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八月八日】师尊在《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中说,“邪恶利用坏人手中的权力经过近两年的造事,使用了集人类历史中最下流的行为、动用了古今中外一切最恶毒的方式迫害大法与修炼者。其目的是想以强制的手段改变大法修炼者的心、放弃修炼。这是徒劳的。历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

*****

基督教在早期的两百多年中经历了无数次政府取缔、逼迫以及民众的暴力对待,许多基督徒为自己的信仰而献身。但这一切并没有阻止基督教信仰的广泛传播,越来越多的人为圣徒们的精神所震撼,而古罗马帝国却在蛮族入侵、瘟疫和天灾等报应中走向灭亡。历史早就给人类留下了深刻的教训。然而,在今天中国大陆对法轮功的诋毁和迫害中,人们再次看到残暴、卑劣的历史在肆无忌惮地重演。

一、“打击善的一定是邪恶的”

面对正信,邪恶势力采取的压制手段都是极其恶毒的。随着时代的发展,人性中的恶并没有消失,邪恶之徒在迫害正信上没有任何收敛的迹象。今天,江xx在镇压法轮功的过程中充分运用权谋和暴力,已经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透过基督教历史上留下的斑斑血迹,可以清楚地看到古今中外邪恶之徒固有的罪恶本质。

●栽赃和诬陷

为了促成对正信和善良民众的迫害,邪恶之徒往往首先采取各种方法颠倒是非、混淆视听,制造进行镇压的种种借口。

根据罗马史学家塔西图(Tacitus)的记述,古罗马皇帝尼禄(Nero)故意在罗马城纵火,然后嫁祸于基督徒。后来,盖勒流也采取同样手段,十五天内在尼科米底亚皇宫制造了两起火灾并诬蔑为基督徒所为,迫使当时的皇帝戴克里先(Diocletian)下狠心迫害基督徒。

为了煽动民众的反基督教情绪,古罗马的一些理论家编造了不少针对基督徒的谣言,诸如基督徒在拜神时要杀死婴儿并喝其血、吃其肉,还说基督徒狂饮、乱伦等等,所有古罗马社会的恶行都被强加在基督徒身上。

今天,江xx谎称法轮功不准人吃药、宣扬“世界末日”,诬蔑法轮功创始人敛财并拥有汽车、豪宅,捏造或导演了“一千四百例”、“香山自杀”“天安门自焚”等栽赃陷害法轮功,诽谤法轮功勾结外国势力,公然宣布法轮功为x教,利用官方传媒对法轮功进行铺天盖地的诋毁和谩骂。

江xx对造谣和诽谤的精心谋划、对官方传媒流氓式的利用以及进行欺骗宣传的规模远非古罗马皇帝可以比拟。

●全面的强力镇压

栽赃和诬蔑只能暂时蒙蔽不了解事情真相的公众,却根本无法动摇坚持正信的修炼者,愚蠢的邪恶之徒们只好动用暴力。然而,修炼者并不留恋尘世间的一切,暴力和强迫怎能改变人心呢?种种镇压措施不过是邪恶之徒凶残本性的败露罢了。

当年,尼禄(Nero)曾命令将不少基督徒投进竞技场中,罗马权贵们在大笑中看着这些人被猛兽活生生地撕裂咬死。他甚至吩咐人把很多基督徒与干草捆在一起,制成火把并排列在花园中,然后在入夜时点燃,照亮皇帝的园游会。

奥热流(Marcus Aurelius)皇帝对基督徒的迫害也非常残暴。根据史学家沙夫(Schaff)的描述,“殉道者的尸首,满布街头;那些尸首被肢解后焚烧,余下的骨灰则散入河中,以免他们所谓的‘神的仇敌’沾污大地”。

公元二百五十年,僭主德修斯(Decius)发出敕令,命令基督徒必须在选定的忏悔日放弃自己的信仰,否则将受到地方总督的审判。身为基督徒的政府官吏或被罚为奴隶,或被没收家产;最坚定者被处死。至于平民,处境更是悲惨至极。

