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走出个人修炼的框框

【明慧网2001年9月18日】两年来一直在做着揭露邪恶、讲清真相的事情,看到有的弟子走不出个人修炼的框框很着急,做了不少工作。但最近随着不断学师父的新经文,忽然发现自己在正法修炼的状态中,也仍保留着很多个人修炼的局限,因此在过去的正法中很多情况下没能更好地起到正己、正人、镇邪灭乱的作用。意识到做了很多大法工作并不意味着完全走出了个人修炼的框框。下面举几个方面的小例子。

一、“大事做好小节忽略”是个人修炼的局限所致

两年来正法进程飞快地进行着,能够正确从法理上悟道,做好作为大法粒子应该做的,同时带动周围的学员整体提高、让每个人都起到大法粒子的作用、最大限度地履行自己的誓约,已经阻力重重,特别是在师父“心自明”发表之前。在这种情况下,我曾不知不觉地对很多所谓的小事放低了标准,比如个人仪表的整洁庄重、工作环境的整洁有条理、有急事或不同意见时对人说话的态度、对家人和朋友的关心等等,不象过去那样严格要求了,常常一次次没做好也不在乎,似乎觉得这些都是个人的事,可以放一放,先把大法的事做好再说。

后来在正法实践中逐渐认识到,全体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一个大法弟子的所有言行也应该是有整体性的,应该随时向人们展现出大法的威德,大法粒子放下常人的“个人”或者“自己”的观念才能把大法工作做好。而且,象“脏乱差”和“态度上不尊重他人”这些事,从人类社会哪个层面讲都不是好事,常人中的文明社会也是排斥这些东西的。很多常人往往看修炼人、甚至个别修炼人的言行整体判断大法,他们的观念是错误的,但是如果我们任何时候在社会上、家庭中都能够作为大法的一粒子表现出很正很善很无私的言行,那么世人自然会对大法生出敬意、对修炼人格外尊重。反之,人家会觉得你学了大法也不过如此,某些方面还不如有的常人,等等,不尊重修炼人,甚至产生对大法的误解。

所以说,“大事做好小节忽略”的想法是常人做好人的一层标准,对修炼人来说不过是个糊涂观念,使修炼人的思想局限在个人的框框里,局限在不高的心性层次中,不能完全站在法的基点来正己、正人、证实大法。其实,修炼人在艰难环境中的“怀大志而拘小节”,也有助于展现大法的威严与神圣,让我们在做大法工作时拥有的更多的善心、智慧与真正的自在。

二、祛除讲真相过程中的求安逸之心

如果有同修问:是为了救度世人讲真相,还是为了做大法工作讲真相?答案只能是前者。可是后来我发现,自己两年来在朋友和家人中讲真相,常常带有求得他们认同我做大法工作的成分,没做到完全出于对每一个生命的珍惜和负责感,为了帮助他们认识到大法好而讲真相。这不是在法理上不明白究竟,而是一定程度的求安逸之心让我选择了先做自己觉得更重要的事。同时,经历过老一辈XX党教育的人可能会想到,这很象常人中那种“大公无私”地为了自己的革命事业而牺牲家人前途与利益的心态,而不是从修炼人救度众生的角度,把家人也看作众生的一员慈悲对待。也正因为有这颗心,每过一段时间,都不得不在矛盾中继续争取家人的理解才能按大法的需要做好自己该做的大法工作。

比如99年镇压开始的时候,一段时间内我迟迟没有跟家人讲我在做很重要的大法工作。虽然当时很象一个好的地下工作者,争取了时间避免了麻烦,可现在想想,无非是觉得在当时谎言铺天盖地的情况下让不修炼的人相信真相很困难,逃避了矛盾和责任。修炼是很严肃的,来不得半点蒙混过关,所以后来家人知道我在做什么的时候,因为受中共谎言宣传污染,反应激烈。我还是没有静下心来悟道,只是抱着先把家人摆平、好继续工作的想法,从常人的正义感和老一辈革命家为人民的利益抛头颅洒热血的角度强调了一番,结果家人虽然容忍了我做的事,还给我的工作提供了很多支持,但心里却把我从常人家庭背景的角度划为“不是一路人”(指从老一辈家庭继承来的意识形态不同)。后来我才意识到,这个结果不对呀,大法工作是对众生都有重大意义的,怎么变成了需要人“容忍”的事了呢?可当时觉得能继续做大法的事就好,没有从修炼和正法的角度去对待,结果很长一段时间内,大法工作照做,和家人之间在大是大非的认识上却明显有隔阂,给邪恶的谎言蒙骗世人留下了市场。

后来又经历了几次风波,压力中一直觉得家人被常人的虚幻迷得太深,对他们不能更好地支持大法工作有怨言。其实家人的迷虽是事实,但拨开迷幻也正是我们已经得法者的责任啊。有一天我终于横下心来,放下人的情和不愿“自找麻烦”的心,完全敞开地主动和家人、老人,甚至和朋友们也谈了真善忍对每个生命的重要,澄清了很多镇压者散布的谎言,谈了我为什么全身心地义务为大法做事。因为是从大法基点谈的,一片善心完全是为了他们好,而不是旨在给自己创造工作的环境,结果当然也是最好的。——人们不但发自内心地支持、祝福、敬重,有的还用了他们当时认为最能表达羡慕的词语赞美大法的威力。这个讲清真相的过程中虽然也有其它空间的干扰,但结果旧势力的把戏在修炼人的正念面前根本不堪一击。这反过来使我更坚定了正念,更多地理解了正法的深刻涵义。

家人从不能接受到有条件地接受到真诚地尽力支持,这个转变过程对我是个很好的教训,让我去掉了很多常人观念,看到苦干中的求安逸之心,和正法中存在不断突破个人修炼框框的问题。有时看到学员讲真相时只求对方表态反对镇压、或者支持法轮功人权,而不愿深入讲清真相、把帮助对方懂得“法轮大法好”当成额外的事,感到和自己当初的心态很象。其实我们讲真相到底是为了什么呢?师父《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的讲法》中说:“讲清真相不是简单的事情,不只是一个揭露邪恶的问题。我们的讲清真相是在挽救众生,同时还有你们修炼中的个人提高与去执著等因素,还有大法弟子们在修炼中为法负责的因素,同时还有你在最后圆满中怎么样丰满你自己的那个世界等等这些问题。”我想,哪个众生了解真相到什么程度才算得救,不是我们能在个人的局限中主观想象出来的,真心帮助人们建立对大法的正面认识对他们的生命才是最好的。无私与慈悲能够打开人的心扉。

个人修炼的局限性在正法中还可以表现很多其它的方面,以上只举了自己的两个例子。

我认识到,个人修炼是历史上所有修炼采取的形式,因此在很多大法弟子生命中对此也留下了深深的痕迹。在正法中,越能超越个人修炼的局限,越能发挥大法粒子的作用。大法粒子真的应该随时随地都在证实大法、正内外一切不正的。一直在做大法工作不等于自然跟上正法进程,更不能对自己的心性问题有所保留,否则非但自己该提高的方面提高不上去,还会耽误周围很多有缘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