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本善──记几位不修炼的朋友


【明慧网2001年9月11日】
(一) 梦

1999年5月,我借给一位女士一本《转法轮》。几天后,她来电话说:“书我看完了。可是,我不想还给你,还想再看看。”

“那好啊!这本书送给你了,您留着好好看吧。”

不久就是7·20,江泽民政权对法轮功全面镇压,紧接着他们竟对师父发出通缉令,我心如刀绞,忍无可忍。深夜,我凝望师父的法像,泪如泉涌。

午夜,电话铃响了,是那位女士打来的。(当时,我们只是一面之交,我甚至不知道她的姓名。)

她说:“他们通缉李洪志大师,你听说了吗?”
我努力克制自己,尽量平静地回答:“知道了。”
她急切地说:“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两个星期前,我梦见李老师了,我梦见他正在换衣服,穿上炼功服。他对我说:‘他们害不了我。’那时还没事,我也没在意,今天一听说通缉令,正应了这个梦。所以我得马上告诉你,请你相信我,这是真的,我先生可以作证。”

“我信你,我太相信了!谢谢你告诉我,特别是在这个时候。”泪水又涌出来了。我从极度的愤怒和伤心中走出来,我的心坚如磐石!

第二天,我的朋友和她的先生驱车去DC,在国会大草坪上,找到了从全美各地、世界各地来的法轮功学员们,她把她的梦告诉大家。

(二) 关于“生日”

江泽民丧心病狂,开动所有宣传机器诬蔑法轮功,恶毒地攻击李老师,其实,正直的人们,心里明镜似的,根本不相信他们。

他们诬蔑李老师改生日,使我的朋友很气愤,她说:“他们这是想干什么呢?借着一个‘生日’问题大作文章。其实,这样的事太多了。比如说我的两个孩子,生日都是错的。先是政府把我女儿的生日弄错了,我们去找他们改正,费了好大周折才给改,回来一看,又错了,此次错得更远了。我儿子出国前办公证,生日又弄错了。”

我说:“我的儿子也是办公证时,把生日弄错了。”

这样一来,我们两家总共四个孩子就有三个生日是错的,不是百姓要改生日,是政府给弄错了。朋友说:“哎,现在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政府工作人员的心思都用在搞邪门歪道谋私利上去了,有几个是真正为百姓办事的?他给你弄错了,你无可奈何,等他想整你的时候,倒打一耙,说你改生日;再说,就算是改生日,又怎么样呢?犯什么罪呀?那么多贪污腐败、杀人放火都不管,却借着一个生日闹得满城风雨。岂止是满城风雨,现在都是满世界风云了。其实呀,他们闹得越凶,反而使我更加相信法轮功的李老师是个大好人───因为他们实在是挑不出人家的错,才这样鸡毛蒜皮无事生非,唉,欲加之罪,何患无词,XX党那一套谁不明白呀!”

(三) “你们应该说”

2000年初春,我的老乡来电话:“给你打几次电话都找不到你,我知道你到大使馆门前去了。”

我的老乡郑重地接着说:“你是应该去的,你是应该说的,你们(指海外的法轮功学员)要不说就没人说了,他们(指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的罪就白受了,他们好苦啊!”

她的话使我感动,激励我坚定不移,勇往直前!

我告诉她大使馆前近两天发生的事情:
大使馆的江XX说:“我是专门研究宗教问题的,一般说来,一个新的宗教产生,政府都会利用而不镇压它,为什么偏偏镇压你们法轮功呢?”
我说:“正因为法轮功不被政治利用,统治者才暴跳如雷。”
她没话答,冲着我大叫:“我知道,你什么都不信。”
我说:“我信法轮功,我信真善忍。”

还有一个男的,恶狠狠地驱赶我们:“赶快走,再不走,我要叫警察了。”
我说:“你再大喊大叫,我还叫警察呢!法轮功在美国是合法的,法轮功在世界各地都是合法的,我们在这里有准许证。”
他说:“把你的准许证拿来给我看。”
我说:“NO,你是什么人?你有什么权力看我们的准许证?”
他无话对答,灰溜溜地走了。

我的朋友说:“你做得对,就不给他们看。他们要耍流氓要无赖,太邪了!下次你带个录音机给他们录下来,让他们在全世界曝光!”
好主意,从此我果然带着录音机,可他们却不敢再来了。

后来,我的乡亲为营救法轮功学员,做出正义之举。

敬礼!真诚、善良、正直的朋友们,谢谢你们对法轮功的关注、理解和支持。

真善忍的光芒照亮我们的心,正因为许许多多、越来越多的人拥有这样美好的心灵,人类就有美好的未来,世界就有美好的前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