公元三百零三年,戴克里先(Diocletian)皇帝又发出敕令,开始了“罗马帝国政府发动的最大一场宗教迫害”,众多摧毁教会、收缴圣经和屠杀教士的暴行发生了。

与历史上的邪恶类似,江xx滥用职权剥夺了法轮功学员的炼功自由和上访等受宪法保护的权利,操纵公安、国安、各级政府部门和司法部门非法监控、拘禁、毒打、劳教以及审判法轮功学员,推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和“打死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政策。根据警方内部透露,实际上被打死的法轮功学员已经超过一千人。在已经披露的死亡事件中,被虐杀的法轮功学员也高达二百六十人之多。

湖北麻城的一名法轮功学员被打昏后浇上汽油活活烧死,却被诬蔑为自焚;山东的一位女法轮功学员和她八个月的婴儿在北京的劳教所被双双折磨致死;一位被公安打伤的法轮功学员在心脏依然跳动的情况下被取掉救护设备后强行火化;陈子秀等大批法轮功学员因为拒绝放弃信仰被拷打致死。类似的罪恶罄竹难书。

大批法轮功学员十几天不被允许睡觉,被迫长期从事超强度的体力劳动,有的被注射大剂量的严重损害中枢神经的药物或者施以迷魂药,很多法轮功学员遭受了生不如死的酷刑折磨并造成严重的伤残。所有这些都是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自己的信仰。

在今天崇尚民主和人权的现代社会中,动用庞大的官僚政府的一切力量、资源和所有的社会控制手段对上亿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的迫害和虐杀,已经成为人类文明史上最大的耻辱。

●对强奸的纵容和怂恿

历史上,对女基督徒的迫害是骇人听闻的。一些史书叙述了发生在公元二百零九年至二百一十年之间的一些事件,“据说那些视死如归的虔诚的妇女往往被迫受到严峻的考验,要她们决定,在她们看来宗教信仰和自己的贞洁究竟何者为重要。

奉命并来奸污她们的淫荡的青年事先都曾受到法官的恶毒告诫,要他们对那些不愿向维纳斯爱神祭坛敬香的渎神的处女,必须尽最大努力来维护爱神的荣誉”。

卑鄙无耻的恶行同样发生在今天的中国大陆。在江xx镇压法轮功的野蛮政策纵容下,大陆劳教所将很多女法轮功学员剥光衣服投入男牢房,很多恶警公然对女法轮功学员进行性侮辱和强奸,北京警察在派出所甚至当街强奸女法轮功学员。在不择手段的打压中,强奸这种犯罪行为成为逼迫人们放弃信仰的手段,而罪犯丝毫得不到法律的制裁,可见迫害者的道德已经堕落到了禽兽不如的程度。

●法律成为迫害正信的工具

众所周知,古罗马帝国的法律体系非常发达,辩护制度已经成熟。但完善的法律体制没有阻止暴虐的统治者对正信的迫害,审判和刑罚却成为一种堂而皇之的迫害方式。

在古罗马时期,一位叫皮里钮(Pliny)的巡抚禀告他雅努(Trajan)皇帝说,“任何被控为基督徒的,我便审问他们是否真是基督徒,若他们承认,我便以刑罚警吓他们,并再次审问,假若他们坚持承认自己是基督徒,我便下令将他们处决”。他雅努(Trajan)在批示中说,“你在处理被控诉为基督徒的案件,做得非常正确……”。

在臭名昭著的西普里安被斩首案中,教父西普里安拒绝放弃信仰和“改过自新”,法庭便认定其“私自纠集犯罪集团”和“敌视罗马诸神”的罪名成立并判以斩首。

今天,江xx指使司法机构肆意解释并滥用刑法关于利用x教组织犯罪的规定,对拒绝放弃信仰、进行上访和传播迫害真相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审判并判以重刑,却明文禁止律师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禁止司法部门接受法轮功学员的申诉以及对不法官员的控告。不仅如此,公安机关还违反法律规定的程序和条件对千百万法轮功学员进行超期拘留、监禁和劳教;公开绑架法轮功学员并强行送入“洗脑班”,以便进行灌输、恐吓和各种精神以及肉体折磨。

