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白血病患者慈悲讲真相唤醒迷中人


【明慧网2001年9月18日】我曾是一名白血病患者,在我无助地任由病魔吞噬我年轻的生命时,是法轮大法给我注入了新的生机。在大法、师父遭受史无前例的恶毒攻击时,看到迷中众生被邪恶的谎言毒害,愚迷地残害大法弟子,毁灭自己而不知,我的心在流泪,我用大法赋予的生命发出心底最深的呼唤:人啊,醒醒吧,你们原都是纯真善良的呀!

一、天安门发出内心呼唤,警车上制止暴行

为了让天下人认清江泽民等邪恶之徒对法轮大法犯下的滔天罪行,为了让所有善良的人明白大法真相做出自己正确的选择,我于2000年12月5日,再次来到天安门广场,心情异常平静,我要发出内心的呼唤:法轮大法是正法,善良的人们不要再被谎言蒙蔽,伟大的佛法就在你们面前!……

忽听一声“法轮大法好”,只见一位男同修双手高举横幅,立刻上来两个警察拳打脚踹将他拖上警车。我和功友毫不犹豫地拉开了横幅,瞬间广场一片肃静,整个世界仿佛只有我们两人。警察冲过来抢横幅,我把横幅缠在胳膊上,死也不给他,并从心底深处喊出:“法轮大法好!”最后连人带横幅被拽上警车。

警车上,警察狠命地砸那男同修的头,我冲过去制止暴行,警察在我背后狠狠地打了一警棍,接着又打和我一起的功友。我忍着剧痛双手紧紧抓住警棍说:“不能打人!”那恶警心虚了,凶狠地瞪着我:“松开手,你松开手我就不打了。”我松开手,那恶警抢走我的包,从包里翻出塑料小手电摔在地上说是凶器。我说:“如果这是凶器,那你手里的警棍算什么?”这时又有几个打横幅的同修被抓上警车,恶警骂人的话不堪入耳,劝也不听。他趁乱偷走了我的钱包。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现在的小孩儿不再唱:“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给警察叔叔手里边。……”在政治流氓江泽民的独裁暴政下,“人民卫士”早已沦为他手中打人的棍子。

二、海淀看守所的第一夜

在海淀看守所一下车,狱审就开始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我叫大法弟子,他连续大声问了四次,我同样平静地回答了四遍。他急了,破口大骂,上来狠踹了我两脚,接着又和另一狱审一人拿一把尺子(约1.5寸宽、0.5寸厚、红色、一尺半长)劈头盖脸地猛抽,我的头、脸被打得青肿、变形。但我忍着痛,平静地对他们说:“你们知道吗,我曾是白血病患者,那时活着真比死了还难受。就在我最痛苦绝望的时刻,是法轮大法给了我新生,我说一句‘法轮大法好’难道错了吗?只因为我说句真心话,你们就这样对待我吗?”他们立刻不打了,一人说:“你们大法是好,你受益了,但你不能站在天安门闹事。”我说:“我把自己修炼受益的事实告诉世人,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这有什么错?”他们让我在笔录上签字、摁手印,我拒绝。

我被关进208监室,女管教恶狠狠地对犯人说:“今天晚上两个人负责一个法轮功弟子,问不出姓名都别睡!”号里一共4名大法弟子,其中一个女孩还只是个高中生,她已经被逼讲了姓名。犯人号长吴中华(22岁,因开增值税发票被判刑)为迫使我们说出姓名,竟恶狠狠地对高中女孩说:“跪到她面前,一直跪到她讲出姓名!”我拉着这位小弟子的手说:“我们大法弟子只跪师父,我们走出来的目的是为了证实大法、让人们了解大法真相,我们的所有言行都应符合大法的要求,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小弟子难过地哭了,她流着泪对犯人吴中华说:“我做得不好,她们是对的,我支持她们。” 犯人吴中华大怒,骂道:“你们太自私了,弄得我们都睡不了觉。”我告诉她:“正是替更多的人考虑,我们才放下一切来北京向你们讲明真相,江泽民等邪恶之徒为了打压法轮功,用这种恶毒的株连挑起你们对法轮功的仇恨,逼你们也来迫害好人,到底谁自私,谁在干坏事?”她听后说:“我们知道炼法轮功的人好,我们也不愿打人,但这里没理可讲,我们就得听管教的。”她们六个犯人对付我们三个大法弟子,逼我们光脚蹲在地上,架起胳膊飞着,吴中华揪着我和另一个功友的头发狠命地往墙上撞,我们头发被揪下来许多。一个功友坚决不配合,犯人们一哄而上,对她拳打脚踢。这时犯人中一位有正义感的阿姨实在看不下去了,拼命地喊:“报告管教!我豁出去了,哪怕再给我加十年刑!”管教慢悠悠地走过来不耐烦地说:“什么事啊,喊什么喊!”阿姨哭喊着说:“再不管就打死人了,有什么事可以通过法律解决,轮不着她们(犯人)管啊!”管教看了看我们,说:“都睡觉,法轮功弟子也睡觉。”这就是我在海淀看守所度过的第一夜。

