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需要“真、善、忍”

致国外同学的一封信


【明慧网2001年9月18日】

亲爱的同学们:

你们好吗?惊闻发生在美国世贸大楼和五角大楼的恶性事件,心中为在恐怖事件中丧生的上万名无辜生命而悲哀,为他们的亲属难过。

我看了一些网上的报道。灾难发生后,世贸大楼的楼梯上堆满了人,但秩序井然,中途有伤员从上面抬下来,大家就自动闪开一条道;有盲人带着导盲犬往下走,大家又给盲人让道;还有消防员带着消防器材从楼下上来,问是哪层着火,冲上去救火。幸存者说她走出世贸大楼不久,大楼就象巧克力融化一样坍塌了,那些上去的消防员都没有下来。读到这里我很感动,在危难面前,在生死面前,能保持镇定,能先人后己,体现了美国人民、美国这个国家的道德水准。

这么多人在这样短的时间内失去生命,让我在谴责暴力、恐怖、邪恶的同时感叹人的生命的短暂和脆弱。遇难者在出事的前一天不会想到会有不幸降临,他们依旧故我地为他们看重和珍爱的家庭、工作、朋友而忙碌。如今他们逝去了,离开他们曾经看重和珍爱的一切撒手而去,什么也没有带走。我常想,一个人在生命的尽头,在生与死的交界线上,回顾他的一生,什么是最珍贵的东西?什么是可以带得走的东西?什么是可以留下来的东西?如果我们每天都这样想一想,我们就会更加珍惜时间和生命,就会从善如流,就不会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毫无意义、转瞬即逝的事情上。我的师父告诉我们,人在死亡的那一瞬间,自己的一生历历在目,做的好事、坏事都会想起来,他会为自己做过的好事而欣慰,会体察到自己做的坏事给别人带来的痛苦,会为此而后悔,他什么都明白了,可是已经晚了。人死不能复生。

人生和生命的问题曾经让我思考了很久很久:人为什么活在世上?人应该怎样活着?人死后会去哪里?如何能够不随波逐流?如何能在物欲横流的社会中保住自己善良的本性?我苦苦地不由自主地思考这些问题。别人奇怪我为什么会想这么多,我奇怪别人为什么什么都不想。

科学和学位都不能帮助我解决这些问题,科学除了能让我们在物质上丰富舒适一些之外,与人的精神和道德没有任何关系,也不能真正改变我们的生命质量。直到我读了《转法轮》这本书,我的一切问题才迎刃而解,我什么都明白了!关于人生、生命、自然、宇宙、科学、道德、佛道神……我觉得我等了很久很久,一生就在找这部法,终于找到了。从此我的生命有了目标。

恐怖事件让我想到的另一个问题就是,除了道德,除了神的保护,什么也帮不了你,也保护不了你。美国的科技是最发达的,军事等各方面也是最先进的,却不能阻止这样恶性的事件发生,不能阻止上万生命在一天中逝去。那么谁、哪个国家的人还会觉得自己是安全的?科技、财富、权力,以及建立在物质基础上的人生追求与世间繁华,在不期而遇的巨大灾难面前抵不上新生婴儿一声初啼来得珍贵!

如果真的珍惜生命,就应该把弃恶从善、惩恶扬善、制止邪恶当作我们每一个人义不容辞的责任,因为邪恶对善良的犯罪可能危及到我们每一个人,关系到我们的国家民族,关系到我们的子孙后代。此时我比任何时刻都更加深切地认识到:人间需要善良和正义,生命需要“真、善、忍”。

对一个善良人的伤害就是对所有善良人的伤害。对“真、善、忍”的迫害是对生命最本质的威胁。许多事情并不发生在我们身上,但善良的人关注别人的不幸胜过关注自己。在大是大非面前,在善与恶、正与邪的较量面前,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你是选择善,还是选择恶?对邪恶的漠视就是变相的纵容,就是在犯罪了,而每一份对善良的支持和善良的努力,都会成为对邪恶的一份窒息。所谓的“中立”其实是不存在的。两年来法轮功呼吁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国际机构支持和帮助我们制止对“真善忍”的恐怖镇压和暴力虐待,就是为了帮助人们了解事实真相、在大善大恶问题上摆正自己的位置。这不是一件小事,关系到每一个人的未来能否美好。

附上一些文章,希望你们仔细阅读。

祝好!

你们的朋友 晓明 2001-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