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魔窟马三家


【明慧网2001年9月13日】我于1997年4月得法,1999年4月25日进京护法,6月份到中央电视台上访说明真相,7月21日进京护法;2000年7月11日进京,在天安门广场炼功,被抓回,因为皮肤病拘留所教养院不收,无条件放回,19号被拖进洗脑班,我坚决抗争,绝食六天,被无条件放回。

8月25日在家又被无理绑架到教养院。与我同期的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采取不配合一切邪恶,照常学法炼功背经文。我们所在的班,很快成为正法集体,一人因炼功受罚,接着就有人站出来,不许罚她。结果这个人被带走了,我们室剩下的全起来炼功,邪恶没办法,只好都不罚我们了。因为我们洪法—向那些邪悟的叛徒讲清真相,唤醒他们的被魔埋盖的良知,恶警打我们,有的功友被打得遍体鳞伤。我们都没有屈服。

它们从沈阳、抚顺请来一帮邪悟的叛徒做洗脑工作,把我带到一个教室,黑板上写着师父的名,后面写着谩骂之词。我一看,不容诬蔑我师父!我上去就把谩骂之词擦掉。当邪恶之徒包围我时,我早已视死如归,所以我什么也不怕。那些叛徒所讲的,我毫不例外全部驳回,把邪恶驳得哑口无言。恶警姜永丰,进屋找碴,“是谁把黑板的三个字给擦了?”“我擦的。”他说:“我写的你也敢擦?”恶警无可奈何。我进行了一上午的正法,恶警曾艳来问行没行(背叛没有?),叛徒不敢回答,我告诉她:“没行,不会行的,永远也行不了,你就死了这颗心吧!”邪恶没有办法,再也不打我的注意了。

我们17个人以不同的方式与恶警展开了不屈不挠的抗争,邪恶没有办法,把我们送进邪恶势力的黑窝——马三家教养院,他们送我时曾预言“你们到马三家子,到那就叛变,最顽固的也就需要三天,都得叛变。”9月22日我被送到女二所一大队最邪恶的地方。到那里吃过中午饭就紧锣密鼓地给我洗脑。当他们给我洗脑的时候,我就背《论语》、背师父的经文,就是不听她们那一套,对邪恶的一切都不配合,并且提出晚上我还要炼功。他们怕我炼功,专门找人看我,不允许我炼功。从第三天开始让我蹲着。因为身体不好,蹲着血压上升,我就炼功;他们一让我蹲着我就炼功,这样我就没有每天都被罚蹲。但是每天不让睡觉。我就找恶警评理:“为什么一样的劳教,两样对待?让他们睡觉不让我睡觉,却让我蹲着?”恶警说:“因为他们与XX党一条心,你和XX党不一条心。”“十一”放假,叛徒在那玩,却以种种方式限制着我。我想:决不能纵容邪恶。于是我就盘起腿来炼功。叛徒室长就拽我的腿,她拽开,我就再盘,再盘再拽,我一看炼功炼不成,就背法、背《论语》,邪恶的叛徒不让我背我偏要背,它们就动手打我,他们越打我背的声音越响,邪恶不敢在众人面前公开打,怕惹起众怒,把我弄到水房,打我,捂我的嘴,但法的力量是巨大的,邪恶没法,找到我的手巾来堵住我的嘴,但是堵不住我的声,只要能发出声,我就背;后来给我弄到厕所,到厕所我照样背,到学员上厕所的时候,我仍然再背,邪恶是害怕法的威力的,大队长把我带到队长室,到队长室我还背。大队长拿出高压电棍电我脖子,我感到一股灼热,回头看了一眼,这时精力不集中,嘴才停止背法,接着就电我的手,但也没阻止得了我;他们给我灌镇定剂,上来四五个人把我按倒,给灌五片镇定剂,由于我反抗只被灌进三片。邪恶之徒怕不起作用,再找两片灌我之后, 同意我吃完饭后再出来背法。吃过饭我就要出来背法,“四防”不让;我说队长让我出来的,但四防说,队长早就告诉不让出来了。这样,他们也不让我蹲着了,也不找我洗脑了,就说你别与新来的交谈,由于我的坚定抗争,环境得到了改善。

春节前,我母亲病重,临危前,让我回家看望一下。回家后,家里人看我病得很重。当时我的肾不好,经常上厕所,血压高,低压120高压210,心脏病也比较严重,半个身子不能动。回家前,曾经晕倒三次,家里人看我被迫害得太厉害了,都(不包括我11岁的女儿)哭着让我向邪恶妥协后想办法再把我救出来。当时我动了情,我就答应了他们。回到马三家,我写了“三书”,恶警看我是假背叛,要求我彻底背叛,才能放我回家。就这样,我在马三家足足躺了二十多天,半个身子不听使唤,邪恶也不放我回家。虽然我的背叛不是发自内心的,但整个身心受到煎熬。这段日子里,我生不如死,度日如年,每每有轻生的念头,精神也受到了严重的摧残,处在崩溃的边缘,说哭就哭,说笑就笑。这时我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于是我振作起来:我决不能走向自我毁灭之路。当时师父的大湖区讲法中讲到:“可是呢,他心里想:我这都是骗它们的,出来之后我还炼,我还出去正法,还上天安门。可是这是不行的。因为这种观念在人这儿也都是败坏了以后才形成的,而那些神他不会这样,他没有这样的思想,他认准的路一定会走下去。”下了决心,活着就学法炼功,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为了大法死也值。第二天,我告诉队长就是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叛徒室长都傻了,开始对我更严酷的摧残。他们想给我洗脑我就给他们反洗脑,用正悟的道理唤醒邪悟者的良知,后来他们不来给我洗脑,我也要找他们在法理上谈。

4月18日,联合国人权组织代表到马三家来前夕,又组织了一次答卷,我又一次利用机会洪法,邪恶对我们没有办法,又怕对不叛变的大法弟子的迫害曝光。4月19日一早赶紧把我们二所一大队的不叛变的十名大法弟子弄到张士教养院(沈阳市),我知道名字的有:邹桂荣、孙敏、苏菊珍、尹丽萍、王力、曲彩玲。

到了张士教养院,他们用伪善的办法想分化我们,我们从马三家邪恶势力的黑窝出来的12名大法弟子(包括省公安厅的澎庚、沈阳新民县的冯宝祥)根本就不吃他们这套,他们以四比一的办法企图做我们的洗脑工作,我们也就借机从法理上给叛徒讲。我当时身体状况很不好,血压高压240低压125,心脏病加重了,并且已经双目失明,但我侃侃而谈,根本没有倦意。张士教养院一检查我的身体,说什么也不敢留我了。4月20号他们把我送了回家。

同修们,狱中受苦受难的功友们,我战胜了马三家的邪恶,最深的体会是师父在经文《大法坚不可摧》中说的:“师父要挽救一切众生,而邪恶势力却在真正地利用众生对大法犯罪,根本目的是毁灭众生。一个大法弟子一旦干了不应该干的事之后,如果不能真正认识其严重性、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一切与那千万年的等待都将在史前的誓约中兑现。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在被迫害中哪怕真的脱去这张人皮,等待大法修炼者的同样是圆满。相反,任何一个执著与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圆满,然而任何一个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圆满的关,也是你向邪恶方向转化与背叛的因素。”

我只因情关没过好,险些成为大法的叛徒,想起来就有些后怕。正告狱中的功友们,一定要坚定正念、正信、正悟,过好关,做一个大法粒子该做的一切,不要给自己所证悟到的一切抹黑,让修好的那一面放射出更加纯正的光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