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大法弟子张生范在看守所曾被狱医鼻饲烈性白酒


【明慧网2001年9月10日】黑龙江双城市看守所知情人口述了残疾人大法弟子张生范在看守所期间被恶警野蛮灌食的过程,揭露了凶手们伙同“4.28”专案组恶警李大斌、王胜利、张士跃的女婿等曾对张生范鼻饲烈性白酒。

2001年6月9日张生范早上被恶警从家中强行连人带凳子装上警车,一路上恶警用凳子压住张生范进行殴打,当张生范被抬下车时,人被打得遍体鳞伤,昏迷不醒、奄奄一息,由四名犯人抬进看守所的一号狱间,过了好长时间人才慢慢地发出微弱痛苦的声音。有个犯人说:“这不是张生范吗?这些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江泽民放着贪官、坏人不管,这真是颠倒黑白呀!”以前张生范被非法抓进来过,虽然他是个残疾人,做事处处考虑别人,他克服自己身体的缺陷,尽最大努力做好,不给这些犯人带来麻烦,给这些犯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当张生范苏醒过来时,同修和犯人含着泪急促问他:“你怎么了?”他微弱的说:“我是被刑警队抓来的,把我打成这样……”大家都非常同情他、劝他吃点东西。

6月10日张生范吃点饭,这天没有提审他,6月11日上午刑警队来两个恶警提张生范,让一个犯人背着他送到管教室。(来提张生范的刑警一个大胖子和一个年轻的,姓名不详,待查)。提审时,恶警见张生范昏迷不能说话,就往他脸上倒酒和水,刑警队大胖子恶警上前打了张生范几个耳光,为了不让别人看见,将犯人支出去后,对张生范进行殴打,打了半个小时后,叫犯人进来把张生范背回去。

当天下午看守所所长陈丕新,50岁,把张生范转入13号间,凶手们说:“1号间法轮功人员多,把他转到别间便于犯人管理。”说白了,就是便于暗中残害。

6月12日早晨张生范因被野蛮殴打不能吃饭,上午8点30分狱医那彦国,副所长蒋清波(56岁),管教徐成山,任光,吕克坤来提张生范,它们让犯人把张生范抬入管教室。(这三名犯人有一个叫刘士伟,外号叫东子的,四圈的)。这些恶警手里拿着近一米长的一寸粗细的塑管和长20公分左右的小塑料管(是插鼻子用的)还拿着三瓶玉泉大曲酒和一个盆子,它们驱使三名犯人把张生范抬到沙发上按住,用细塑料管插到鼻子里,把“玉泉大曲”酒倒入盆子里端来往鼻子里灌酒。狱医那彦国亲自动手往里灌,呛得张生范发出撕肝裂肺的凄惨叫声,靠管教室的狱间都能听到惨叫声,可是狱医、所长、管教还不罢手。隔一分钟左右灌一次,最后一次灌酒,人发出微弱的声音,最后听不到声音。狱中的人看见它们把张生范抬到监狱房门东侧。其中恶警管教徐成山得意忘形地说:“你们不是能升天吗?这回不是老实了吗?”最后把张生范放在看守所院内一间空房子里,这些恶警全部离去。

我们大家都知道无论哪里的医务人员,他们的天职是“救死扶伤,实行人道主义。”做为狱医的那彦国不但没有尽到自己医务人员的基本职责,反而参与了这场残忍的凶杀。医务人员是以抢救人生命为宗旨的,它却参与给善良人鼻饲烈性白酒的暴行,并扮演了主角,真是医务界的莫大耻辱。

自大法弟子张生范被虐杀后,双城市公安局的副局长张国富等,先是封锁消息,然后编造死因。使用黑社会手段、威胁、恐吓、伪善等方式,逼着家属签字,企图逃脱罪责。据悉,张生范去世后,一切由公安局安排。数十天过去了,张生范的家属迟迟无法见到亲人的遗体。张的亲人们在愤怒地问“为什么”。

我们再一次呼吁世界人权组织和各国政府、社会团体、各级组织及世界善良的人们给予支持和关注。共同制止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和虐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