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人学员:法轮大法如此伟大,轻而易举地改变了我


【明慧网2001年9月1日】在我9岁的时候我们全家从芬兰北部的一个小村子移居到瑞典的哥德堡。在这个新的国家,我们经历了许多困难。我们语言不通,而且一切都与以往不同了。当我们处于困境时,妈妈对移居瑞典有些后悔。但现在我知道了它的更大的意义,那就是我有一天会在瑞典得法。

在我开始炼法轮功以前,许多年里我寻求过不同的方法,以达到内心的完整与和谐。我接受过心理治疗,也尝试用其他办法能够愈合心灵的创伤。我曾患背痛6年,但医生找不出我的背有什么毛病,并有几年较严重的失眠。我找到了一种和别人互相帮助的精神疗法,开始面对我内心的痛苦,转而向上帝祈求帮助。我在1994年秋季参加了医疗气功班,在那里听说将有一位特殊的老师将在95年春季从中国来瑞典举办讲座学习班,我马上决定参加这个学习班。

1995年早春李老师在瑞典办班。在讲座期间,我近几年生活中的许多疑问都得到了答案,李老师讲的似乎是我一直想知道的事。后来我发现有那么多不懂的,但我知道他讲的一定是非常正确的。我的背痛在讲座期间奇迹般地一下就消失了,我感到身体特别轻松、自在。功法的动作也使我快乐并使我感到和谐。我又能开始睡好觉了。我感激生活中的痛苦与困难,它们帮我冲破围绕着我的那层壳,为我能修炼大法做准备。

1996年我第一次中国之行收获很大,遇到了那么多好的、善良的、无私的同修。在饭店的房间里,当一位中国同修翻译李老师的一篇经文时,我感觉到很强的能量和很深的意义。我更好地明白了通过修炼可以从身体的深处净化身体。在北京的交流会上,我听到许多人讲述他们如何从重病状态中摆脱出来,表现了对李老师和大法的坚信不疑。

一开始我读书不精进,经常自己选择:这章不太重要,这个对我比较重要。这就阻碍了我获得书中所给予的内涵。当法在我心中不够强大时,我很难在心性的考验中象一个修炼人那样去做、去想。李老师说:“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要达到这一点,需要人心向善,消去业力,提高心性,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

当我考虑问题能越来越真诚,不自私,并且能用本性的一面去做事时,所带来的是另一种快乐。一些天里我经历了生活中从未有过的和谐。修炼法轮大法前,我常因工作而烦躁,现在我工作很好,用和以前不同的态度对待工作,而且在工作中越来越感到幸福。法轮大法如此伟大,如果我从内心坚信并愿意改变自己,大法改变我是轻而易举的。

当江泽民政府1999年夏天开始对法轮功修炼者进行严重地迫害时,这件事对我来说是个动力,中国的危机使我的修炼更精进了,中国功友们正在经历非常困难的考验,但我知道他们大多数有能力克服这个困难。相比之下,我自己的磨难是那么小。当危机开始时,我心情非常沉重和难过。我必须放弃怕心。瑞典的一些修炼功友纷纷给瑞典和芬兰政府写信,向他们说明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我们走出去向人们说明什么是法轮功,渐渐的人们开始明白了,报纸上的文章也变得越来越好了。

在伦敦法会上我听到一个寓言故事:一条小鱼问一条大鱼,“你能告诉我什么是大海吗?我看不见它。” 大鱼回答说:“大海就在你周围的一切,是它给你的生命开创了生存环境和存在方式。”对于我来说,真、善、忍大法就象大海对鱼,在我周围,无处不在,给了我生存的环境,但这对于一个不修炼的人来说就太难弄懂了。

只要打开自我,并用心去倾听,每天我都有收获;只要我坚定地真修下去,我知道李老师的大慈大悲和大法的力量会全力帮助我。 我知道大法非常伟大,我非常幸运能有机会修炼和洪法,在今生我有机会做正确的事情,我会尽全力洪扬大法和维护大法。

(1999年俄罗斯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