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非法关押在辽宁沈新教养院的一位女大法弟子的呼声

请亲友向沈新要人:活要见人 死要见尸

【明慧网2001年8月9日】编者按:这是一封被非法关押在辽宁沈新教养院的女大法弟子向亲友们及全世界善良人们的求救信。

尊敬的亲友们:你们好!

感谢你们对我们的关心和挂念,感谢你们帮助我照顾孩子,感谢爸爸真诚的父爱,感谢妈妈为我东奔西走,感谢弟弟纯真的姐弟情,感谢可爱善良的弟妹为我们这个特殊的家庭的付出。我会珍惜我们的缘分,再一次感谢弟弟、弟妹支撑着全家的重担,谢谢你们。

我现在是在沈阳市监管医院里给你们写信。我是怎么来这里的呢,警察首先从铁岭把我们转到辽阳再转到马三家子教养院,之后又把我们一行十人送到张士教养院,那里有三十多名男学员,十名龙山教养院女学员。说白了,就是一个男女混杂的监狱,医院不让我们睡觉,轮班监管我们,首先是身体上折磨,然后是精神上叫你承受,直到我们放弃信仰。我们实在没办法,就几个人一起绝食抗议他们这一违法行为。

4月25日,警察又把我们绝食的大法弟子押送回沈新教养院。在教养院期间,我们各自写了控告信(控诉铁岭、辽阳、马三家、张士、龙山、沈新警察的无人性的折磨的真实材料)来告诉世人什么是真正的正和真正的邪。

5月1日我的材料没有写完,就又起程了,警察把我又押送回龙山教养院,对我又一次强行洗脑,说白了就是逼迫我们说假话,他们说什么,我们就得承认什么,不然就是残酷的迫害。如果我们说一句“法轮功对人们有百利而无一害”,实话实说,实事求是的去讲清大法的真相,他(她)们就给我们扣上各种的罪名。但通过我在狱中的生活,看到他们的言行和所作所为,实际上是他们在搞阴谋诡计、搞见不得人的勾当。我们大法弟子都按照大法的要求说真话、办真事、与人为善、和睦相处,不打人、不骂人、不说脏话,做事先想到别人,无私无我、先他后我。这还不是个好人吗?如果把这都说成坏人的话,那什么是好人呢?善良的人啊!难道你们真的善恶不分了吗?这可是最大的危险。

我在一年半的非法教养期间,虽然吃了无数的苦,受尽了折磨,但是我从中真正的体会到了生命的宝贵和为真理而生的伟大意义所在。警察最后又把我关押到所谓的普教(其中有吸毒等各种罪犯)让普教人员看管我们,看不好,如果他们不能让我们放弃信仰,就给他们加期。

世人啊!他们恶到了什么成度了!因为我是女人,他们的言行肮脏到了极点,真叫我难以向世人启齿,我实在说不出口了。他们禽兽不如。我们再次指出这是违法,向穿着国家制服的干警抗议,你们不能象文化大革命那样,人整人,人收拾人,人利用人,人吃人,进行无人性的折磨。暴徒们对我们肉体上折磨以外,精神上也进行摧残。

十天后,(这十天啊,真是度日如年,长夜难眠啊)他们看对我无可奈何,就又把我送回沈新教养院。我们继续揭露各个教养院残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这时沈新的干警以郭勇为首的,装出一副伪善的面孔,表面说让我们写些材料,然后扣下,不去实事求是的往上报,真正欺骗世人的不是他们又是谁哪?罪魁祸首又是谁呢?

我的非法关押4月末就到期,另外还有很多人都超期了。我们站出来指出教养院对我们的关押是违法的,他们说是上指下派,在没办法的同时,才说出指的是沈阳市司法局副局长张宪生。世人啊!真正违法的是他们,践踏人权的是他们,可想而知在中华大地上竟然有这些邪恶之徒,时时都在残害大法学员。我们没有违法,却遭此残害。世人啊!醒一醒吧!天下善良的人们啊,你们做事都要有一个正念,是非分明,用正念对待我们绝食这件事。不要认为我们与政府对抗。再次重申:我们没有犯罪,无故把我们关押起来了,我们是抗议这些犯罪行为。我以前体重一百六十多斤现在被折磨成百十来斤。有些禽兽不如的执法人员肆意凌辱虐待女学员,他们没有人性,将我们女弟子扒光衣服,进行百般折磨,成夜不让睡觉,乳罩被剪坏,不让换卫生巾。人们想一想吧,在中华这片土地上竟有人把十八名女大法弟子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与犯人同居一室,多么的邪恶!多么黑暗!哪个有良心的“公仆”会这样对待人民呢?这分明是叫人做坏人嘛!世人啊,家人啊,醒一醒吧,什么是正、什么是邪还用评说吗?

