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任何环境下,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就是跟着师父回家


【明慧网2001年8月9日】我坚信在任何环境下,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就能跟着师父回家。在相信师父,相信大法的正悟中体现出大法的威力。

2001年7月20日前后,又是邪恶最害怕、最疯狂、最垂死挣扎的日子。然而,大法弟子在大法的基点上看待这一切。用大法弟子对大法坚如磐石的信念、用大法弟子慈悲和善的力量、用大法弟子正信正念清除邪恶,坚定地维护着大法、同化着大法,履行着大法弟子的誓约。

7月19日晚9点多,突然,我家房门被敲响,越敲越响,简直砸门一样。我知道不是一般人敲门,是警察。我刚向门迈步时,就立即想到师父的话:“无论在任何情况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透过门镜,见为首的一个警察带着三个警卒,边砸边喊:“开门!”我说:“有话明天说,非说不可,把警服扒了,让你们进来。”他们说:“这...这怎么说的?”他们边敲门边说:“开门,就两句话,说完就走。”我说:“现在说吧,怕见阳光你们就不敢说。”恶警们急了:“拒捕,不开,我们撬了!”我说:“你们撬,我就向外面喊。”这时,我开窗向临近的同修喊,想转移书等。妻子镇静地说:“喊没用,我们发正念。”师父说:“做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过关了。”(《精进要旨》中“道法”)

我立即双盘,打大莲花手印,默念师父的口诀:“法正天地,现世现报。”妻子和女儿打坐单手立掌除恶。我们没有怕,没有杂念。中途,和妻子做了简短的交流。我说:“在任何环境下,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妻子说:“我们支持你,能做好。”我又回到门口,对着外面的警察继续除恶。无论它们敲门,还是说什么,我们象没听见一样,一遍接一遍地背着“法正天地,现世现报。”妻子开始背《论语》。我想,邪恶有意迫害,大法弟子不承认,因为师父不承认。如果是我该去掉最后的业力和执著,弟子可以堂堂正正地承受,如果是邪恶强加的我不承受,还有同修没走出来,我还有许多事要做,决不让邪恶得逞。师父的讲法在我们脑海涌现:“其实我说不厉害,在真正的修炼者面前,它什么也不是,你别看它修了千儿八百年了,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摘自《转法轮》)这时,我们更加坦然、平静。我起身穿好衣服,又重新回到原地打坐。此刻,我又一次感到我沐浴在师尊慈悲等待中,真幸福。大法洪大的威力尽在难以言表之中、大法的威力体现在这个过程中。尽管它们还在敲门,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敲门声、说话声变得有气无力:“咱们走吧。”

在我印象中,这个过程仅用了不到10分钟。妻子告诉我:“他们在门外站了20多分钟。”师父说:“可是我们今天在短短几年中就要人圆满,承受过程只是一瞬间,而且时间是推快的。将来回过头来看看,如果你能圆满,你发现那什么都不是,就象一场梦。”(《北美大湖区讲法》)

第二天,邻居一个同修和我妻子交流中,妻子说了昨晚的事。同修说:“我睡得很早、很香。这么近什么都没听到。昨晚梦见一帮警察来抓一条大鱼,都抓不着,最后,这条大鱼变成两条龙飞走了。”妻子会心地笑了!

这件事之后,我时常感到邪恶之徒还在盯着我。其实,7、20前后,邪恶之徒变换方式发动攻势,结果是大败而归。为什么自己心里还有放不下的东西呢?在做作为一个大法弟子该做的事的同时,我对照大法向内找,天天找自己,终于找到了。由于自己埋藏很深的旧观念在作怪。在修炼中不但要根除从骨子里带来的变异思想、观念,还要防止由于学法不深形成新的障碍。其实,都是后天形成的,找到之后要坚决清除它们。在正法进程中,如何从法的角度去思考问题,这是跟上正法进程的关键。我们做为大法的一个粒子,在正法中无论自己付出再多,都没有功劳簿。因为,我们距离自己向师尊发的誓约,还有很远的路程。

同是7月19日晚,其他弟子做得非常好。当警察敲门时,他(她)们先发正念,后放警察进屋。他们对警察说:“不让你们进来,你们面子上过不去,让你们进来,说不好就抓人。你们知道吗?我们修的是宇宙大法。(你们)别再给江泽民当殉葬品了。”警察们象一块块被压扁了的豆饼,声也没吱,低头走了。大法弟子的一身正气,吓得邪恶闻风便逃。这不正是大法的威力在宇宙间的展现吗?正因为这样,我更加坚定地相信,在任何环境下,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就是跟着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