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大陆民警患病率如此之高?

从一组近期统计数字谈起


【明慧网2001年9月1日】河北行唐公安部门一项调查结果发现民警患病率高。1999年底参加体检的民警共139人,有疾病民警达85人,患病率61%;2000年参加体检191名民警中,有疾病的达124人,患病率64%,其中有47名民警患两种以上疾病。在各个警种里面,治安警、刑警、交警的健康状况最差,患病率最高。民警患病呈低龄化趋势,一些30岁左右的年轻民警也患上不同种类的病。据调查,其他行业30岁以下工作人员的患病率为15%,而公安民警却高达50%以上。近年来,该县已有3名民警不到50岁就身患重病相继死亡。此外,伤残民警也占一定比重。

这是一组发人深省的统计数字。民警在中国大陆被称为“公安”,可是在今天,这个称谓几乎是一个黑色幽默,改为“公危”似乎更准确些。尤其是从1999年7月开始,各地的很多不法警察都成了江泽民、罗干的打手,他们对修佛向善的法轮功弟子非法抓捕、关押、罚款、判刑,并用尽了电击、毒打、背铐、吊绑、关小号、钉竹签、上绳、绑刑椅、冷冻等种种酷刑,而且对大法女弟子进行禽兽不如的性侵犯。所有这些,都使这些做恶的警察积攒了无比大的业力。须知他们迫害的都是修佛人,所以他们是罪上加罪。这些业力反映到这个空间,就成了各种疾病和灾难。近来各地恶警纷纷遭恶报的例子就是明证。作恶多端的警察很多是好勇斗狠的年轻暴徒。民警患病呈低龄化的趋势也就不足为怪了。

对于遭受病痛折磨的恶警,如果他们能立即悔过、放下屠刀、弃恶从善,他们生命的永远也许还有一线希望。其实现世现报是神佛的慈悲警告。人在多病多痛之余,也许会反躬自省。如果做恶者无视神佛的告诫,仍然沽恶不浚,神佛也就不会再给他机会,其生命的下场将是极为可怕的地狱的惩罚。

至于大奸大恶如江泽民、罗乾等,已经恶贯满盈,毫无改过自新的机会了。它们还能苟延残喘,只不过是在旧势力的安排中它们还在被用来支撑着邪恶的垂死之势而已。等时候一到,它们就会开始永无休止的地狱煎熬。这些老无赖们自以为活够本了,做了大恶大不了可以一死了之,其实一死又怎能了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