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正念清除邪恶走出魔窟


【明慧网2001年8月6日】今年师父生日前,我决定放下一切人心去北京第三次证实法,就带上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与另一位功友同去。当时心态很正,充分体现了大法的威德:我们在外国旅游团面前打开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高喊“还我们师父清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当时功友说所有的人都定住了,然后我们顺利地回到了家继续做正法洪法的事。

回家后公安24小时监控,可我一天也没停止过做大法的工作。全县到处走动,开法会、讲真象、与学员切磋,还有很多地方由于7.20以后炼功点被破坏,许多学员失去了联系,有的在家偷偷地炼。通过多次切磋,使他们快速提高上来,并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只要听说哪个地方迫害我们大法及大法弟子,就主动去讲清真象、发传单、印大法标语。因为邪恶迫害大法弟子就是针对这个大法来的,所以我就要坚定地维护法 。听说麻城宋埠那里抓我们大法弟子四十多人,我便与功友骑摩托去那里一路发资料;听说新洲仓埠开法会抓人,我就和功友骑摩托去发资料、贴揭露邪恶的图片、印大法标语;而这次听麻城学员说麻城白果镇很邪恶,毒打大法学员致死,我便与学员切磋后决定7月6日晚上到麻城白果去发资料。

晚上12点左右,我们到了白果镇的一个大院门口,一看原来是白果镇人民政府,于是我就发正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把第一张传单送到了人民政府。我们分头发了三四十分钟,发了上百份,就被白果镇派出所抓住了(据说是当地村民报的警)。我和十三岁的儿子、谢、还有金都被抓了。当天警察连夜审问,并毒打我们。它们把我打得大小便失禁,我要上厕所,它们不给我卫生纸。回来它们又开始毒打我。于是我发正念:我已经达到证实法的目的,虽然发出的大法资料大多被公安收回来了,但我还写了“法轮大法好”的标语,哪怕只有一份、一个标语都是达到了证实法,因为修炼人在另外的空间里也在正法。我一定要走,让它们都走开。

正念一发,它们都走开了。我飞快地从派出所跑到一个牛栏里,在一捆油菜杆后面躲了起来。我在里面多次听到邪恶之徒到处找我,而且它们多次到牛栏用电筒照也没有发现我。我当时想:师父,求您一定不能让邪恶之徒发现我。我躲在牛栏也一直向内找:为什么被抓,什么地方没有做好,还是有什么心。谢和金他们很少出来发资料,他们法学得不错,但经验太少,我又带上儿子目标太大,不理智。我想这次是因为我没做好,使他们被抓,心里很难受,而且他们都没过什么大关,这次能不能闯得过去呢,要是掉下来我可是犯了很大的错啊!我时时发正念要整体提高,整体升华,一定要过这一关,坚定地维护大法。

第二天9点多钟,我在大路上走,又被邪恶之徒抓回去了。于是我又向内找,是因为我不理智,不注意方法,但我又悟到是因为我担心他们两个学员的关过不去才再次被抓。于是我回到派出所,把所有的责任承担了下来。但是它们问我资料来源,我就是不说,破坏法的事我不会做的。它们把窗帘拉严,十几个邪恶之徒打头、踢我、打脸、用电棍打我的背部、腰部、臀部、腿,又是打得我大小便失禁,它们买来裤头让我换。邪恶之徒骂我们老师,我正告它们不要骂我们老师,邪恶之徒说你还敢叫老师,于是几个人打我的头、扯头发、打我的脸和嘴巴。但我就是叫我们伟大的老师叫李老师,之后他们也没有办法就不再说什么了。我与他们洪法说老师原话时,总要加上“李老师说……”,他们再不打我的嘴了,但是总是用脚踢我,要我跪起来,我就是不听它们的,就坐在地上不起来,我是神,坚决不跪。就这样他们折磨我一上午,又把我铐在凉亭上,我不配合它们,说要上厕所,它们没办法,又换位置,换到与那两位功友关在一起,但还是被铐着。

