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麻城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2001年9月16日】我们是1999年春开始修炼的大法学员。从得法至今,我们在大法的佛光普照下,心灵得到了不断地升华,本体也得到了不断地净化。99年7.20以来,江泽民邪恶流氓集团大肆迫害大法,残酷镇压全国大法学员,手段毒辣,罪大恶极。大批学员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迫害,致死、致残、家破人亡、流离失所的人数无法统计。我们湖北麻城铁门地区也不例外,大法学员多人次被搜、被抓、被强制抓到派出所参加“洗脑班”。对我们进行非法关押、审讯、强迫写保证书,下面我们仅将2001年3月的一次洗脑班,邪恶之徒对大法学员残酷迫害的罪行揭露如下:

1. 打家劫舍

派出所一伙邪恶之徒,一进我们学员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或证明,就在楼上楼下翻箱倒柜,连墙空、挂图等处也不放过。把搜到的大法书、师父法像拿去毁掉了。抄完了家把我们全都带走。

2. 非法审讯,施用酷刑。

派出所里一个姓王的和一个不知名的恶警,见我们几位功友家大门上贴的春联写着:“心灵净化攀新宇,道德回升做真人”,“忆古昔行善积德为根本,看当今兴魔乱世待劫诛”等,便把一位姓唐的男学员带到一间隐蔽的房间,强迫他跪在地上,破口大骂,还要强逼他承认写对联是“反动行为,是反对党、反对社会”。没能如愿时,就一次又一次地用钢条抽打唐的手、腰部,一次又一次地对他拳打脚踢,晚上还将他关在牢房里,不准他自由活动。

公安还逼迫一位姓梅的男功友脱去上衣和裤袜站在盛满冷水的脚盆里半个多小时。有的女功友也曾遭此冷水冰冻之苦。

3. 逼迫学员写保证书。

在洗脑班期间,一个姓梅的工作人员多次要求所有的学员写保证书。对一位姓唐的女功友采用的手段更为卑劣。学员说是大法救度我,我学大法没有错,我不做没良心的事。我也不写什么保证书,我也不会写字,我也不要别人代写,我要永远炼下去。姓梅的便说:“你要不写保证书,你就出不了洗脑班。”唐说:“我出不了洗脑班就不出,哪怕是坐牢,坐穿牢底我也不怕 。”姓梅的见威逼落空,就逼着唐的家属、亲友出面做转化工作并暗地里写好保证书,然后把唐骗到她的女婿家,先是对她施加压力,进行威逼,见她不动心,姓梅的就和另外几个人一齐动手,有的按住她的身子,有的按住她的双脚,有的抓住她的手,往事先准备好的保证书上摁手印。

4. 不让炼功祛病健身,不准学法做好人。

派出所的一个姓王的和一个不知名的家伙在审问一位姓唐的男功友时,功友说:“我炼法轮功前一身病,花了不知多少钱,吃了不知多少药,治了多少年都没有效果,炼功没有花一分钱,没有吃一粒药,病全好了。更重要的是,学法轮功走的是一条最正的路。他能使人道德回升,行善做好人,做比好人还要好的超常人。”姓王的恶警察居然说:“什么道德回升,什么行善做好人,什么祛病健身,这都不行,有病自己去治,治不好就算了,为什么非要炼?”看这些邪恶之徒连人们祛病健身做好人的权利也想剥夺,真是可鄙又可悲。

5. 强行罚款。

交1000元所谓的保证金,和每天20元的生活费。他们硬逼学员的家属四处筹借,有的准备买生产资料的钱也被强要去了。

以上就是我们向世人揭露邪恶在铁门地区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学员的一些罪行。让我们共同铲除邪恶、窒息邪恶从而减少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救度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