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的湖北襄樊市劳教所

【明慧网2001年9月16日】自99年法轮功被非法取缔以来,湖北省襄樊市政法委、公安局、610办公室及个别领导积极充当江氏流氓集团的马前卒,多次对襄樊、枣阳、老河口等地的大法弟子进行残酷迫害。2001年春节前后强行抓走大法弟子60余人,至今未放。2001年7~8月间,各地派出所又在市610办公室的直接指挥下四处搜捕大法弟子,并将部分坚定的大法弟子强行关进设在襄樊市劳教所的“洗脑班”进行非法强制洗脑,手段极为卑鄙和残忍。

1,打着“法制教育学校”的幌子,行诈取钱财之实。

为了掩人耳目,襄樊市劳教所的“洗脑班”特意制了一块“襄樊市法制教育学校”的牌子挂在门口。凡被送进来的大法学员,无论其单位或家人,均被告知必须先交纳两千元现金做为进班的费用。

2,毫无人性地将心地慈善的法轮功学员与劳教犯人关在一起,利用劳教所的犯人毒打、监视大法弟子(至少2~3名劳教犯人看一个法轮功学员),逼迫大法学员放弃修炼。劳教所要挟这些犯人:“如果他们不放弃修炼,你们就将被加期。”

3,用体罚、打骂、恐吓、重体力劳动等手段折磨大法弟子,逼迫其放弃修炼。

凡被非法送来的法轮功学员,一进劳教宿舍,不问青红皂白,先遭一顿毒打:架飞机、下跪、被揪住头发用膝盖猛撞胸部、用几寸粗的胶皮管狠抽脊背,用烟头、打火机烧学员的脚趾……各种整人方式层出不穷。管教干部每日还强迫法轮功学员参加极重的体力劳动:挖方、背水泥、搬砖等。

4,采取文革时“洗脑”、“批斗”的方法强迫学员放弃大法修炼。

劳教所每隔一定时间,就组织劳教人员及法轮功学员看邪恶的“揭批录像”,看后责令人人写揭批材料,人人过关,不写者就对其围攻,谩骂,侮辱,采用体罚和不让睡觉等恶毒手段加以摧残折磨,对态度坚定的大法弟子,不让家属见面。

目前襄樊市劳教所还关有20余名大法弟子。据悉,襄樊市610办公室又准备将一批法轮功学员非法投入劳教所。

这里我们呼吁全社会一切正义之士和有良知的人们共同制止这一残害善良、践踏人权的恶行,救援正无辜遭受迫害的法轮功群众。同时我们正告那些被江氏集团利用的无知生命: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有报,毫厘不爽,行恶者必遭恶报!

恶人榜:
姚人安:襄樊市政法委书记 电话:0710-3511668(宅)
王XX:法教班教导员 电话:0710-3564164(办)
石XX:襄樊市劳教所所长 电话:0710-3563840
朱XX:襄樊市劳教所副所长
李振国:隆中派出所所长
孙彦军:隆中派出所指导员
襄城分局政保科电话:0710-3513195



湖北襄樊市法轮功学员受迫害事例

(一)

邹远涛,男,29岁,湖北襄樊609研究所职工。98年11月底开始修炼法轮功。自99年7.20以来,因依法上访、炼功、散发真相资料等多次遭江氏邪恶集团迫害,曾被非法送进看守所、精神病院、拘留所、劳教所等处残酷折磨。

2001年7月25日晚,邹远涛到襄樊一功友家拜访,遭恶人举报,被当地派出所当晚非法押送至襄城公安分局拘留所关押。次日上午被隆中派出所指导员孙彦军及警官杨卫强行送进设在襄樊市七里店劳教所的“法教班”强制逼迫放弃修炼。

邹远涛坚贞不屈,不配合邪恶,高呼“法轮大法好”等,被劳教所犯人从一楼拖至三楼劳教宿舍毒打。劳教犯人一大队班长王志勇、105室组长李鹏(27岁)以及其他劳教犯人林祥云(23岁)、刘伟、李栋虎(20岁)、张震(23岁)等轮番对其毒打:用皮鞋踹、揪住头发用膝盖猛撞胸部拧住两臂“架飞机”、用几寸粗的胶皮管狠抽脊背、用烟头烫脚趾,用板凳砸手脚,从上午10点多一直打到晚上开饭,邹远涛被打成多处内伤,惨不忍睹。没有人性的它们晚上又强迫其罚站,不让睡觉。