为了迫害法轮功学员,江xx在中共内部成立了严密的指挥系统“610”办公室。“610”办公室调遣和操纵一切政府部门、宣传机构和司法部门,全权决定是否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劳教、起诉和审判等。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丧失殆尽,生命安全没有任何保障。中国大陆参加的有关人权保护的国际公约不过是欺骗国际社会的幌子,宪法和法律在惨无人道的政治迫害中早已成为一纸空文。


二、为什么迫害正信?

对正信的迫害不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能够理解的,因为它出于邪恶的统治者妒忌、独断和凶残的本性。从历史上看,正信往往出现在道德衰败、人心腐化的时代,善的力量会直接冲击积存已久的种种恶的因素。对正信的迫害,不过是善恶较量的表现,是邪恶在灭亡前的垂死挣扎。

●个人崇拜和对意识形态的垄断

在那些专横、歹毒的统治者看来,任何不遂其心愿的思想、信仰和群体都具有严重的“威胁”,都是予以取缔和打击的目标。

罗马皇帝多米田(Domitian)曾下令大规模搜捕基督徒并将他们处死,就连他表弟一家也不能幸免。多米田(Domitian)之所以迫害基督徒,是因为基督徒不肯称他为神。这位皇帝不甘按照惯例等待死后被追封为神,而在生前即要求百姓以“我们的主、我们的神”称呼他。

戴克里仙(Diocletian)皇帝为了有效地统一罗马帝国,要求所有罗马公民信奉同一信仰,基督徒因此成为他的心头大患。于是,他便下令摧毁教会,基督徒被迫在背弃信仰或者死亡之间作出选择。

基督教在流传中坚持自己信仰的独特性,不肯与其他宗教融合或并列,也得罪了维护罗马宗教的人。当时,古罗马城里供奉着各个民族五花八门的神,很多是邪神,那些邪神的信奉者对正信耿耿于怀。

在今天的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在人数上超过了中共党员,很多中共党员、政府官员和军官修炼法轮功;法轮功倡导“真善忍”和有神论,与中共的无神论以及意识形态上的假恶暴格格不入;法轮功没有组织、不涉及钱财,拒绝混同于骗钱害人的假气功,对政府管理部门的操控和利诱也毫无兴趣。

这些引起了江xx的妒忌和恐慌。它认为“法轮功与党争夺群众”,无端怀疑法轮功背后有什么政治势力,不相信中共的无神论斗不过法轮功。江xx看到法轮功讲“真善忍”,似乎平和有余、柔弱可欺,便萌生了镇压法轮功并借此打击异己、整肃民间社团、树立个人权威的恶念。

●社会和人性的阴暗面

在古罗马时期,基督徒信守圣洁、仁爱、和平和公义,这在当时看来是一些不切实际的理想。出于仁爱,基督徒拒绝进入竞技场观看战犯与奴隶肉搏至死,他们将自己的奴隶无条件释放。不少教父批评罗马人奢华逸乐的生活方式,引起一些人很大的不满。基督徒纯洁的个人生活与普遍堕落、奢靡的社会氛围形成一种强烈的对照,使很多人尤其是当权者感到一种很大的威胁。

在中国大陆,政府官员腐败、贪赃枉法盛行、社会道德堕落,人们已经丧失心法上的约束,人人为私、好坏不分,为了金钱和权力不择手段、无恶不作。在这种社会环境中,法轮功的“真善忍”原则以及法轮功学员在社会中的高风亮节深深吸引着善良人的心,使很多社会上的丑恶和人性上的肮脏、龌龊无地自容,触动了社会上的邪恶势力。

