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朝阳劳动教养院暴力逼迫大法弟子放弃“真善忍”


【明慧网2001年9月10日】大法弟子被非法送朝阳教养院后,首先接受的就是三大队超强体力劳动和凶残狠毒的毒打、体罚。

三大队全部是坚定的和新近被非法关进来的大法弟子。他们在这里每天早4点起床,晚10点多收工。劳动时间长达14~15个小时,强度非常大。两个月干的活足顶一般工人两年干的。例如打地基桩子,二人一组,一天要挖21米深,其中的土都要用手工拽上来。不停的干,挥汗如雨,劳动现场却很难喝到水。手磨出许多大泡,关节僵硬、张握困难。有人一天下来双手21个泡。恶警看大法弟子活干的合不合格,就看手上的泡有多少。其苛刻、凶狠,就如同当年日本人对中国矿工。而且吃的是窝头,喝的是仅有一点菜叶的盐水汤。人人面黄肌瘦脱了相。

在三大队挨打太平常了。刚到时报数不习惯,稍有不对,恶警上去就打。有一次姓佟的教导员在大街上打一个年轻弟子,当着100多名犯人的面和很多过往群众用柳条狠狠的打。很多群众看不过眼,纷纷指责、唾骂姓佟恶警:……他还是个孩子呀!……,姓佟恶警这才不得不住手。管教打,更多的是管教指使犯人打。被指使的犯人都是那种心肠狠毒,豺狼本性的人,他们抓起什么用什么打,不管不顾,捞着哪打哪,有的耳朵都被打肿了(同修巨大伟就是一例)。还有一种他们最得意的打法:让学员撅着,后背撒上盐,用鞋底子打,说这样不红不肿还消炎。

朝阳教养院不承认体罚学员。他们说:那还叫体罚吗?坐坐板凳,站一站,蹲一蹲。其实是怎样的呢?他们那个小板凳就是刑具,是铁的,直径约20厘米,高约30厘米,上面凹凸不平,有很多棱,坐上去非常难受,简直难以忍受。长时间坐着,屁股磨出了茧子。葫芦岛市的一名学员叫石春德,坐了3、4天,下半身麻木,活动不灵,大小便都不知道。恶警还有一高招叫“开飞机”:脚尖离墙10公分,猫着腰头顶脚尖,双手反背竖直向上,这一姿势长时间保持。恶警连60岁的老弟子杨修凡也不放过,脸都控肿了;再就是蹲着,一般人不习惯蹲,一会功夫,衣服就湿透了,腿疼的受不了;还有马步蹲着,就是腿半曲着,呈90度,双手伸向前,端平。想一想这是何种滋味?对于敢炼功的学员,冬天只让穿个裤衩铐在暖气上,整宿不让睡觉。夏天,骄阳似火,就让到太阳底下去跪着……

经过三大队的蹂躏、折磨后,再进入二大队被迫洗脑。恶警没完没了的向学员灌输诋毁大法的谣言、假象材料,轮番的谈、谈、谈,整宿的洗脑。长时间大脑不休息,脑袋就象木头一样,神志不清。

尽管这样,很多大法弟子仍然意志坚强,时刻保持正念,无论怎样的折磨,他们仍坚如磐石,巍然不动,于是他们就被送回三大队继续服苦役、受折磨。如果坚定修炼,即使到期也不放回家,无条件延长下去。有个学员叫柳春华,到期了也不让回家因此而绝食抗议。于是恶警就给他戴上了手铐、脚镣长达3~4个月,期间他绝食50多次,每次几天不吃饭就强行下管子灌食。弄得身体极度虚弱,肾脏受到损伤。

在这样巨大的精神摧残和肉体折磨下,有的学员暂时屈服了,但内心非常痛苦。他们在短短的几天内头发白了,有的甚至大量脱落,憔悴不堪,心中的屈辱、愧疚让他们感觉生不如死,所以经常有学员重新坚修大法。

而有一些贪图暂时安逸的人,他们承受不了那非人的折磨,就找借口解脱自己,于是“冥思苦想”了一套歪理邪说,走上了邪悟的道路,这不但迎合了邪恶势力,又为自己找到了开脱的理由来欺骗自己,也到处坑害别人。自己下地狱,还要拉上别人。有的人在邪道上一发不可收拾,被魔控制着,邪恶的比蛇蝎还歹毒。成了邪恶势力最邪恶的帮凶,打骂曾经亲如手足的同修,其凶狠、毒辣已经全然没了人性。

有个常人说,他们班上三个人已彻底放弃真、善、忍了。这能看出来。因为其中两个已经抽烟喝酒打麻将,而另一个还去嫖娼,这样单位领导就放心了。我的心隐隐作痛:难道我们的政府就是这样的目的吗?社会上贪污腐败、黑社会等等现象比比皆是,难道还不够吗?社会上好人太多就有危机感吗?在我们国家作好人就必须铲除吗?

大法弟子修炼高德大法,净化了心灵,强健了体魄,好人好事层出不穷,是人间的一块净土。可是政府中邪恶势力却大力铲除,不择手段的迫害,真让人难以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