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丁延 (续)

【明慧网2001年9月12日】丁延离去的消息登出后,接到二姐的来信:

“当我看到在人间再也见不到丁延的消息时,泪水夺眶而出……我以前就知道,丁延每时每刻都不会配合邪恶、都会不惜生命去护法,所以经常不敢想她现在怎么样。昨天,我还是看到了我最不愿意看到的消息。丁延除了对大法的矢志不移以及对法理的深刻认识外,是那么善良、那么可亲可敬,处处考虑别人,记得一位学员当时就说过,将来的女性都应该像丁延那样。

淌着泪水回忆在广州那段日子的一幕幕:丁延有空就给大家做饭;下水管堵了,她用手去掏;为了大家都有一个好形象参加法会,她买来理发工具给大家剪发、修面;昏迷苏醒过来后还不忘记要给我修眉……当警察冲进来时,丁延为了掩护同修,想从5楼跳下去,我将她抱住,她认真地对我说:二姐,你对大法不坚信。两年前的我,怎能跟得上她那“修多高已经不重要,生命只有跟正法连在一起才有了意义”的伟大境界呢?作为同修,她无疑给我、给全球的大法弟子走出来参与正法一个良好的启迪……”

99年广州法会前的一个月中,每日与那些放下生死进京护法的默默无闻的弟子们朝夕相处,看到他们把毕生的储蓄一分不留的塞到需要钱的同修手中,自己却餐餐啃着干冷的馒头;看到他们为了能顺利的走上天安门证实大法,在北京11月寒冷的冬夜露宿荒野毫无怨言;看到他们因不配合邪恶迫害,身心承受巨大磨难,却丝毫不能阻挡他们前仆后继的证实大法;看到他们听海外弟子提到在法会上见到师父的情景,所有人脸上在昏暗的屋灯下默默闪烁着欣喜的泪光;当置身于这些平静坦荡不善言辞的弟子中,感受到他们的无私无我,才逐渐的感悟到他们的生命已真正溶于法中,所以当大法在人间遭受磨难时,他们唯有一念:用自己的生命去证实大法。

原定于11月27日召开的广州法会正是由这样一群走在护法正法最前沿的弟子在参与筹备着。

因此当24日晚传来我们的活动有可能已被警察得知的消息时,所有的弟子想的早已不是个人的安危,而是如何能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下使法会如期召开。

在为法会而准备的开幕词中这样写着:“大法为我们开创了亘古未有的修炼环境,让我们珍惜这万古不遇的机缘,为师父的安宁与尊严,为大法的神圣与庄严,也为人类社会无限美好的未来付出我们的一切,在伟大的正法进程中共同勇猛精进。唯有如此,才能对得起为宇宙众生耗尽了一切的伟大的师父,才能兑现我们曾立下的神圣的誓约,才能无愧地成为新宇宙中伟大的正觉。 ”

在过去的几个月的腥风血雨中,因为对大法的坚定无比而从常人无法忍受的身心承受中,走过了生死关头的弟子们,此时正是在用他们的生命召开这个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法会,是在用他们的生命谱写的一部部可歌可泣的护法历程去唤醒尚未走出来的中国同修乃至全球的大法弟子,“为师父的安宁与尊严,为大法的神圣与庄严,也为人类社会无限美好的未来付出我们的一切”。

当无数警察闯入17个弟子为筹备法会暂住的公寓时,那邪恶的气势阴森恐怖。然而弟子们毫不畏惧,在任何情况下都不配合邪恶。不报姓名,不跟他们走,并冲破重重阻拦,播响了“普度“音乐,当警察企图冲过来时,所有的弟子肩并肩紧紧地站在一起。从此正念之场将邪恶压倒,警察默不作声的站在房间的一侧,自始至终地看着我们在这小小的房间中庄严地召开了我们的法会。大家把法轮章佩带在胸前,举起师父的法像,集体大声学习师父的经文:《再造人类》,《位置》,《再论迷信》,《我的一点声明》。

“视死如归,我感到莫名的喜悦和庄严……我觉得修得多高已经不重要了,只因为和正法连在一起,生命才有了意义……让生命在正法中辉煌。”丁延读完她的心得体会,缓缓地脱下鞋子,一头撞墙而去。巨大的声音震撼着每一个人的心。现在回想,丁延当时的撞墙用生命证实法的举动是那么坦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