我借这个机会与他们切磋:一定要做好,你们不要担心,所有责任我一人担了,一定要出去,要坚定地维护法。7月7日下午我们三人被押至麻城第一拘留所。到拘留所正遇上省里来检查,正在录像 ,当时我没有悟到让邪恶曝光。李老师说:“目前它们迫害学员与大法,所有采用的行为都是极其邪恶的,见不得人的,怕曝光的。一定要将它们的邪恶叫世人知道。”(《理性》)我很后悔这么好的机会没有让邪恶曝光,于是我一进牢房就把衣服脱下来给同号的人看。我的整个背部全是青紫色的伤,腰、臀部、大腿全是紫黑色没有一块是好的。她们说你的小手臂怎么象腿一样的粗,我说是白果派出所打的,她们很气愤,骂它们太没人性了、太邪恶了,有的还流下了眼泪。她们什么都不让我做,还把吃的东西给我吃。我当然不要,我要的是她们那颗向善的心。她们以前与大法弟子曾关在一起,知道我们是好人,并会背一些经文和《洪吟》。我对她们说:那你们要快速提高,跟上师父正法进程,“正一切不正的”,我需要你们的帮助,我不能被判刑,一定要出去。她们说不大可能,麻城有的功友上京、写信、发传单都判刑了,你那么严重一定最少判三年。以前有的功友在这儿四十多天不吃不喝,也没人过问。我说不管怎样我是不会动心的,从现在开始我不吃不喝,目的是不给它们机会再迫害我。在她们的帮助下,管教和医生都来看我,但伤势一直是非常严重,它们送水给我洗澡,还送肉汤给我喝,还怕担责任,主动打电话给我家里。

7月9日下午三、四点左右,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很大的锅,我正在往锅里打鸡蛋,有人往锅里倒脏东西。醒后我悟到:这个大锅就是说麻城就是一个大魔锅,脏东西就是旧的势力,打蛋就是要把旧势力的安排打乱,不符合旧势力的安排,坚定地维护法。我悟到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除非有生命危险时叫你如何排除之外,凡是在常人社会中叫你去得到好处的都是魔。当时我在生命极其危险的情况下发正念:我一定不能死。我不怕死,为大法而生值得,为大法而死伟大,更伟大,但我一定不能死,不符合旧势力的安排,我一定要出去,用我的亲身经历去揭露邪恶,让邪恶曝光。我一定要利用这个机会出去,死我也不吃不喝。李老师说:“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去掉最后的执著》正念一出,我突然昏倒。于是拘留所乱成一团,打电话给麻城公安局法制科黄科长(主管法轮功)说白果派出所打法轮功学员打得大小便失禁,有生命危险。医生来检查, 半小时后,我被通知释放,我当时在释放书上签了字。

谁知白果派出所知道消息后,迅速把我送到白果卫生院抢救,又是医生,又是二十多个公安围成一团,这个要我喝水,那个要我吃西瓜、那个与我谈心,说他们尽人道主义救我的命。我坚决不配合。它们说内脏伤了,有生命危险,非要我住院,我坚持不住院要求回家。可它们十几个人把我按住打吊针,就这样强行住院两天。打吊针时,我发正念:我没有病,不好的东西不能进我的身体。打完针,我又打坐炼功,被铐起来,我时时找机会跑,可他们看得太严。他们照看我时与我谈心,我就向他们洪法,叫他们以后再别打大法弟子了,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他们再不象以前那么凶了,有的听进去了,但还是有的人听不进去。我带去的经文、《洪吟》都在拿着看,有的问这、问那。我说我们修真、善、忍哪个字错了?它们说修真、善、忍没有错,为什么反党参与政治呢,你写的标语“江泽民祸国殃民”这不是吗?我说:连你们都说修真、善、忍没有错,那江泽民为什么要反对法轮功,法轮功就是修真、善、忍的,如果人人都修真、善、忍那社会、国家是多好啊,你说江泽民是不是祸国殃民呢?它们诬蔑我愚昧、无知,但是态度与以前大不一样,以前一说就打骂,我看他们现在心里已经服了。

