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心正念,理直气壮护法;根除变异,挖出深层私心


【明慧网2001年9月15日】1)正心正念,理直气壮护法

我是北美弟子,北京人,现为美国某大学研究生。99年5月,看到世界日报报导,在4.25上访事件中,万名法轮功学员临走前把警察扔掉的烟头都捡起来了,地上干干净净。在大法弟子们如此高尚的道德与勇气的感召下,我开始阅读大法书籍。经两星期的持续阅读,我突然发现长期因过度工作造成的眼痛和持续十几年的背痒消失了。半年后的10月底,我手上深达半厘米的割伤居然在第二天就愈合了。更重要的是,我的精神境界也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变得越来越能体谅他人,多为他人着想;心胸也变得开阔坦荡,更能心平气和。想起过去那为了一点个人名利,斤斤计较、痛苦煎熬的龌龊,我从心底感激法轮大法。

法轮大法得到了40多个国家的欢迎和褒奖;却唯独在他的发源地受到江氏政府灭绝人性的迫害。99年7月后,无数被逼无奈的大法弟子前仆后继,从各地上访北京,冒死进谏;到了信访局,总是还未说出话或递上信就被抓起来,失去了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2000年7月,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已高达30多位。做为一个深深受益于大法的弟子,想到伟大师尊把我从“名利情”的粪坑中捞起、洗净,使我成为一个真正的堂堂正正的人;我又怎能不去说几句真心话。于是我利用回国探亲时间走向了国务院信访办这中国最高的百姓诉怨处。临行前好心同修再三劝阻,怕我被抓。我想:我堂堂正正,为“真善忍”说句公道话,为国家民族尽点忠言,合情合理合法,它们凭什么抓我?我就不信邪。

回到北京,几乎每天天空都灰朦朦的,像个锅盖,天气炎热,还常常灰尘满天。父母吓得天天藏我的《转法轮》,每天都瞪着焦虑的双眼看着我出门,千叮咛万嘱咐,生怕我去天安门;身体也见一圈圈消瘦。我仿佛置身于一个心灵的地狱。看到地铁里、汽车上人们那或麻木或怨恨的表情,我更感悲哀。在走向永定门信访办的路上,我边问路边讲真相。行人们的劝导使我更深刻感受到了江氏政府的白色恐怖。人们劝道“进去可就是三年,何苦呢!”“有学位,有前途,被抓进去,多不值。”可是我知道明哲保身的哲学已经危害到了每个人,包括我的家人;这不是吗,就连这几位劝导我的路人,也都是个个心慌紧张,左右环顾;生怕厄运临头。想起明哲保身,私心,怕心使得每个人都在推波助澜,致使整个民族道德大滑坡。今天几乎是在路上杀人放火、偷盗强奸都没有人管;到了人不象人的程度!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站出来为正义真理说句话,这灾难与变异岂能发生?明哲保身最终是害人害己。于是我义无反顾地迈向了这“吓人”的信访办──百姓的诉怨处。

“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威德》)。我就在胡同里外的警察便衣眼皮下径直走入信访办。其实我从不认为我该被抓,因为我修的是“真善忍”──宇宙中最正的法理。我也根本不怕被抓;因为为了维护“真善忍”,我愿把牢底坐穿;那将是我生命的最大荣耀。于是我从容地在大家围观下填好表,递上信。在紧接着的拘留审讯中我堂堂正正,正言以对。一恶警说我讲的都不是事实;我直言道,是不是事实,你心里很明白,如果这国务院信访办都以这么多警察警车对付法轮功学员,那地方上的迫害还用问吗?头两次审讯他们都没问出我的住址。我告诉他们父母亲人已经很担心,我不能再连累他们。再说我们上访是申诉政府的错误政策、申诉冤屈,这与我的家庭住址有何关系。你们要住址的目的就是要搞株连迫害。随后又上来个老警察,我依然正言相告,他皱着眉头也走开了。于是一年轻警察骂骂咧咧,撕掉了我的上访表格,说是不知道该怎么处置我。中午时我善意地想跟监视我的警察交流,被他恶狠狠地拒绝了。我想对我的拘留审讯是违法的,我应该离开这里。看到警察还在低头吃饭,我拿起书包,目不邪视,大步走出审讯室,进入办公楼,发现了信访办的后门,于是从容地离开了这被警察接管了的百姓诉怨处。

离开了国务院信访办,我来到坐落于厂桥的中共中央信访局。由于其不再接待来访,我径直走入路对面的厂桥治安管理处。里面有7、8个治安人员。我开门见山告诉他们我来这为法轮功上访,已有30多位无辜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被折磨致死而且死亡人数仍在持续上升;不能让这样的邪恶再继续了。他们都面面相觑,惊愕于我的胆大。最后他们只有劝我说这事你管不了,叫我赶快走。从这我认识到,只要人还配当人就应当知道“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正。自古以来邪不压正。邪恶势力的全面毁书、动用整个国家机器造谣、诽谤、逞凶正是它们卑鄙、心虚的最好证明。

