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兰U杂志:中国酷刑

【明慧网2001年8月6日】爱尔兰U杂志2001年7月刊登了一篇报告文学,报导三圣学院中国学生赵明正在经历的苦难,指出中国在对法轮功学员的镇压中广泛使用酷刑。

文章说,数以万计的中国人正由于他们的宗教信仰而被监禁在强制劳改营,同时三圣学院一名中国学生正在经历着一场梦魇。

1999年圣帕翠克节,赵明从中国来到都柏林,在三圣学院攻读计算机科学研究生课程。然而他却无法完成他的学业了,他在那年12月回乡探亲时被拘捕,并被监禁在中国首都北京外的一个劳改营。十四个月过去了,他仍然被关在那里。

明的唯一罪状是他每日炼习一种冥想艺术形式─法轮功。中国I999年7月将该功法视为“XX”而予以取缔。从那以后中国政府拘捕,监禁并且据称拷打了超过五万名法轮功学员。

各种年龄的人们被送去“再教育”和被送入中国各地的劳改营。那些海外学员则有国不能归,他们的家属受到恐吓。

自从赵明去年5月被送入团河劳改营后,他在都柏林的许多朋友就再没有听到任何关于他身心状况的消息。

文章说包含气功炼习和主张真善忍原则的法轮功的学员们是在这个XX党政权之下受到最严酷压制的团体之一。

34岁的微软雇员戴东雪在三圣学院开办法轮功学习班。中国使馆还没有续延她的护照。她现在非常清楚,如果她返回中国,她将被作为一位重要XX骨干而被捕。

戴解释说:“明的护照在他到家后被没收,并且他被怀疑为法轮功成员而受到政府官员的跟踪。”

她说:“不过,他非常聪明,而且因为他在北京学习和工作了10多年,他能够甩掉警察,夹在朋友之中,因为他熟悉这个城市。”

直到去年初,当明不得不去找工作时,警察当局才找到了他。

戴说:“好几个月都没有他的下落,直到他的家属在北京之外的一个劳改营查找到他。”

根据报告,管教用电棒电击赵明,每天只许他睡二个小时,还试图强迫他写反法轮功的材料。

法轮功称从1999年7月法轮功被取缔以来,劳改营中的酷刑已导致140人死亡。(至8月5日本文翻译止死亡人数为至少262人)

北京政府否认有过任何酷刑,但承认有许多法轮功学员在监狱里死亡。

戴和明两人都曾于1999年12月回国,前后相差二个星期,但他们都非常清楚其危险性。

戴解释道:“当我过中国海关时非常紧张,我的手冒汗,因为我被告知,如果他们发现或怀疑你炼法轮功你就会被拘捕。”

“我们都只是想回家看看发生的情况,因为我们从家人和朋友那里听到这些可怕的报告。”

明的母亲1994年向他介绍了法轮功。在他回中国的二个月前,他在都柏林RDS“身、心、意新式康复法”会议上主持了法轮功展览。

戴说:“我介绍明到爱尔兰来,因为我觉得这是一个平静、宜人、绿化很好的国家,非常适合炼功。”

她说:“在法轮功被禁之前,在北京和其它中国城市,几乎每块绿地都被用来炼功。离我家五分钟的路程内就有两个炼功点,每天早晨有50到60人在那里打坐。现在这些炼功点都空了。”

"尽管发生了许多可怕的事,我从不后悔找到了法轮功。"

文章说当戴在爱尔兰生活和工作,而没有一本合法的护照时,她在中国的亲人们则由于修炼法轮功而遭到迫害

戴说:“我的兄弟被多次拘留和拷打。我的一个姐姐(或妹妹)被判劳改三年。另一个姐姐(或妹妹)在警察试图到其工作单位拘捕她时逃脱。她非常勇敢,她从她工作地点三楼的一个窗子跳出,街上的一些人帮她逃走了。从那时起,她不得不离开家,象一个无家可归的人一样到处流浪。”

“共产党想控制我们的思想。当我在学校时,我被告知,XX主义是这个世界的绝对真理,没有其它选择。我现在不想回去,因为我会被拘捕。如果那样,我就不能帮助任何人了,因此我留在外面更有用。”

尽管她不能回国,亲人们受到迫害,戴对她五年前开始炼习这个精神运动不感到后悔。

她说:“在我1996年准备来爱尔兰的二星期前,在火车上一个人坐在我的对面。我正在读气功书。法轮功也是一种气功。他问我是否对法轮功感兴趣,并给我一本书。在我去爱尔兰的旅程中我一直在读这本书。”

离开了中国严苛的XX主义政权,书中陈述的“所有生命应该遵守的宇宙特性”--“真善忍”的原则吸引住了戴。

她说:“即使发生了许多可怕的事,我从不后悔找到了法轮功。我仍然相信在火车上的那日是我生命中幸运的一天。我原来有偏头痛,我的脖子和后背总是感到疲乏。在试过各种各样的医药后,法轮功是对我唯一有效的方法。”

国际特赦等人权组织特别提出了赵明等人的苦难,以及象28岁的李梅这样的案件。据报导,李梅因在合肥女劳改营中遭到严重损伤而死亡。李梅的家人被禁止查看她的遗体。

今年初国际特赦组织的一份报告称,在它审查的120个法轮功死亡案例中,据官方报导,有17人是跳楼死亡,15人在拘留中“摔下”死亡。

他们的研究还表明,有证据显示,未受过医疗训练的人强行对法轮功学员灌食,造成气管损伤和其它并发症。

赵明的情况吉凶未卜。据戴说,如果国际社会向中国政府施加足够的压力,赵明也许会得到释放,否则“他也许会永远被关在那里”。

她已经向爱尔兰外交部长布莱恩·考文(Brian Cowen)提出了这个问题。外交部现在正在研究她和赵明的案子。然而,即使面对全世界的批评,以及其酷刑和有系统的打压情况在全球被广泛记载,中国政府依然目空一切。

文章说中国的国家宣传机器制造出对法轮功的众多指责,然而它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实这些说法。

戴说:“这个国家主席称他要在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但现在20个月已过去了。”

文章说,1999年4月,即全面取缔法轮功之前那段时间,由于迫害事件越来越多,在北京紫禁城中央领导人府第之外发生了一次和平的集会。

一万多人,包括普通老百姓、退休者、家庭主妇甚至共产党员在内的法轮功学员,汇集在国家主席的总部周围。这次事件虽然和平结束了,但迫害仍未停止。

文章最后说,在中国北京申办2008年奥运会时,中国恶劣的人权纪录再次成为国际关注的焦点。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代表们已经被带领参观过北京经过修饰的街道,但他们是否准备忽视一个剥夺人们实践信仰权利的体制的严酷潜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