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为师 坚定正法修炼

【明慧网2001年9月17日】2001年8月8日,在讲清真相中,由于不明真相的人举报,我落入了魔爪。邪恶之徒将我带到公安局政保科。政保科的人问我姓名,材料来自哪里,等等,我默不作声,心里发正念铲除邪恶。这时政保科长说:“不说?给她带上手铐。”于是拿手铐来铐我。我这时想起了师父的话:“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地维护法,因为你就是大法的一员,坚不可摧”(《大法坚不可摧》)于是我坚决不配合,这时,两个政保科人员对我又抓又打,打了好几个嘴巴子,并抓住我的头发,踢我的小腿,把我按在床上,(这期间持续四、五分钟)给我上了手铐,这时我给它们讲法理,并告诉它们善恶有报,因果报应,让他们无条件释放我,当时我的心非常平静,心里默念师父的正法口诀,铲除其背后的邪恶因素。

只见这位科长,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并要我讲出材料的来源,我说:“我没有犯法,把手铐给我打开,否则我不会说一句话,你们打我骂我,我一点儿也不忌恨你们,因为你们是不明真相、被邪恶操纵的生命,请你们不要对大法抱有敌视的心理。”于是他们放开了手铐,并要我在材料上签字,我坚决不签,并要求它们放了我,这时他们又露出凶恶的嘴脸,三个人过来按住我,又给我上了手铐,说给我找一个地方。我坚决不配合,他们三人拖着我,从五楼往下走,我的鞋被他们拖掉了,脚、头磨在楼梯的台阶上,钻心的痛,但我仍然启发他们的善念,我说:“你们没有父母,妻子,兄弟姐妹呀?如果是你们的家人,你们也这样做吗?你们有没有人心呀?你们这样迫害大法弟子,会遭报。”但他们还是把我一直拖到一楼,抬上了车,送到拘留所。

在拘留所里,拘留室关了十多人,其中四名大法弟子中的三名已被非法关押20天。我把师父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和经文《正念的作用》的主要意思告诉了她们,她们听后,非常高兴,更加坚定了正念除恶的信心。

听她们讲,最近从这里走出去的几位大法弟子,通过绝食抗议,堂堂正正地走了出去。师父说:“这一切我是不能承认的,所以要清除它,包括这场邪恶”(《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既然师父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那么我们更不应该承认它,更应主动窒息邪恶,所以我决定绝食抗议,直到他们放了我为止。我跟他们说:“我绝食绝水目的是证明大法是清白的,修炼大法无罪,我们都是非常善良的好人。”在我的带动下,曾绝食九天失败的另二位同修也坚决地表示绝食抗议。我们时刻牢记师父的话,并背诵《精进要旨》中的一些经文,还有《洪吟》等,当有不好的思想念头出现时,坚决铲除,并时时发正念铲除政保科及拘留所中的一切邪恶。在拘留所里,还有其它11人。她们是偏远农村土地纠纷被抓来的,我们抓住一切时机向她们洪法,并向她们讲述有关的法理,让她们也时刻保持正念,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有几位表示出去后,一定要学法、炼功。

在我进去的第五天,政保科的人来取材料,我向他洪法并澄清大法是无辜的,并告诉他善恶必报的天理。第二天,我的家人来劝我,只听她们七嘴八舌地说一些让我写保证的话,我想,这一定是邪恶的魔在利用家人,于是我发正念铲除其背后的因素,并告诉他们,我坚决不能写保证,我来到人世间的目的就是助师正法,怎么能当叛徒,背叛师父呢?你们都回去,把心放一放,过两天我肯定能出去。这时政保科的人进来说:“她不写,你们替她写也可以。”我坚决地说:“如果你们写的话,我会把这张纸撕掉。”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大法坚不可摧》)同时我声明:假设我真的死了,绝不是自杀,是被邪恶迫害的,因为国际法上有规定,绝食5天必须释放(我已绝食6天),你们必须马上无条件释放我,假如我死的话,那么大法弟子一定会向全世界揭露你们的邪恶。

又过一天,拘留所所长把我叫到楼上,说只要我写要求上班字样,就马上放我出去,并一再强调,绝不是你不吃饭才放你的。我这几天绝食,几乎天天都呕吐,并且吐时带血,可能是嗓子卡破了。这时我想起师父说的一句话:“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去掉最后的执著》)当时我想,写要求上班这是我的权利,我应该这样做,就同意了。当我站起来时,我的头昏昏的,当我往前走时,几乎东倒西歪,差点撞到墙上,然后又恶心又吐,这时我想,是不是自己做的不对,还有人的观念存在,心里是不是没在法上,是不是对邪恶放纵了呢?这时我想起师父的话:“长期以来大法中的众生,特别是弟子一直对法在提高心性方面存在着一种不同层次的误解。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道法》)那么,我写这个要求是不是人的方面占了上风了呢,是否还有一些私心呢?我悟到了,我不应该写。这时政保科的人把写好的材料递给我,让我签字,我看后,说这不是我想说的、做的,然后把材料撕得粉碎。记得师父说:“……当谁要来迫害这个法,那么作为一个弟子,作为大法的一粒子,你应该如何做呢?你不应该去把真相讲出来、叫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吗?这是站在你自己角度去讲,你是大法的一粒子,你就应该起这个作用。 ”(《李洪志师父在美国西部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的演讲》)于是我继续向他讲清真相,启发他的善念,并告诉他对法的一念就定了自己的未来,希望他在正法中摆正自己的位置。他当时没有说一句话,又把我送回拘留室。

虽然他们没有放我出来,但这时我却觉得自己身体轻飘飘的,一切不好的症状都消失了,一位狱友说:“真看不出来,你九天不吃饭还这样有精神。”我说:“这是大法的威力。”接着我们几位功友又一起讨论,发正念驱除邪恶,并用意念指挥邪恶无条件释放我们。出乎意料的是下午三点多,他们居然放我出去了。我终于堂堂正正地从拘留所中走出来。

通过这次正法修炼,我认识到自身还存在许多不足,如:情太重,遇到突发事情没有用本性一面去做,险些让邪恶钻了空子。从而使我更加认识到以法为师,修正自己,修纯自己显得多么重要。

在此,我声明一下: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家里人所说、所写或向邪恶保证什么全部无效,作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