很多贪官污吏企图在镇压法轮功的政治运动中捞取政治资本,借机讨好自己的主子以求得对自己贪赃枉法行为的庇护,因此甘愿充当诽谤佛法、迫害修炼者的急先锋。


三、法轮大法的威力无以伦比

师尊说,“修炼者坚定的正念超越一切人的认识,超越一切人心,是常人永远都无法理解的,同时也无法被常人改变,因为人是改变不了觉者的。”

在古罗马时期,主教坡旅甲(Polycarp)被解赴竞技场。巡抚说,只要他在众人面前否认基督,就可得到释放。坡旅甲(Polycarp)说,“八十六年来我一直事奉我的主,他从未亏待我,我怎可羞辱那位拯救我的君主?”巡抚打算烧死坡旅甲(Polycarp)。坡旅甲(Polycarp)平静地说,“你想以火吓我,那火充其量不过燃烧一小时罢了,你却忘记那永不熄灭的地狱的火”。随后,一群暴民一涌而上,将他活活烧死。

奥热流(Marcus Aurelius)皇帝在位时,有一位名叫洗弗连纳(Symphorinus)的年轻信徒为坚持信仰而被判处死。在行刑前,他的母亲鼓励他说:“我儿,要坚强,不要惧怕死亡,因为它将你领进到真正的生命去。仰望那在天上掌权的。今日你在地上的生命不是被取去,它只不过是被转化,化成天上的生命”。

当时,很多忠实的基督徒甚至在没被判处死刑时也随同被判极刑的殉道者跳进熊熊烈火。他们本该在烈火中呻吟,但却在烈火中赞颂他们的神。这是腐朽、昏聩的罗马社会所无法理解的。

今天,师尊以无限慈悲在世间传法、度人和正法,亘古未有。数以千万计的法轮功学员秉承师尊的教诲,在残酷的迫害中坚守自己的信仰,并抵制和铲除邪恶、唤醒众生,表现出历史上从没有过的大善大忍境界,成为宇宙大法在人间的真实体现。

●在工作、家庭、人身自由甚至生命遭受严重威胁的情况下,法轮功学员一方面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拒绝威逼、利诱,不畏迷惑和酷刑,拒绝签署什么“保证书”、“悔过书”之类的东西,在大法修炼中坚如磐石、岿然不动;

●法轮功学员按照师尊的教诲“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冒着危险、克服困难向政府以及受到蒙蔽的社会公众讲述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使他们明辨是非、善恶,表现出无私无我的修炼境界;

●个人的解脱、圆满都不是大法修炼的目的,大法弟子更不能在邪恶的迫害面前消极承受、听之任之。在正法期间,大法弟子肩负着抵制和铲除邪恶、恢复人间正义、救度众生、证实法并开创未来的伟大历史使命。大法弟子不断地纯净自己,清除着不同空间的邪恶势力,为大法树立了赫赫威德,谱写着开天辟地以来都没有过的光辉历史篇章。

从历史上看,在修炼中经受魔难不过是正信在人间洪扬光大的过程,一切邪恶只是历史舞台上一个暂时被利用的小丑。今天,在遭受残酷迫害的同时,法轮功在全球迅速传播,全世界的善良人们都沐浴在“真善忍”的佛光之中。随着法轮功真相为更多的人们所了解,江xx邪恶的镇压图谋在国内外都遭到越来越强烈的谴责和抵制,一个又一个迫害阴谋纷纷破产,邪恶之徒已经陷入黔驴技穷的惊恐之中。

法轮大法是宇宙的根本大法,任何对大法的抵触、诽谤和迫害都会使一个生命堕入万劫不复的悲惨境地。一切邪恶和变异都是正法的对象,一切邪恶都无法逃避自我毁灭的结局。恶报已经来临,法正人间的时刻指日可待。在邪恶灭尽后,人类乃至整个宇宙会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美好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