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把向中国同胞讲真相放在第一位


【明慧网2001年8月7日】不知不觉中,正法的进程已过去了两年有余。我们从学记众议院参议院的名称、穿着T恤衫直接闯去向参议员介绍迫害真相,到现在成熟地和社会各界人士交往,甚至有了自己的电台,能够从各方面帮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功真相、得到救度,其间有了很多重大的突破和提高。同时,因为我们是修炼的人,还有没去的常人心,所以在讲清真相过程中,我们的执著心也会暴露出来,从中反映出我们对正法进程的理解和心性修炼上的不足。一些现象值得更多的弟子严肃对待。比如,据我所知,很多地方出去发资料的绝大多数是中国老妈妈队伍。非常敬佩这些老妈妈,她们紧跟着正法的要求走,但是,由于个人修炼的原因和一些其他客观原因,这些老妈妈有时真的不能对中国代表团讲得非常清楚,年岁大,容易急躁,对对方的问题反应不敏捷,并且无形中会让来这里的中国同胞误以为炼法轮功的就是这帮老太太。其实,很多中国同胞在内心深处、在真伪之间是有分辨能力的,而且事实上海外弟子绝大部分是高学历的,还有越来越多的各民族西人弟子。因此,如果我们那些在常人中有成就的弟子,教授、科学家、博士、硕士,有专业技能的弟子,甚至西人弟子,能不时地出现在最需要救度的人群面前(即便只能周六周日或者下班以后去),这本身就是从正面展现法轮功真相,会有效地帮助中国大陆同胞看清事物的本来面貌。但可惜的是,到目前为止,这方面的工作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我从99年11月份就开始出去讲真相、坐大使馆,当时心里确实有抱怨为什么没有更多的弟子参与,因此也有些自卑,认为自己干不了别的事。后来有些原因,我开始在家里干些工作,这一下,除搞大活动外,近一年没有经常出去向中国人讲真象了,等我不太需要在家里做工作时,我的执著心出来了,有点从做高级工作转向做低级工作的掉架子感觉。我发觉这也是人心的一种表现,挖掘下去,那就是求名的心,做出一部好电视片,编一本好书或约见了一位高级官员,好像就有了显赫的成就,而成年累月出去发材料讲真象,却认为不过是大法工作中的一个附属,所以只要有任何一件别的什么事都不会出来发资料讲真象。意识到自己有这么不纯的想法我一直很痛苦,却并没能及时突破。直到师父在加拿大、华盛顿DC两次讲法,苦口婆心给我们讲向中国人讲真象的重要性,明慧网在左边窗口长期写着“尽一切努力突破大陆对真相的封锁”,我终于悟到,作为海外弟子,向中国人当面讲真相是非常有力的正法行动,各个地方的旅游点就是一个个很好的突破口,已经刻不容缓。

华盛顿DC法会后,我迫不及待地重新走出去讲真象。当然,经过两年的各种磨炼,现在的条件比99年好多了。当我站在旅游点,看到绵绵不断的中国游客,我的内心感到因为自己的执著而耽误了别人听到真象。队伍里的中学生竟然相信亚洲地区都不允许炼法轮功。有人还问:“你能找到美国公民炼法轮功吗?”他们的无知让我觉得我们仅仅是举手之劳就可以救度那些陷在危险中的中国同胞。师父说:“在当今世界上,我们不能够不为其他众生负责,我们不能不为其他众生将来得法负责,我们不能不为其他众生将来得法奠定基础,因为他们很可能是你们那一体系中的生命。为了在中国这个地方传法,又不能叫一般的人去听法,就集中了许许多多各个世界的王,和很高层次的生命在中土转生,其中包括许多历史上我一直在管着的。当然管着和不管着的在今天得法是一样对待的。所以那里的人,更应该去挽救。”(《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所以我们只有尽一切努力帮助中国人识破谎言的蒙蔽,看清真象,有机会选择他们自己的未来。

在讲真相的实践中我体会到,向中国人讲真象的工作我们做得还很不够,是因为我们不太重视整体协调和相互借鉴经验。比如准备材料的同修很辛苦,可是因为缺少亲身面对面向中国同胞讲真象的经历,对大陆同胞的特点和需要不够了解,做资料的时候在措辞和内容的针对性方面就不太好把握,甚至给大陆同胞的很多资料都是正体字的。如果能出去的同修和能做资料的同修多一些信息交流、多相互反馈,在外面讲的人材料会更充足、方便、能讲得更好,善于组织文字资料的人也能越做越有针对性。与此同时,我们那些在常人中有些成就的同修,如果能以你们的职业形象出现在中国代表团面前,再结合各自的学术或研究领域深入浅出地向他们讲解、证实一番,大多数中国人都会对你另眼相待,并对真相产生更深刻的印象,因为中国大陆那些能出国的人很多都是“来头不小”,不是当官的就是搞技术的、搞教育的,反正,在人这一层也算有些成就吧。中国的VIP(非常重要的人物)也该被海外想做VIP工作的同修更重视起来呢。

另外我还悟到,面对面向中国人讲真象与我们的修炼密切相关。师父在DC讲法说:“讲清真相不是简单的事情,不只是一个揭露邪恶的问题。我们的讲清真相是在挽救众生,同时还有你们修炼中的个人提高与去执著等因素,还有大法弟子们在修炼中为法负责的因素,同时还有你在最后圆满中怎么样丰满你自己的那个世界等等这些问题”。一个和我们一起出去讲真象的同修说:“能做到站在很多凶凶的中国人面前而心不乱跳就不容易了。”在外面发过真象资料的同修都有同感:提高得非常快。在外面,最能暴露自己的执著心,也最容易修去它。一次,一个游客不怀好意地说:你看,越炼脸越黑,看这两位姑娘,没炼都比你白,我想你没炼之前也是非常艳丽的。”我马上意识到他想故意贬低我而压制我说真象,于是笑笑说:你动不了我的心,这两位小姐真是比我好看,但我自己知道自己的变化。在外面讲真象是一个展现大法弟子智慧的场所。当我们心态非常非常纯净的时候,智慧也是自然出来了。这天,我碰到一群问话不答的人。于是我说:看中文吗?有人忍不住说了:“不认识”。我跟他们开玩笑说:真的吗?刚一出国就说不认识中文了,我出国三年英语还说不好呢,那我给你念一段。他顺口说:“念吧。”于是我就认真地念了起来。没想到不少人围上来听了。念完后我们就开始友好地聊起天来,他们对我不再敌意地提问,我也轻轻松松地回答,直到他们离开。每个出去讲真象的同修都有很多展示大法智慧的故事。

另一重要的因素就是从我们面前经过的中国人是和我们曾经有过缘份的。也许你只在中国人面前站了一个小时,师父就把你世界的众生安排过来了。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我怎么讲他都听不进去,而换一个同修讲,却能一语道破,不一定是哪一个同修更聪明,如果俩人都处在理智的情况下,真的是因为这些人是属于他世界体系的众生。所以我认为向从大陆来的中国人讲清真象是很多人必须经过的一个至关重要的修炼课题。在这里,你会遭到别人的围攻、讥笑与嘲讽;在这里,需要你用无私和慈悲启迪他们隐藏在心灵深处的善意与真诚。也许,你只有亲身经历了,才能回答,自己是否真的把向中国同胞讲真相放在了第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