邹远涛在劳教所先后两次绝食抗议迫害期间,遭劳教所干部强行灌食:五、六个犯人拽住手脚,摁坐在地上,前面用凳子压住腿,后面有人按头、捏鼻子,用竹棍撬开牙齿,强行把可乐瓶的三分之一硬塞进嘴,致使他几乎窒息,喉咙被挤破,吐血。

8月13日,邹远涛开始第二次绝食抗议。绝食第五天劳教所仍强迫其参加劳动。他实在支撑不住,倒在地上,班长王志勇、劳教所所长朱XX仍不放过,将其拖至太阳下暴晒,直至他快虚脱了才拖回劳教宿舍。劳教所所长石XX扬言:“整死你们就象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绝食也要给我干活,到时候死了算自杀!”第六天,邹远涛已无力下床,班长王志勇、组长李鹏和犯人林祥云将其强拖下楼站队,结果邹昏倒在操场竟无人过问,待开完饭后,才将他挟回宿舍,第七天,邹远涛奄奄一息,身体严重脱水,劳教所害怕承担责任,才让家人将其接回。

现邹远涛为免遭迫害,已再次离家,流离在外。

(二)

任成录(男),李献华(女),夫妻,均为襄樊市合力公司职工,任为合力公司原车间主任。夫妻二人均于96年得法。99年江XX一伙非法取缔法轮功后,夫妻俩带上十几岁的女儿于99年7月、10月曾两次举家上访为法轮功鸣冤。后任成录被送襄樊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月,李献华被单位保卫处非法拘留。放回后,单位不让二人上班,停发二人工资,单位保卫处还派人长期对其家进行监视,不许外人拜访,限制他们的行动自由,致使其家生活困难。2000年3月,任成录因坚修大法,不向邪恶势力做任何保证,被当地派出所从家中骗出送襄樊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达半年之久,直至2000年9月才被放回。李献华也于2000年6月因在烈士陵园炼功而被当地派出所拘留数天。2000年12月底、2001年2月,李献华、任成录夫妻俩又先后在家中被檀溪派出所无故非法绑架,并送襄樊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情况不明。现在他们十三岁的女儿在外无人照管,生活、学业无保障,单位、派出所对此不闻不问。

(三)

易柏生,男,29岁,大学学历,襄樊市二汽产业开发区车厢厂技术员。96年得法,99年7.20后,曾两次被当地派出所拘留。2001年8月10日被当地派出所从单位非法绑架,送至设在襄樊市劳教所的“法教班”强制逼迫放弃修炼。一进劳教宿舍,便遭毒打。劳教犯人一大队班长王志勇、105室组长李鹏以及其他劳教犯人林祥云、张震等轮番对其毒打:扭住双臂令其“架飞机”、摁住头肩强令其下跪,又打倒在地用皮鞋猛踹其背部、腰部,狠踩其手及腿脚,下重拳击其前胸,恐吓要用打火机烧其手臂,还嫌不够狠毒,宿舍内犯人坐的结实的小方凳被用作打人工具,竟然被砸坏。此后,因易柏生绝食抗议迫害,恶人王志勇又带人对其多次进行毒打,其他打人凶手还有李栋虎、刘群海。只一个星期,易柏生就被打得体无完肤,从前胸到后背,大腿、小腿及两臂,乌紫青肿处就达十余处,小腿外侧一处伤口已溃烂、化脓,躺在床上,疼痛难忍,辗转难以入眠,经常咳嗽不止。

(四)

朱光远,男,襄樊市铝材厂下岗职工。96年得法,99年7.20后,于99年10月、2000年7月数次进京上访,多次被襄樊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2000年10月,因被怀疑传递大法资料,组织学员进京,被送至襄樊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2001年6月被非法送沙扬劳教一年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