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天灾人祸的警告:大法衡量着一切生命


【明慧网2001年8月7日】石家庄邪恶势力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致使该地进入2001年,天灾人祸不断。

河北省近来发现疯牛病、口蹄疫,省内各高官极为恐慌,纷纷密告家人及好友:“不要购买肉食品,尽量不要到社会上的餐饮业就餐!”为“稳定”大局,他们还严密封锁消息,只苦了一向被剥夺知情权的平民百姓。石家庄市现在表面上一片歌舞升平。

然而罪恶是无法被掩盖的。今年春节期间,石家庄市留营派出所逼人向恶,妄图逼迫大法学员看色情光盘。他们在办洗脑班的20多天里,持续不断放色情光盘,强逼学员观看,不准合眼、不准打瞌睡。企图用淫秽下流的色情动摇大法学员的正念与正信。当遭到大法学员强烈抗议时,派出所民警竟厚颜无耻地说:“吃喝嫖赌贪都行,炼法轮功就不行。”

也是春节期间,石家庄桥东公安分局非法抓捕三十多名大法学员,办洗脑班,还借机大肆敛财。当时主管迫害法轮功的是副局长付爱学(与黑社会勾结),彭后街派出所所长赵庆祥也大力迎合。“五一”前后,赵庆祥与付爱学双双得“鼠疫”命归黄泉。一时间石家庄举城惊恐“鼠疫”流行。

确实,世上所发生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从开春时的旱情到现在仍急剧发展。辖区内的519.4万亩麦田已有110万亩受灾,其中受灾严重的有19万亩。全市228座大、中、小型水库共蓄水6.3亿立方米,可用水量不足1亿立方米,并且水量主要集中在岗南、黄壁庄和横山岭水库(灵寿境内),地域分布不均。辖区内216座小水库60%处于乾枯状态,640余座塘坝90%乾枯、全市12.6万眼农用机井中有近4万眼出水严重不足,地下水平均埋深已达25.5米,最大埋深49米。由于地下水位下降,山区一些村庄人畜饮水问题更加突出,全市从冶河、滹沱河引水的7条灌溉面积在万亩以上的灌渠引水十分艰难。

就在阳春三月,一名法轮功学员被活活打死。河北沧州杵龙堂乡西卷子村的大法弟子刘书松,28岁,河北医科大学98级毕业生。2001年3月6日无故被抓到石家庄市政保大队,当天被毒打致死后,死亡证明上竟说是“跳楼自杀”!家人亲见死者头顶、头后有伤、左手腕处已烂得很深、右手腕处大片青瘀,胸部两侧3-5肋间有4处明显电棍电击伤痕,公安竟当面撒谎说是“静脉穿刺”所致!事实上稍有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胸壁根本没有大静脉。

继刘书松被害仅隔十天,3月16日石家庄第三棉纺厂宿舍发生震惊世界的特大连环爆炸案,大陆新闻报导对外宣称死108人,伤38人。石家庄市民人心惶惶。

2001年5月30日,石家庄连日的火炉高温忽然骤降,一时间寒冷异常,风景区河北省灵寿县五岳寨降下漫天大雪,足有一尺多厚。举城百姓议论纷纷:六月飞雪,定有奇冤。5月30日那天,33岁的大法弟子左志刚被石家庄公安局、“610”等犯罪警察无故从单位抓到桥西区公安分局(最新查明,桥西公安分局主管迫害法轮功邸局长办公电话:0311-3997254)刑讯逼供,当天就被这伙凶犯毒打致死。尸体伤痕累累,一只耳朵呈黑紫色,后背有两个方形的大坑,脖子上有很细的绳索勒痕。凶犯们竟厚颜无耻地对外撒谎说,左志刚是用自己的衬衫上吊死的。

犯罪分子逍遥法外,在石家庄四处作恶,罪恶在蔓延,灾祸也频仍不断。石家庄赞皇县大法弟子丁刚子被赞皇县看守所邪恶狱卒迫害致死。犯罪分子于2001年6月11日上午,将带着手铐、上着脚镣、已发臭、并招满苍蝇的尸体拉到县医院急诊室,医生本打算直接送往太平间,可犯罪警察竟然强迫医生“抢救”,给死者输液。之后仍不罢休,胁迫医生败坏医德做伪证,填写所谓的“抢救无效死亡报告”,企图掩盖事实真相,推脱其滔天罪行。

迫害正法修炼者天理不容。三天后,6月14日石家庄周围的部份郊县降下冰雹,有的地方冰雹竟有鸡蛋大,导致部份小麦绝收、农田被毁。

六天过后,6月20日下午大约3、4点钟,石家庄市区内一些地方也下起了冰雹,大的象鸽子蛋,小的也有拇指那么大,扁形的。无论大小,拿起一看,就象一只人眼,有眼珠、眼仁,还有像血管一样的放射状晶体,内外两层,外层较透明,内圈发白,所有亲历这场冰雹的人都十分震动,庄稼、菜地受灾严重。