三、遭毒打忍痛讲真相,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

3天后第二次提审,狱审宣布对我刑事拘留。我立刻表示反对,并拒绝签字。在208监室,我们虽受犯人虐待,但仍和她们和睦相处,刷厕所等脏活抢着干,犯人们惊讶于大法弟子的宽广胸怀,主动为第一天打人的事向我们道歉,我们给她们讲大法教人做好人的道理,有的犯人萌发善念,留下通信地址,说出来一定找《转法轮》看。

12月17号我被调到409监室。第三次提审,我仍坚持不讲姓名,狱审气急败坏地用警棍(想用电棍没找着)再次毒打,比第一次打得更狠,我的嘴被打出血,头、脸肿成黑紫色。我仍旧忍着伤痛,平和地跟他们说:“法轮大法是佛法,江泽民等坏人诬蔑大法,罪孽深重,偿还不清。现在搞得全国上下多少人参与迫害法轮功。你们只觉得这是你们的工作,必须去做,但你们知道吗?做了就是罪,就得全部偿还!我如果配合你们,就是对你们不负责任,帮你们干坏事。为了维护佛法我可以舍弃生命,但师父告诉我们要慈悲世人,所以我哪怕自己承受,也不愿看到你们造业,这是在救度你们。”他们立刻停了手,说:“这么说你还是为了我们好。”于是让我回去了。

第二天,关进来一位东北阿姨,绝食抗议非法迫害。犯人们强迫她寒冬腊月脱光衣服,浇冷水折磨,我们上前奋力制止。犯人号长郭美英(开黑吧的)指使23岁的新疆犯人(吸、贩毒犯)抢走阿姨一件贴身毛衣,作为打人奖赏。晚上还不准阿姨睡觉,光着脚面壁而站背监规,阿姨坚决不从。后来我得知阿姨去天安门打横幅,在朝阳看守所受尽折磨绝食5天。刚放出,她又去天安门打横幅,这是第二次被抓、绝食了。看着历经魔难仍面带微笑的阿姨,我流泪了,我被阿姨舍命护法的无畏精神所感动。为了抗议非法迫害,我们号里大法弟子集体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犯人郭美英受狱卒高压,把所有愤怒全发泄到阿姨身上,几个犯人强行给阿姨灌食,殴打她,我们立即制止,并告诉她们我们没有罪,绝食要求释放是被逼的。这次新疆犯人没参与打人,因为她明白了大法弟子都是好人。

四、绝食第四天我堂堂正正走出拘留所大门

12月24日绝食的第二天,看守所把我们五、六十名不报姓名的大法弟子塞进警车,管教恶狠狠地对我们说:“送你们去新疆,让你们炼!”一路上,窗帘紧闭,不许向外观望,我们被拉到河北境内。在一个大院里等着许多地方办事处人员,所长上车说了句:“各地办事处都不来认人,怕领回去麻烦。”有几个大法弟子被打得伤势严重,其中一个女弟子被打得满脸黑紫,肿得眼睛只剩下一条缝;有个男弟子被打得走路一拐一拐的,但每个大法弟子仍用祥和的心态善待周围每一个可救度之人。当时场面真令人心酸,许多人都流露出难过、同情的表情。就听人们私下议论:“海淀这帮人真狠!”我们12名大法弟子被派给另一间拘留所。

在这个拘留所,大砖炕上只铺一张凉席,没有被褥,门下边裂着一条缝,刺骨的寒风侵入,夜里冻得根本无法入睡。我们集体学法、打坐,交流各自护法经历,每一个故事都是一部催人泪下的血泪史:一个女功友因坚决不配合非法迫害,不摁手印被百般折磨。狱警给她戴上死刑犯戴的手铐、脚镣,让她在潮湿的地板上呆了整整18天,她多次惨遭毒打,身上留有大片伤痕。为了掩盖罪行,恶警硬是给她戴上棉帽、堵住嘴、脖子上勒上毛巾,几个男管教把她摁在地下轮番毒打,两个女管教踩在她背上狂跳,当时她觉得心脏都要压出来了,就这样的残害也没能使她摁上手印。为了抗议非法关押,她不顾身体已严重损伤,毅然绝食绝水。号里的犯人们(妓女)就强行给她灌食,用刷厕所的牙刷撬牙齿,嘴都杵烂了,也没能灌进去;把她衣服扒光了用冷水浇、用毛巾抽,抽得她得浑身青紫,身上没有一块好地方,她们还恶毒地用牙刷把儿捅阴道……妓女们的行为极其下流残忍,丑态百出,令人作呕。另一个大法弟子每次提审都被电棍电,不知被打了多少嘴巴,旧伤未愈又添新伤。在号里犯人们扒光她衣服推到后院罚站,强迫她下巴、胸、胯三个部位紧贴墙,还得抬起一条腿,浇冷水。正逢经期,经血顺着腿往下流,染红了地面……面对种种丧心病狂的残害,大法弟子用坚不可摧的意志、无尽的慈悲、无怨无恨的巨大承受,融化行凶者心中的恶念,唤醒她们已沦落的本性良知,告诉这些无知的生命什么是善与恶,什么是正与邪,什么是真正的法轮佛法。善的力量能融化一切,犯人们都被大法弟子感天动地的大善大忍胸怀深深震撼了,认识到自己行为是如此丑恶,真正从内心敬佩大法与大法弟子,临走时,都流下了行行热泪……

