从另一个角度看待自己身上的执著心,知道它们和旧势力的变异观念是同一性的邪恶物质,那些各种不好的心是属于旧的邪恶势力的,与他们是一体的。

从这个角度看待这些执著,便使我由以往的对于不好的心的纵容及不重视到更容易对于它们警惕、坚决与之划清界限,象铲除邪恶一样铲除它们。当遇到各种不好心冒头时,就从心里想到这些不好的想法我是坚决不承认的,是邪恶势力强加给我的,我也决不接受,不上它们的当,也不给它们空子钻。

认识到这些心的来源后,使我更严肃地对待修炼,也看到自己从前许多不好的心是多么的危险及多么的邪恶。旧的恶势力因为偏移了法后表现出的妒嫉心使它们对于大法及大法弟子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也毁灭了自己。它们的那些变异观念:“更高的果位与这么大的法就得这么大的考验”,以及他们认为他们都没当上正法弟子,那些学员得的太便宜等都是妒嫉心的集中表现。想想自己身上也有许多这种心,但一直没认识到其严重危害性而让其存在着,很多时候它们都是以一种狡猾的理由出现,自己非但意识不到是妒嫉心,还觉得很有道理,被它带动着而心里出现各种不舒服的感觉。比如:因为我在国内时曾去过天安门护法,后来来到海外,最近我们这儿从国内出来一个学员,她在一个法会上发言时,我心里就不平衡,心想:“她连天安门都没去过,就上街挂了几个横幅,有什么好说的……”我非常认同自己的这种想法,表面上看似乎是觉得大家都应该去天安门护法,现在细往深追究就是妒嫉心作用下的想法。还有一个国内来的学员,大法遭镇压后她就没有坚持炼了,最近出国后又开始炼,洪法也很积极,但我看见她时总是想到她应该是老师经文中讲的那种从大法中得到好处,却不想为大法付出,是属于没走出来的人,因为老师经文中说“那些至今没走出来的,就会在这场磨难过后被淘汰掉”,而这篇经文发表时,她还在国内,没有为大法做任何事。我的这种想法表面上只是自己的一种认识,其实细查还是妒嫉心在作祟,其背后自己都不愿意面对的潜在想法就是总觉得自己为大法做了很多事,和那些没做过事的人不应该有同样待遇,不然心里就不平衡,觉得她什么也没做,怎么能和我一样呢?这种心与那些邪恶势力对待大法弟子的心是多么相似啊!它的本质就是毁灭众生的,但还用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来做幌子,自欺欺人。

师父在经文“大法坚不可摧”中说:“任何一个执著与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圆满,然而任何一个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圆满的关,也是你向邪恶方向转化与背叛的因素”。为什么执著与怕心会让我们向邪恶方向转化与背叛呢?我理解,因为执著心本身就是各种不好的心,它与邪恶一样属于宇宙中的负的因素,是一体的。我认识的那些被转化了的学员,他们在当初都在护法上表现得相当积极,但可惜都是身上的各种不好的心太多了,妒嫉心、显示心、争斗心等都很明显,而且还在矛盾中总向外找,姑息着自己的执著心不愿去,虽然他们心中的正念使他们也走上了护法的路,但自己身上的负的因素太多的话,又怎能象师父所讲那样为宇宙中正的因素负责呢?

看到旧的邪恶势力因为妒嫉心、私心及维护自己的各种不好的观念居然使他们走到了宇宙大法的对立面,我认为我们身上的不好念头及私心还真不是一个小问题,那些就是邪恶,就是毒害众生的。我们在铲除三界内的一切邪恶,而邪恶也在三界内到处隐藏,难道它们隐藏到我们身上就可以放过了吗?不行。当我从这个角度看待我的执著时,我更清醒及坚定,我想邪恶你藏到哪我都不放过你。这时在我的头脑中,不存在我身内及身外的概念,宇宙中只剩两种物质——正的及负的,我想我就是要用我从法中修出的正念去除一切不符合法的负的东西,包括外界的邪恶及藏在我身上的邪恶。这样认识以后,我发现我很容易地发现了自己身上许多从前人为滋养的邪魔,我能真正看到自己每一表面的念头它背后深藏的执著,这种洞彻自己的能力我过去是不具有的,我感到那些邪恶试图隐藏在我身上而躲过清除的幻想破灭了。

我从前常常不能正确对待自己的不好念头,要么我随它走,要么我又为自己有这些肮脏想法而自责,甚至对自己的修炼失去信心。其实这两种做法都是不好的,都是邪恶所欢迎的,因为这两种想法对于清除邪恶都没有作用。尤其是因为自己执著多而产生的对修炼的怀疑正是邪恶想利用的,表面看是对自己要求严格,但它的效果却是负的。而现在我则能分清这些,既不随它走,心里也不自责,因为我知道它们不是我,而是我要消灭的东西,我很理性地清除它们,心里充满对法的坚信,没有一丝负的情绪。这是我最近才能做到的,我觉得我因为把那些执著心的本质看透了而使它们无处藏身。我亲身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力,因此写出此文与同修们交流,希望大家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