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人的观念,警惕求安逸之心的掩盖


【明慧网2001年9月14日】这两天因写家信而动了亲情,不知不觉中放松了自己,过去佛教的一些东西一层层地罩住了我。

记得在我得法最初的一个月,看完《密勒日巴佛传》后,我做了一个梦,很真实地知道自己和另一位女子在一个寺庙中听佛讲法,那种庄严与殊胜之感在我醒来后仍久久不退,令我不知是真是假,但这种生生世世的佛缘与我比一般人简单的思维,却使我在不二法门的问题上栽了不少跟头。

我现在流离失所,写信时就将自己比做了出家人。写完信学法时,才感到干扰很大。《转法轮》中“佛教中的法不能概括整个佛法,他只是佛法中的小小一部分。”的“小小”两字在我天目中打了一下,“那么什么是佛法呢?”的“什么”两字也在我眼前黑了一下,我很疑惑,又非常困,想不明白就睡过去了。没多久,就有魔来袭击,在危急中我脑中返出密勒日巴佛修炼中的话,我想是对我的点化,我做起来立掌除恶,然后安然睡去,早晨醒来还有点兴奋,在电脑前工作了一会,精力总是分散。我开始除恶,立掌的时候,恍惚中,密勒日巴佛将他留给后人的一些东西交给我,让我保管。我接下来后,再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时,一下清醒了:我是修大法的,怎么能要别人的东西?这些幻景立即消失了。我才想起昨天晚上的所谓点化,我知道这又是旧势力的邪恶考验,利用我没修去的过去佛教的观念,企图让我走入邪道,从而被其利用来破坏法。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觉得头上的一顶一顶的帽子在往下掉,我想这可能是那生生世世的观念吧。

学法时,看到一条很粗大的蟒蛇的影子。我本应该立即发正念将其铲除,但在疲惫中,求安逸之心占了上风,学法最重要的借口使我没管它。到后来再也学不下去了,才立掌除恶,但这时发现自己一点力气也没了。我非常懊丧,接着工作时,心情也很烦躁,什么也干不下去,觉得自己肯定是修不成了,但又不甘心,就边做材料边听师父讲法,心情好了些,找到了自己的执著 - 还是对自己能否圆满放不下,再加上求安逸之心的纵容,使我错失了除恶的良机,又使自己陷入危机。

接连两次的教训使我深刻意识到时时刻刻以法为师的重要性,确实是不能再以任何借口来放松自己了,否则就是对法对自己对众生的不负责任。在法理上明白了之后,再接着除恶时,感觉到自身的小宇宙及相连的整个空间场的变化非常巨大。我又在正法中精进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