25日,所长对我们说,在海淀都问不出你们姓名,我们更问不出来,只要报个假姓名、地址,我们负责买车票放人。我们再次表明态度,所长生气地走开。提审开始了,院外警车鸣叫,公安个个高度戒备,气氛异常恐怖。我们一起背法,互相鼓励,越背心越静、越正,他们提审了三个就撤了,因为大法弟子个个坚如磐石、无所畏惧。

26日我们集体绝食绝水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下午再次提审,一进屋,我主动谈我的修炼经历,并给他们讲善恶有报的道理。看得出我的话打到了他们的心灵深处,讲完后他们无话可说让我回去了。绝食第三天,再次提审,我向他们表明我没有任何错,应立即无条件释放。他们说:“你这是何苦呢?遭这么大的罪,你这样回家家里人看了多难受。”(此时我脸上伤还没好。)我说:“家人都支持我,单位、派出所、居委会,就连海淀看守所的狱警都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是大法给了我新生,我想让更多的人明白大法真相。你没修炼体会不到佛法的伟大,如果我们的付出能让你们知道大法好,不再追随江泽民邪恶势力害人害己,我们承受再大也值得,碰到一起都是缘分哪。”那狱审的眼圈红了,他们点点头,其中一个说:“我相信缘分。”后来他们进一步问我大法真相,我耐心地讲给他们听,他们边听边点头,用心思考,最后说:“你坚持不讲,那就回去吧。”第二天,也就是绝食的第四天我被无条件释放,堂堂正正走出拘留所大门。

五、继续讲真相,拒迫害流离失所

到家的第二天,片警、居委会主任立即赶来,问我二十多天的去向,我把在北京的经历告诉他们,看到大法弟子宁愿自己承受也要为别人着想,片警沉默了片刻说:“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回单位上班吧。”

2001年春节前,单位书记给我调了一个轻松的工作。我修炼后身心的巨变;大法遭迫害以来单位的大法弟子不向邪恶势力低头,誓死卫护大法;以及我们不断地善意讲清真相,这一切使领导们在内心扭转了对大法的看法。

2月9日,单位书记两位书记找我谈话。他们都不相信“人民公安”竟会象土匪一样打人,对于我绝食绝水4天被无条件释放,书记很震动,劝我再别去北京,要不主任、书记都得撤职。我继续向他们讲明:“为了不让上级株连你们,我不报姓名,才会承受那么多。”书记说:“你们不是讲护法有多种形式吗?你可以在咱单位打横幅,静下来把你对大法的认识整理成材料,我们给你向上级递。你不就是想反映情况吗?”我心里明白迫于江泽民恶毒株连,领导怕我们去北京才讲出这番话,但我还是愿意相信领导。我说能证实大法的材料我一定会写,如果领导真能遵守诺言,把材料往上递,那是我最高兴的。书记又问我对“自焚事件”的看法,我说:“《转法轮》里明确指出炼功人不能杀生,自杀也是杀生。大法弟子为了卫护佛法可以舍命,那是说在压力面前、在被邪恶势力迫害的时候,我们死也不会放弃大法,但绝不会自杀。江泽民为了让人们仇恨宇宙大法“真善忍”,连12岁的小孩子(刘思影)都要利用,真是残忍到了极点!这样不计后果地栽赃陷害只能使更多的大法弟子去北京。”书记深有感触地说:“有时间咱们一定好好聊聊。”

没想到2月13日,派出所将我骗去非法扣留,听口气还想要劳教我。我真替他们惋惜:他们明明知道大法好、大法弟子是最善良的,仍然违心地屈从于政治流氓江泽民的淫威,毁灭自己真正的生命而不知。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大法真相,趁他们吃饭,我走出了派出所,从此流离失所。

四个月了,我到处漂泊,有家不能回。但只要能把“真善忍”的种子埋在更多人的心里,我付出再多也值得。在此我再次善劝所有善念仍存的人:法轮大法就要到人间,人所不相信的一切都会一一展现在你们面前。请放下一切偏见,了解一下身边的每一个大法修炼者,用心读一读《转法轮》,一切谎言、一切邪恶就会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我还要正告那些甘心充当罪犯江泽民帮凶的人:立即停止一切罪恶,否则恶报就在眼前!

最后希望单位书记看到此文后,能履行自己的诺言,帮我呈送上级。现在家中只剩母亲一人,我十分挂念她,但又不能回去照顾她。记得书记曾答应把无故扣发的11月份奖金还给我,请将钱转给我母亲。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