记得在上访前,看到老学员有的每周末按时去洗脑班学习,心里真是着急。我们确实需要小心,但是正的怎能怕邪的!我们应当摆正心态,理直气壮地去维护大法。国内有10多亿人需要救渡而邪恶的宣传铺天盖地,我们应该拿出点大道天地行的精神,有力可擎天的气魄,因为我们是大法弟子,修的是宇宙的根本大法。我常常背上一书包真相资料去投递信箱。有一次在一栋高楼下正投放资料时,一位某报投递员突然来到并抱怨地问我,什么资料那么厚,使她的报纸都很难投入。我认真地回答她说,我在投递人们最需要的资料。于是她静静地看着我一个个投递完剩下的几十个信箱,堂堂正正离开。

我并不想说自己做得有多好,照正法弟子的标准,我真差得很远。我只是想用我的经历告诉大家,其实邪恶真的是纸老虎。当你真正摆正心态,理直气壮做事时,你就能镇住它。当你正气凛然,毫不畏惧时,你就会令邪恶害怕。反之,我们潜在的怕心会让邪恶有机可乘。大法弟子们的正念正行是邪恶最害怕的。

又一年过去了,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从30多名上升到270多名;由个别的被迫害致死上升到对万家劳教所15名女学员和长林子劳教所10多名男学员的集体谋杀;由意外杀害上升到当众强暴、活活烧死、用车拖死。毒打、刑罚,关押,劳教,判刑,精神病院;种种暴行,令人发指!国内的那个政治流氓居然说,正是因为法轮功讲“真善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才拿法轮功开刀。这真是邪恶到了极点。

秉持“真善忍”的人们就这样一个接一个地被虐待致死?我的心在滴血!如果我是人,我怎能无动于衷?如果我是神,我怎能允许邪恶继续逞凶?

在这宇宙中不应有这样的邪恶存在。在这地球上不应有这样的恶魔横行。于是今年8月我毅然决然加入了华盛顿大使馆前绝食呼吁的行列。绝食期间得知,针对沈阳马三家劳教所,130多名为抗议非法关押,集体绝食已长达3周的法轮功学员,沈阳610办公室居然放话“宁可违法,也绝不放这些人”!而大使馆对我们和平递交请愿信也是一次次无理粗暴地拒绝。这一切邪恶至极的表现使我进一步认清了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善良生命的无视与冷酷。

想起师尊“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的教诲,面对这完全不可救药的邪恶,向民众真正讲清真象,证实大法的伟大,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破除邪恶那破坏正法、毁灭众生的卑鄙企图。于是从正法大局着想,为进一步揭露这流氓恶毒至极的迫害,在绝食的第十天我们6位绝食呼吁者,怀着对人类公正与正直良心的信心,从绝食中来到纽约联合国;强烈呼吁作为和平使者的联合国敦促江氏政府尊重宪法,立即释放沈阳马三家130名被无辜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实施的国家恐怖主义,停止对人类善良本性的摧残。

2)根除深层变异,挖出隐藏私心

邪恶正使用一切卑鄙手段破坏正法、毁灭众生,虐杀大法弟子。SOS紧急救援既是针对在关押中承受着酷刑迫害的弟子,也应是针对我们每个人那没走出人的那些执著心。SOS紧急呼吁,我们不能再游移,不能前怕狼后怕虎;我们要坦坦荡荡走出来,因为我们证实的是“真善忍”──这宇宙的真理,多么伟大、多么殊胜、多么庄严。我们做着宇宙中最正的事,哪里有害怕的道理。哆嗦的应是邪恶,因为等待它们的是必然的灭亡。我们就是人间的护法神,我们要把一切诽谤大法、诬蔑师尊的展览,标语全部撕下,不允许其继续毒害众生。我们要把讲清真相,揭露邪恶的资料投向千家万户,让邪恶无处隐藏。

我们伟大师尊早已明示“你看到杀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问题”。我们都从法中受益良多,如果在现今邪恶如此迫害大法之时都不能站出来,那连常人中的见义勇为者都不如,又何谈修炼?!有些人常说要符合常人状态修炼,可什么叫常人状态?我们应符合的是一个真正的人的状态,而不是去符合那道德败坏之后了的、变异了的常人状态。需要警醒,绝不能让任何观念成为我们怕心、私心的挡箭牌。

有一些人在想:师父何时结束正法?可是我们潜在的怕心、隐藏的私心在另外空间形成一个场,邪恶就在利用这个场滋生、逞凶。现在每天都有大法弟子被关押、被酷刑虐待、被杀害、被强暴,我们做为一个正法修炼者,岂能坐视不管。那不能站出来的人,那只想从法中受益而不愿为正法付出的人,在人的眼里看也是些不好的生命;又怎么谈得上修炼圆满?这件事情如果真的结束了,达不到标准的人会有什么结局呢?

目前这疯狂至极的迫害也正昭示着邪恶已经黔驴技穷;黑暗即将过去,黎明就在眼前。我们伟大的师尊一直在巨大的承受中慈悲等待。让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跟上师尊正法的进程,尽早挖掉在麻木、胆怯、顺从、懈怠、求安逸背后那颗隐藏着的私心;堂堂正正站出来,正心正念,讲清真相、破除邪恶,救度众生;做一个顶天立地的,为了真理舍命而不足惜的,宇宙中金刚不动的最正的生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