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正义善良的汤米.柔敕先生

SOS徒步穿越爱尔兰札记(四)

【明慧网2001年9月15日】本来我们要打算去另外一个郡,可是芭芭拉修女告诉我们克拉凯尼镇正有个艺术节。于是我们决定改变主意去克拉凯尼镇。

接受电台采访和克拉凯尼市长、汤米.柔敕先生在市政厅合影
和约翰.米基尼斯议员、汤米合影在街上洪法炼功

克拉凯尼镇坐落在爱尔兰的中南部,是一个历史悠久的镇子,镇子中的几处古堡更是平添几分古朴和深远的气氛。在来克拉凯尼镇之前,泡特里使的梅给她的朋友芭芭拉打电话,请她帮忙。在头一天晚上,这位芭芭拉女士打电话说,自己好几年不在克拉凯尼镇了,和很多人都失去了联系,不知能不能帮上忙。还好,第二天一大早她就给我们打电话说:行了,联系上了当地的电台,让我们赶紧去好赶上上午11点的节目。我们加紧行程,终于按时到达电台。正好当地的国际特赦的成员汤米.柔敕先生也跟他的朋友麦克尔一块儿来到了电台。

说起汤米.柔敕先生,这中间还有一段小插曲。我们在都柏林的老朋友,国际特赦的特瑞.巴特勒先生,曾提过他好几次,说汤米非常能干。于是我在来克拉凯尼镇之前给汤米打了电话,他说他得去都柏林的机场接人,上午10点以后才能回来。于是在我们得知电台要采访的消息之后,就和汤米约好了在电台见面。

电台的节目主持人苏.那恩小姐真是个非常有经验的主持人。她问了很多听众感兴趣的问题,而又留了大部份的时间让我来回答,给我机会让我介绍大法,以及国内发生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情况。采访完,我们又向那恩小姐介绍了一些国内弟子遭受迫害的例子,那恩小姐是极有同情心的人,她感叹江泽民政府太邪恶了,连8个月的孩子也不放过(指王丽萱母子)。离开时我们将一套真相资料送给了那恩小姐。

汤米问我们,是谁帮我们联系了电台,我们告诉他是芭芭拉女士。他说没准我认识她呢。汤米在国际特赦克拉凯尼小组作义务成员已经有很多年了,所以非常有经验。他说,我带你们去见一个议员,只是不知道他在不在。汤米开车带我们来到了议员约翰.米基尼斯的办公室。巧得是,约翰.米基尼斯先生正在办公。秘书告诉汤米你们自己上去吧,他在楼上。看得出汤米和他们的关系很好。约翰.米基尼斯先生请我们入坐后,仔细听我们介绍国内迫害的情况,而且非常关心赵明的处境。他说,以前也读过一些有关法轮功的报导和资料,但是总是没有今天和你们面对面地谈感到更加真切。他表示一定会想办法帮我们。他又问了汤米联系了当地的媒体了没有,汤米告诉他我们刚从电台出来,但是报社的记者在休假,只有主编一个人,正忙着采访艺术节,没时间来。米基尼斯议员说我来给他们打电话。他说着就拨响了他面前的电话,他终于把忙得团团转的摄影记者找到了,并约好了见面拍照的事。议员先生在得知我们下一站要去的地方是沃特福得的时候,就又跟沃特福得的电台打电话,给我们联系好了要找的人,可以接受采访。看见汤米和约翰议员如此设身处地替我们着想和服务,我们的心里岂止是感动两个字能形容的,真是人类的语言不够用了。

我们原来约好和克拉凯尼镇的芭芭拉女士在一家咖啡店碰面,可是汤米又说,你们去市政厅了吗?我们说没有,只是去了郡政府递交了信和资料。汤米说我打个电话看看,刚好市长有时间,我们就来到了市政厅。市长在开会,秘书小姐说我们等一会儿他就来了。市长先生高高的个子,身上还挂着绶带。他请我们来到他的办公室,听我们介绍了我们这次SOS步行的目的和国内的情况。市长同样表示他会尽一切最大的努力来帮助我们,他还请我们在他的来访客人的签名本上签字留念。他同时邀请我们吃午饭,尽管他自己还有事不能参加,但是,花费由他来出。正好饭店和我们要给报社拍照的地方是在一个饭店。我们就匆匆地给芭芭拉女士打了电话,告诉了她我们要去的地方,来到了这个饭店。原来约翰.米基尼斯先生和报社的摄影记者早已经等在那里了。拍完照,就在饭店里等芭芭拉女士来了之后,一起共进这顿市长请客的午餐。

汤米吃饭的时候问我们要不要他开车送我们一程,我们谢绝了他的好意,说我们要自己走。他说,从克拉凯尼镇到沃特福得镇的这一段路程非常窄,而且蜿蜒崎岖,车又多,走在路上很危险。我们还是坚持说要自己走。吃完饭的时候,他又跟他的朋友麦克尔说,麦克尔,你不是要回家吗?麦克尔说是啊,那正好,我就把你送回家,正好可以带上这两位朋友。我听着他们的一问一答,心里感动得不知怎么好。因为我知道麦克尔本来打算在克拉凯尼镇待上几天,我刚见面的时候问过他。我们真的不忍心拒绝他们的真诚友善的心,就说,那就把我们送出镇子吧。出了镇子一看还真是,道路非常的曲折,而且非常狭窄,只容两辆车对开,大部份我们经过的路上,在双黄线和路边的草地上都有一些距离,可以行走。但是这条公路,双黄线紧贴着路边的土坡,根本就没有可以走的地方。所以我们就这样由汤米开车将我们送到了沃特福得市。但是汤米每到一个小村落就停下来,我去当地的商店、加油站之类的地方放些简介。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