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获得新生(译文)


【明慧网2001年8月5日】我叫卡耳姆.奎恩(ColmQuinn),今年23岁,是爱尔兰的大法弟子,于一个月前开始修炼。我在都柏林做软件开发工作。

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我患有严重的精神抑郁症已经5年多了。我尝试过各种各样的传统的医疗手段,(但都没有奏效)。我甚至不能正常工作。曾经有一段时间,不得不请了3个月病假,其中有一个月的时间是在医院里治疗。我不能正常地睡觉和吃饭,也无法清醒地思考。甚至非常小的事对我来说都要花很大的气力。疲惫,忧虑和愤怒一直缠绕着我。我甚至得躺在床上直到下午2,3点钟。必须靠吃药才能好好地睡上那么一小会儿。我从来没有想过这能够改善。我也试过瑜伽和其他的静坐方法,但由于我的疲惫的思想,总是不能很好地将自己置于其中。

我第一次接触法轮大法是1998年底,但我那时不够坚定,对法也不了解。没有意识到修炼心性的重要性。第一次遇到考验的时候,我就不炼了。

一个朋友建议我去试试气功来治我的精神抑郁症。然后我想起了两年前参加过的法轮大法教功班。我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和努力才下定决心。第一次去法轮大法炼功的路上,我想要回家算了,因为我太累了。但是我停下来考虑了一下,然后改变了主意。我想我至少可以努力尝试一下。也许这就是我的第一个考验。第一次炼功的两天以后,我又参加了集体学法小组。在读《法轮佛法--在美国讲法》时,我觉得我的心被打开了。师父的智慧和法的威力穿透了我的抑郁,给我以安抚。我觉得这比我数年来所做的一切都要好。这些仅仅发生在几个小时之内。大法带给人的福益简直是太快了。大法在两个小时内给我的帮助比我过去四年中所接受的昂贵的精神病学、咨询、心理学,催眠疗法以及其他领域的医生的治疗都要多。之后不久我就停止了一切药物治疗。我也不再需要什么安眠药了。

师父帮助我更好的理解我为什么会得这些病。第一次,我知道了得病的根本原因。这全是由于我的自私心理和行为造成的。当我开始向内找并彻底改变我的思想的时候,我的抑郁马上就消失了,我知道我再也不会受其困扰了,也不会受这种物质引起的其他的疾病的困扰,只要我坚修大法。

许多人在我身上看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变化,我想法轮大法可以使他们同样受益。我一点也不怀疑大法有这样的威力。很多人包括我的朋友和家人都表示愿意学习大法。

师父给我开示了我生命的真正意义。只要我一打开《转法轮》来读的时候,就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师父在书里面将这一切解释得清清楚楚。师父甚至比我还要了解我自己。他安排考验的方式是如此的微妙,错综复杂,然而又是如此令人难以置信的精奥。

我现在非常积极地投入大法的活动。我得到了如此之多,我愿意帮助其他的人也来学炼,受益。我的第一次活动是帮助法轮功在爱尔兰的第一个新闻发布会,发布会上几个学员介绍了他们在中国受迫害的故事。我觉得他们的坚韧和坚定非常鼓舞人心,并证实了大法的威力。

不久我就开始和其他的弟子一起在周末的时候于都柏林的一条主要商业街洪法炼功,让人了解法轮大法在中国受迫害的情况,同时向人们展示法轮大法到底是什么。这是一种直接来自于大法弟子的信息。几个星期前,由于恐惧和乏力,就算在街上行走,我也会感到不可思议的困难。然而现在,我可以在公众面前展示我自己,自信地和完全陌生的人交谈,并在首都的中心洪法。

最近,许多学员在中国大使馆外面炼功一起向中国政府呼吁停止在中国的迫害,并紧跟正法进程。尽管我们一直炼到凌晨时分,我仍然感觉很好并精力充沛。师父和宇宙无边的威力在充实着我。

在中国遭受的迫害使更多的人听说了法轮大法。我发现很多人想了解法轮大法到底是什么。我在帮助洪法的同时也帮助了自己的修炼。我学习到了如此之多,也克服了很多怕心包括人们会怎么看我。另外,我也更加乐于助人了。

世界法轮大法日那天,在我们交流的时候,我看见了一个弟子的身上环绕着白色的辉光。之后我又看见同样的景象发生在其他的学员身上。当看师父的教功录像时,我能看见师父周围的紫色的光。

我的善心也越来越多了。有时当我看到人们在病痛中受苦时,我觉得我的眼中充满着泪水。以前我只能觉得遗憾,可现在我想帮助他们。我也惊异于师父的无限慈悲。尽管我过着那样一种糟糕的生活,可当我一有了想修炼的愿望,师父就给了我无条件的帮助。我对师父感激不尽。没有法和师父,我还会仍在完全迷失中继续沉浮。

所有的这一切都发生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如果有人在几星期之前告诉我这些的话,我简直不能相信。现在我觉得没有不可能的事。象许多其他学员一样,我觉得我获得了新生-在大法里我开始了一个新的生命。

(2001年北欧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