其中石家庄市北二环公路,赵陵铺以东一段,当时天空阴沉沉的,乌云压顶,六、七级大风呼呼地吹得人站立不住。很快暴雨倾盆而下,几分钟后,冰雹伴随着大风,劈里啪啦地砸将下来,声势惊人,很多玻璃被砸碎,大有天塌之势。树上仅剩的树叶完整的不多,菜地里的西红柿被砸得光剩藤了。冰雹一直持续了十几分钟,致使二环线上的积水蔓延到膝盖,上浮的冰雹连成一片,冒着白蒙蒙的冷气。据当时趟水回家的人说,积水冰冷刺骨,就象光脚踩在雪地上。在没水的地方,冰雹足有7-8厘米厚。第六棉纺厂附近的地道桥整个被淹满了,交通严重阻塞。被砸掉的树叶堵死了下水道,直到晚7点多积水仍一点未退,冰雹还未化完。且降雹范围分布并不均匀,市区内有的地方下了大冰雹、有的是小冰雹、有的只降了暴雨。

一位老人大声说:“我这个活了大半辈子的人,从没见过这么大、这么紧、这么怪的冰雹!”还有的群众纷纷议论:“这冰雹长着眼呢,哪儿人坏砸哪儿!”

狂吼的大风夹杂着冰雹袭击了石家庄非法关押、迫害大法学员的魔窟:劳教所所部及所辖五个大队,北焦拘留所,市第一、二看守所,第四监狱,武警部队等这些区域。上天在这些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降下了无数只眼睛,这是再明白不过的警示:苍天有眼,处处都有眼睛,一切善行恶举,都逃不过神的眼睛──

石家庄大法弟子陶洪升就是在石家庄劳教所被迫害致死的。他是河北省安全厅四处的干部,被害时46岁。在劳教所二大队被非法关押期间受尽折磨,陶洪升近20天卧床不能进食,呼吸困难、腹泻、水肿,日趋严重,尿血、便血时有发生,劳教所深感罪责重大,于2000年9月13日将陶洪升强行上铐带往河北省第二医院泌尿科。送医院时陶洪升已奄奄一息。输液输氧根本无法改变每间隔20分钟就有一次便血尿血的症状,所食食物原样排泄。住院期间,劳教所、河北省安全厅和省二院还对他实施24小时非法监控,对外严密封锁消息。为逃脱罪责,劳教所和河北省安全厅在9月18日补办“保外就医”半年的手续,9月17日,把陶洪升推给家人,三天后的中午1:10分钟左右,陶洪升与世长辞。

刘荣秀,女,50多岁,石家庄青园小区居民。2000年12月6日刘秀荣在天安门和平请援时被石家庄市长安分局裕华路派出所抓回,被刑事拘留后报劳教。2001年1月16日晚派出所通知其家人,表示刘荣秀于当天死亡,家人看见刘荣秀头上有一个大包,嘴中有血渍。

近期石家庄劳教所为达到上级要求的转化率,对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采取不准睡觉、不准接见家属,在长期完全封闭的情况下,强制洗脑、暴力逼迫。大法学员拒绝写“保证”,在肉体与精神的双重暴力折磨下,有的被逼以死抗争:石家庄大法学员刘涛(女,27岁,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五大队)被逼从四楼跳下,当场九处骨折,大量失血,当时劳教所狱卒根本不予理睬,直到刘涛严重失血休克,才被送进河北省人民医院。他们还不通知家属擅自做主给刘涛施行手术,刘涛身体极度虚弱,但劳教所怕恶行曝光既不办保外就医,还严密封锁消息,毫无人性地逼刘涛承认是自杀……

另外已知的被石家庄及周边地区犯罪警察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还有:赵丰年,男,石家庄正定县二十里铺工商所干部;李志水,男,石家庄辛集市双柳树村村民。

然而石家庄邪恶势力不知大难临头还在垂死挣扎。各派出所招聘大批地痞,对大法学员蹲坑、跟踪,在各路口秘密巡逻,还有在高楼顶上对大法学员进行监视。有的大法学员在讲真相时被非法抓走、关押。据悉,新上任的石家庄市委书记吴振华、市长臧盛晔不以现世现报的犯罪警察为诫,对法轮功极为仇视,下令对所有炼过功的人都要逐一排查,大搞人人过关,“七一”之后办洗脑班。在此提请各同修要以法为师,不能掉以轻心,时时溶于法中、保持强大的正念,主动铲除邪恶、救度众生!

如今,李老师在经文《大法坚不可摧》中明示:“中国大陆上所有发生的一切天灾人祸,已经是针对那里众生对大法犯下罪恶的警告。如其不悟,真正的灾祸就将开始。”

早在99年7月13日,李老师就曾告诫人们:“人类啊!清醒过来吧!历史上神的誓约在兑现中,大法衡量着一切生命。人生的路自己走。人自己的一念也会定下自己的未来。”(《再论迷信》)世人啊,你们的麻木就是对善良的埋葬,你们的漠视已使自己陷于困境。要想远离灾难,只有站出来共同惩恶扬善,遵循宇宙的真理,维护宇宙的真理,维护人类的家园与人类道德的尊严,这样我们的家园才会美好,你才会有一个真正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