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大法弟子受迫害情况


【明慧网2001年9月15日】以下凭本人记忆记录,可能会有一些出入。

1. 大法弟子X,自99年7.20以后,一直受到锦州某地区当地(临安)派出所人员的骚扰。当地派出所为达到监控X的目的,不惜每月花500元,雇一流氓监视其居所。该流氓随时骚扰X家,敲门时声音很响,X与其女儿(X的丈夫,也是大法弟子,已被抓)经常受到这种莫名的惊吓。为避免这种骚扰,X决定搬家,另找一住处,以求安静的生活,结果当地派出所人员竟上报通缉X,并以几万元奖金悬赏。2001年春节,X带女儿回娘家过年,被当地派出所人员骗至警署,进行非法审讯:“这几个月你去哪里了?”“我搬家了。”“你怎么不经过我们同意就搬家。”“我搬家是我个人的事,为什么要经过你们同意?”“你知道你现在是什么吗?”“是什么?”“你现在是黑五类,我们正在通缉你。”“我怎么会是黑五类,谁给我下的定义,我只是搬家寻求安宁生活,又没犯什么法,你们为什么通缉我,而且还把我骗到这里来。”这是其间的一段对话,目前X情况如何,不太清楚,当时关于锦州第一看守所据说会判刑。只因为X修炼大法,就这么对待她,修炼几年来,X身上的许多疾病均已消失,这足以证明大法的威力及可信性,为何就因为X修炼大法就这样对待,这是什么样的黑暗。

2. 大法学员Y,曾被关在锦州第一看守所,现被关在马三家。在锦州第一看守所期间,曾有这样的一段经历:锦州610办公室以李协江为首的邪恶之徒们,于某天的下午3时左右提审Y,把Y带出了锦州第一看守所,于半夜2—3点左右带回看守所,回看守所时,人已经不能坐下了。

3. 大法弟子Z(辽宁锦州),有如下经历:邪恶之徒为达到他们的邪恶目的,用尽各种手段,但均告失败,随后他们用香烟烫Z的手指,烫第一个手指时,Z稍微感觉一点痛,但Z马上想,不痛就不是修了。正念一出,烫第二个手指时就不觉痛了,等烫到第五个手指时,邪恶之徒自己都不好意思再烫下去了,自己找了个台阶下,走了。一招不成又生一计,邪恶之徒曾用电棍电Z,但没用,这次他们把Z关进一小屋,地上撒满了水,让Z脱光衣服站在水中,随后邪恶之徒用电棍电地上的水,但在大法弟子强大的对大法坚定的正念光耀下,邪恶之徒再邪恶也只能是显得苍白无力,大法弟子Z索性双盘开始炼功。邪恶之徒没办法,只好把Z关进劳教所。在劳教所里,管教只允许Z一个人炼功。之后,劳教所带Z去医院,要强行用药,Z对医生说:“你要强行用药可以,但因此而发生的一切后果由你负责,我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医生放弃了强行用药。之后在医院拍片后,发现Z肋骨断裂,劳教所问Z为何而断,Z反问道:“这个问题去问那些审讯我的人,他们是怎么审讯的。”随后,劳教所找了个借口,说Z有病需保外就医,把Z放了。

4. 锦州610办公室,以李协江为首,看其名字就知其如何邪恶,对待大法弟子使尽了各种手段,许多大法弟子被其送至马三家。并以各种名义,骗取大法弟子及其家人的钱财,少则1~2千元,多则5~6千元。锦州第一看守所(所长:杨站长,申站长)配合610办公室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其邪恶程度不亚于马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