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智、智慧、怕心

谈谈讲清真相中加小心和修去怕心的关系


【明慧网2001年9月1日】师父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这就是在建立觉者的威德”(经文《理性》),什么是师父讲的“理智”、“智慧”,他与怕心有没有关系呢?

今年四月初,我从看守所被罚款释放后,有段时间怕心反映比较重,这段时间约有月余,被动地在家等待,有材料就做,没有也不主动。这期间心里非常矛盾、难过,虽然每天在家学法炼功,但心里就象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觉得自己当时对正法的态度消极,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因为对法理的认识上一切都明白。

师父的经文从2000年6月的“走向圆满”,直到美国DC法会讲法,几乎每篇都在讲,证实大法、揭露邪恶、讲清真相的话。明明白白应该走出人来去证实大法,讲清真相,只是当时怕心的作用,才失去了师父为我们延长来的那段时间。这期间师父也在不断的点悟我,督促我要精进。

有一天,突然功友送来点光盘,过几天别人又给我点其它资料。我悟到师父一等再等的就是我们这种不能积极主动走出人的,证实大法讲清真相的人。在妻子(大法弟子)的提醒下,我走入了正法讲清真相的洪流当中。没有资料我们就开始自己写,而且越写越大,条幅、横幅各样都有,除有极特殊事情外,我们每天都出去做证实大法讲清真相的事。在这样的环境中修自己,自我感觉怕心越来越小,甚至有时没有怕,心态也越来越稳。多次遇到我们正在前边贴身后就有人在看,有时我们还用慈悲正念向他们讲真相。

针对自己的感受,我和几个同修讲了我的心态,反映不同,有的为我担心,也有的认为应该理智一些有点智慧。过后和一功友的几次谈话中,他从侧面提醒我:“师父说:‘有个人手里拿着我的书,在大街上一边走一边大叫:有李老师保护不怕汽车撞。”(《转法轮》P119页)我知道他是有意点我,让我不要大意,我也知道这种提示是很诚恳、重要的。每次我们谈话他都非常关心的,善意地对我讲:“要多加小心,多加小心,小心点没有错!”我很理解功友的心情,但也理解到事物的另外一些方面。比如明慧网上有篇文章,大意是有个学员去贴真相传单,被恶警发现说:我们抓到你了。学员说:你知道我贴的是什么吗?答:不知道。走我领你去看看,到了那给恶警念了一遍说明白了吗?答:不明白。又念了一遍问明白了吗?答:不明白。那你就在这慢慢看吧,我走了。恶警被呆呆的定在那儿。

我认为这是真正修出来的智慧和正念的威力,并非一般的“加小心”所能达到的。当然我不是说要盲目地、偏激地去做,师父给我们专门写过一篇“取中”的经文内涵是非常深刻的。在没有修到那样的境界时的确需要“加小心”,但对一个正法弟子来说,仅仅停留在人的这层“加小心”上是远远不够的。

“一个生命如果能真正在相关的重大问题上,不带任何观念地权衡问题,那么这个人就是真的能自己主宰自己,这种清醒是智慧而不同于一般人的所谓聪明。”(《为谁而存在》)“如果你们真正能在修炼中去掉那些人的根本执著,最后的这场魔难就不会这么邪恶。”(《走向圆满》)

“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去掉最后的执著》)

师父还在许多讲法中讲了让我们去怕心的问题,而且这个怕心或隐藏很深的怕心不去真的会给我们修炼造成麻烦。我看到有的功友因为有怕心,虽没被抓走,但干扰却接踵而来,而这种干扰往往是自己认识不到的,认为事情就该着这样,或者只看到事情的表面表现形式,没找自己的心,因为你加了这方面的小心,又忘了那方面,而事物的表现形式,在世间又是极为复杂多变,多种多样,人也不可能方方面面都去加小心,而邪恶对我们的干扰确实是方方面面的。那些偏离了正法的高级生命从其它空间可以直观清晰地看到我们的所有执著与弱点,因此魔难和干扰往往是在人不注意,或想象不到的情况下出现,单纯用人的小心避免不了魔难,更无法破除邪恶势力的安排。

那么我想到,唯一的办法就是在修炼中强大正念,随时发正念清理干扰,并毫无保留地修去一切怕心与人的根本执著。只有在全面否定邪恶势力的安排、根除邪恶的过程中,才能避免或减少魔难。

对一个伟大的大法修炼者来说,当你没有任何怕心与执著的时候,即使遇到了邪恶的东西,它也会远远地避开你而去,因为它知道否则它就会被你对大法坚如磐石的不动的心和伟大的慈悲与正念之场化掉。

以上是个人近来的一点认识,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