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就一定能闯出魔窟


【明慧网2001年9月12日】我是2001年元旦前被单位从省女劳教所保出,本来按原来一年教期算,我已经是超期关押,可邪恶却给我加期半年。在非法劳教期间,学法炼功遭到残酷毒打,渐渐松懈,每天十八个小时的强制劳动消磨着我的正念,半年后由于太长时间不学法、炼功,被邪悟钻了空子。回家后在功友的帮助下,又看到师父新经文我彻底醒悟。要不是恩师慈悲,我就被毁掉了。从新走入大法修炼当中,2001年5月被国家安全局非法抓走,几天后被公安局送到本市某看守所。

到看守所时已有十几个大法弟子,有因为做真相资料而被非法抓进来的;有一位功友因为取资料坐火车在旅行包检查传送带时,里面的传单被发现而被非法抓进来的;还有五个大法弟子是因到一同修家切磋而被非法抓进来的。功友们虽然每天集体炼功、学法,但都默默地消极承受,等待着送劳教所,还有功友误认为这是师父给安排的修炼道路,结果没几天就有五、六个功友被送到了省女子劳教所。后来,大家通过反复学习师父新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悟到从被抓到送劳教都是旧势力安排的,我们绝不能消极承受,从而配合邪恶,我们要闯出铁牢笼!

刚到看守所的第二天,我的三颗假牙就掉进厕所,有人就悟到该绝食。为了避免灌食,我们采取不公开绝食,使身体虚弱,达到不进劳教所的目的。刚进来的大法弟子先不绝食,掩护快被送到劳教所的功友。刚进来的功友大霞正念特别强,她已经几闯看守所,每次都被放出,她把发正念和师父的口诀带给了我们,而且一再告诉大家:“严守心性,正悟法理,监狱的铁门关不住我们!”还有一个功友阿梅处处不配合邪恶,派出所、分局取笔录时都不配合,不正面回答邪恶的问话,不摁手印,结果进来七天就被放了,有三个功友绝食到极限,出现全身抽搐现象,看守所通知办案派出所领回,那几个因切磋被抓的功友因身体虚弱,心跳速度快,被劳教所退回,邪恶的派出所又给送回看守所关了一周才放人。我悟这是让我们看到不配合邪恶、不消极承受的结果,就是冲出监狱。“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去掉最后的执著》)在承受邪恶迫害的时候,在那样艰苦的环境,在我们用生命捍卫大法的同时,我们仍以我们慈悲的心向那些可怜的人洪法,讲真相,绝大多数女犯人得法了,没得法的也明白了真相,不反对大法了。真有说大法不好的都遭到了现世恶报,看守所的管教们也逐渐改变了对大法不好的看法,从六月下旬这个看守所再也没收一个法轮功学员,整体环境被正过来了。可是,就象师父所说:“可是邪恶还没有最后除尽、还在表现,不能掉以轻心,……”(《李洪志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

我绝食近一个月时被送劳教所时量体重只有三十五公斤。因是第二次被送进劳教所,体检比较严,都被送到去年所在的大队,待近两个小时,我看到管教们仍那么凶,每个寝室百分之九十以上还是法轮功学员,其中第二次进来的十几个,在那种恶劣的环境下她们只是消极承受,无休止地被强迫劳动。最后我还是被当地公安局领回。回家后体力很快恢复,我有点掉以轻心,刚刚回来一周,公安局以“复检身体”为由再次把我和另一位同修送回劳教所,那天去晚了,又回到本市,将我俩看押在一个汽车旅店的二楼,由四个警察看着准备周一再送,我不断发正念铲除我周围的邪恶,在第二天午夜逃走,融入正法洪流。我认为邪恶不配再关我,我按师父说的:“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大法坚不可摧》)只要保持“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就一定能闯出魔窟,还有那么多无辜的人等着我们去救度,我们必须走好每一步,不辜负恩师的慈悲苦度,同时圆满好自己最后的路。

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