7月12日它们又把我转到白果养老院非法关押,我说你们再不能关押我,我已经被释放了。他们骗我说等我伤好了就送我回家。但当天晚上就加派值班人员看管我。我知道他们没有放我的意思,决定当天就走。到了晚上8、9点左右,我房间里没有灯泡,他们去买,我发正念灯泡一定不能买回来,他们真的就没买回灯泡。我还打手势让其他的麻城功友走,他们有的关了几个月,有的关了一年多。我们不能符合这些旧势力的安排。晚上他们不让我洗、不让我走动,时时来查看,但我就一个坚定的正念:坚决不配合邪恶,打乱它们的阵线。李老师说:“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大法坚不可摧》)。到半夜的时候,养老院的有正义感的老人突然骂值班的人,说他们要不得,把人关起来锁着还值班,没有人性。于是我悟到这是师父点化我,利用这机会跑。我迅速地扭断了钢筋,翻墙逃走。那墙少说也有六、七米高,我不知是怎样跳下去的。只听见养老院的狗狂叫,却没有被值班的发现。我没有鞋,一双赤脚,到处走,翻山过岗,到处是坟地。我还走到一个地方有十几条狗子围我狂叫,有一条恶狗跟了我两里多路,我当时一点怕心都没有。奇怪的是一晚上我三次走回到白果派出所。我悟到邪恶势力太邪恶了,总想把我引回魔窟。我时时发正念,一定要走出魔窟,揭露邪恶,让邪恶曝光。我再接受上一次的教训,一定要理智,不走大路,终于花了半天时间很艰难地、艰难地走出了魔窟。

我回家后,全身疼痛,象散了架一样,皮肤都不能碰,走路、坐椅子都不行,可是第二天,全身的伤全都好了。我悟到我们所遇到的一切魔难都是假象,只要我们心一正,一切都是假的。

经历这次魔难后,我悟到很多法理。有的学员说要理智,但我发现他们的理智后面有怕心在,掩盖着。我们被抓、被判刑不是目的,达到证实法才是我们的目的。比如在证实法中如果被抓,当然先从内找自己的执著,然后再冷静想我们所遇到的事也不是偶然的。看起来无序实际是有序的,我们应该时时以法为师,不符合旧势力的安排,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不能被它们非法关押、判刑。难道去北京证实法的弟子被抓是错的吗?不错,因为他们证实法才被抓,但被抓不是目的,目的是我们达到证实法后应该怎样用正念出来,这才是关键。有的弟子在讲清真象、在证实法中被抓,不能用正念窒息邪恶,被邪恶继续迫害。我们不给它们市场,不给它们机会,就是不符合旧势力的安排。但我们一定要用大法给予我们的智慧,不能硬撞,注意方法。比如我在麻城拘留所里告诉警察我被打得大小便失禁吃不进去,这样他们就没有机会,没有市场,反而把他们的善心引发出来了,他们还送肉汤、送水给我喝,还骂白果派出所的人太没人性,所以我们遇到问题一定要用智慧,其结果不一样。比如我去北京证实法,在外国旅游团面前,让他们给我录像,然后我打开了法轮大法好的旗,喊“还我师父清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所有的事都做完了,邪恶之徒还没发现,那我们就迅速离开,不要非等邪恶之徒来抓。我们达到证实法这才是目的,两天不到就顺利地回家了,继续做正法的事。如果达到证实法被抓,也不要怕,不要等,时时用正念清除邪恶,要从魔窟中走出来。

各位功友,由于我文化水平有限,大法给予我的太多太多,明于心却难以言表。所以我一般写不出什么体会,只知道做到才是修,因此我悟到的许多法理都是在做中悟到的。所以我今后要更好地做好每一步,稳健地走好每一步,一点一滴都做好,虽然总有没有做好的事,但我相信会做好一切。那就是大法圆满世上的一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