人们心里还记得吧,岳飞是怎么死的,大法弟子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向国家讲清真相,讨回大法的清白,希望狱中的功友早日从泥潭里解脱出来,同时也将他们认为比生命更宝贵的法轮大法告诉世人。

我因几次进京上访,受尽酷刑折磨。宪法是我们国家的根本大法,上访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那么是谁在改动宪法?践踏法律?宪法规定国家主席必须在人民代表大会决定基础上才能公布命令,可是对于法轮功的问题却是“人权恶棍”江泽民先强加“罪名”然后叫人大制定法律。试问如果他有理的话,为什么不让人说话哪?不让上访呢?如果真象官方电视演的那样的话,那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学呢?为什么越迫害人越多哪?中国不让学了,那么世界上有五十多个国家都在学,难道他们就没有头脑吗?他们就不理智吗?我一直没有背叛我的信仰,我一直坚持真理,用生命去捍卫宇宙大法,虽吃尽了人间的苦头,过着严刑拷打的狱中生活,但我无怨无悔。人都应该明明白白的活着,都不应该被欺骗,我们有责任向世人讲清真相,叫世界上善良的人们早一天了解到真相,使邪恶少一天在人间猖狂,我们狱中的功友就少一些苦难,因为那已经不是他们应该承受的了。如果我们人人都不去讲真相,那我们的功友什么时候能重见天日,善良的人们还要被愚弄多久才能清醒啊。

我记得有一次我绝食,暴徒们就强行给我们灌食,我和他们讲道理他们就用各种办法按住我,虚伪地说“为了我的生命”。有一个叫郭勇的,用拳打脚踢的办法收拾我,脸都打肿了,最后一拳打在我腰上,我疼痛难忍,大汗淋林,几个人费了好长时间才把我吃力的送回禁闭室,此时已经不能动了。郭勇打完我却不承认,还是很凶。其他学员看到我都哭了。我的裤子都尿湿了,去厕所都去不了了。当其他学员抗议他们这种犯罪行为时,就听到走廊里传来电棍的啪啪响声,这时我才明白过来,我已躺在冰凉的地板上,满脑子反映出一年多教养院里的凶狠丑恶的表演,一桩桩,一件件,江泽民犯罪团伙才是真正的邪教。

我为了说一句实话,就有这么多丑恶的嘴脸暴露在我们的面前,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在他们残无人性的恶毒表演中,我怎么能不坚定我的信念,信心呢!是谁在祸国殃民?他们才是国家的败类,人类的渣子。人不治天治,中国大陆现在所发生的一切天灾不就是这帮人带来的吗?是他们这些从上到下对法轮功惨无人道的迫害震怒了上天,如不悟,真正的灾祸就将开始。所有善良的人民啊!请伸出你们正义之手,不给谎言和罪恶存在的空间,主动制止邪恶,为了你们的将来。因为在这场磨难中每个人都在摆放自己的位置,对邪恶的无动于衷就是对邪恶的默许啊!假如当你们的父母受到不公正的迫害时,你难道不应该站出来说一句公道话吗?如果因你说一句公道话而受打关押、毒打,别人是觉得打人的是对的还是你是对的呢?况且这已经不只是人的问题了,这是宇宙的大法啊!

6月9日的一天,由于我不能动,院里怕出人命,下午由宋小石队长和几名女干警把我送到第八医院拍片子。我不会看片子,但我看到片子上有一个拳头大的黑色印迹(右腰部)。12日,我出现了尿频,没办法,我只好炼功(因为晚上无法入睡,腰痛,地板凉)叛徒们看到后,报告干警(背叛大法的人看管我们),干警就用手铐把我吊背着扣在地板上,就这样到了14日尿出现了异常,一次次的疼痛,裤子都尿湿了。这时有一个功友因炼功,被电的全身没有一个好地方。上午十点左右,院长(刘晶)还有其他院领导走进禁闭室,宋晓石把我吊着的手从铁门上放下来,然后告诉我,给你送监管医院去。刘晶院长说住院费由你们家里出。

世人啊!我是被教养院残害的。我没有了家,只有一个还未成年的孩子。他们可能会骗家里人拿住院费。妈妈呀,不要给他一分钱,他们才是罪人呢。他们还说死了就算是自杀,他们不讲一点理。我们的人权在哪?邪恶的江泽民说我们被干警‘打死了算自杀’。请世人了解了解法轮功的真相吧,我为什么要跟家里人说这些呢?不是叫你们难过而是叫你们知道真相,不要再受沈新教养院伪善的欺骗了。他们人一套鬼一套,如果你们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可以以家属的名义声讨,向沈新要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现在已经不能说话了,舌头都烂了,吃东西都不方便了。爸爸、妈妈、弟弟、弟妹,我的儿子,如果我真的不在人间了,那一定是被他们害死的。等到邪恶之徒得到恶报时,法轮大法正过来时我一定会重现人间的。

最后祝善良的人们在新的世界里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你们的亲人,
大法弟子:尹丽萍

注:此弟子是2000年因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教养的,经过了许多教养院,哪怕受到最严重的迫害时,都一直坚持讲真相。希望众同修和看到此消息的善良人们用一切你们可能找到的方法给尹丽萍以支持和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