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癌患者修大法获新生


【明慧网2001年9月12日】1998年6月,我还是一个健康快乐的女人,先生的一位高中同学,强力向我们推荐法轮功系列书籍。先生对修炼本来就一直追求,所以很快就得法了,我一直到1999年3月,才随着先生每天参加晨炼。不到两个月,有一天,突然发现我的左乳下方多了一个直径三公分的硬块,长得还蛮结实的,无法推动,直觉上就不是良性的。当时学法不深,由于内心的恐惧,第二天就到医院就诊,在医师的建议下,先割除肿瘤作切片检查,一个星期后,怀着不安的心情去看检验报告,果然是恶性肿瘤。

这真是晴天霹雳,平静的生活,立刻就受到无情的冲击,医师紧迫盯人,催促我赶紧将两个乳房同时割除,并将周围淋巴组织一并清除乾净,以防癌细胞扩散,手术,整形,化疗,复健……,这些恐怖的画面,一幕幕同时袭上我的脑海。我不断的研读法轮功系列书中,有关病业问题的经文,疯狂地寻找选读老学员的心得体会报告,就像在汪洋大海中快要溺毙的人,捞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我全心投入修炼,伤口慢慢愈合了。

经过了一年平静的修炼生活,每天洗澡时都会不自觉地注意手术过的左乳,不知何时开始,手术的地方,开始有异常的肿块出现,这回来得又快又猛,不到三个月,左乳已经是面目全非了,左胸开始不断的出现如刀割般的剧痛,我握紧双拳,卷曲着身躯,默默的忍受着这折磨,睁眼看一下身边的闹钟,离天亮还有四个多小时,身上的衣物,已经被粘湿的脓血,浸润得无法再穿了,躺在冷硬的地板上,闭着双眼,等待天亮,脑海里一片空白。将近一年的时间,晚上就只能像这样打着地铺睡觉,因为床太小了,没有足够的空间可让我在疼痛时翻滚,往日轻柔甜美的梦,早就化做一阵轻烟,离我愈来愈远,……。。

我咬紧牙关,仍然坚持在大法中修炼。

“非是修行路上苦,生生世世业力阻;横心消业修心性,永得人身是佛祖。”

我一遍一遍地背诵着《洪吟》中的诗句,承受着一次又一次锥心刺骨的痛楚,但是病情持续恶化,肿瘤开始出现多处溃烂,像火山口似的喷渗出脓血。

我的天目突然开了,伴随着遥视与宿命通的功能,可以渗透到许多层的空间,看到奇妙的景象,甚至可以用遥视的方式,对每一个亲友进行透视切片体检,但是当我进入我的层层身体,去找寻造成我如此痛苦的业力或是灵体时,却一无所获。我知道我的业力深重,造成我疼痛的灵体,隐藏在极深层的空间,……

2001年8月初,在晨炼打坐时,看到一条银色闪亮的虱目鱼,在我的眼前回游,游了三圈后,纵身一跃,就跳离了我的视线。过了三天,在打坐时,我的元神离体到了很高的天上,终于找到他,第一次面对面,他告诉我,虽然死在我的刀下有那么多的鱼,却唯独它自己怀着极大的怨恨,要来讨回这笔业债,它现在明白这是它对仇恨的一种执著,才会造成我无限的痛苦,如今他已经在大法的熔炉中修炼,不再干扰我了。“我们就讲最普遍的,人哪儿长瘤啦,哪儿发炎了,哪儿骨质增生了等等,在另外的空间就是那地方卧着一个灵体,在一个很深的空间中有一个灵体。”(《转法轮》第七讲“治病问题”)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乳房上的肿块,一个个快速的消失,曾被癌细胞占有的空间,随着坚硬肿瘤的软化,融蚀,化为脓血,排出体外,留下一些被啃蚀过的坑洞,隐藏在皮肤下面,这奇迹般的恢复过程,展现在家人面前,使得迟迟无法进入大法修炼的女儿,也为之动容,女儿是学护理的人,无法相信,病得如此严重的母亲,却每天精神奕奕的学法炼功,毫无病容,更令她惊奇的是,一年来每天洗澡时,都用水冲洗溃烂的患部,竟然不会发炎感染,也没有并发症,大法显现的无比威力,使她融入了大法修炼的洪流中。

是师父的慈悲及大法的威德,善解了我与累世业债主的仇恨,我终于能安安稳稳的睡个好觉了,不再有撕裂般的痛楚,轻柔甜美的梦又回来了。我的新生再一次地验证了大法的威力,但在众多的学员案例中,这也只不过是沧海之一粟,我承受的痛苦,远不及于大陆学员所遭受的迫害与苦难。希望我的亲身经历能够使善良的人们觉醒,认清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大法的邪恶诬陷与抹黑,不要再受江泽民邪恶集团的谎言所蒙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