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摆脱警察纠缠 正信打破洗脑班扣押

【明慧网2001年9月18日】一、“我们师父说了”

大法女弟子松青是个医生,每天下班都要做讲真相的事,发传单、贴标语、挂横幅,正念正行大自在,如入无人之境。一次,在立交桥上挂完两个横幅,回身看到旁边不远停着一辆警车,车旁站着一个警察。松青旁若无人地骑车往回走,只听身后有人喊:“唉,站住,别走!”松青一边骑车,一边发正念,骑过一段路,回头看看,那警察还在车旁站着。又一次,她在劳教所旁边贴大法标语,一抬头见旁边二楼一个男子正瞅着她。她心想:我还得继续贴呢。就向那个男子说:别说啊。那男子随即应道:我不说。松青又贴了几张才离开那里。那个男子就一直在二楼上瞅着她。

作为医生,松青每天都要接触许多病人,每个病人都是她讲真相和洪法的对象,她的诊室里,常常挤满了“听众”。讲完了,她再把真相资料散发给他们,让他们回去好好看。

有一天,因本系统的两个恶人告了她,三个便衣警察气势汹汹地闯进诊室,亮出证件,说:“知道我们来干什么吗?”松青说:“知道。”就开始向他们讲善恶有报的道理。一个大个子警察凶狠地打断她的话,并开始说对大法不敬的话。松青立即发出正念。那个恶警一下子哑了,嘴一张一合却发不出音来。松青就继续向他们洪法,当说到:“我们师父说了:‘所有各层操纵邪恶与坏人迫害大法与学员的,等待的就是无休止的、在层层灭尽的痛苦中偿还一切所干的。’(师父经文《建议》)”话音刚落,三个警察忙说:“对不起,打扰你了,我们走啦!”说完匆匆忙忙出门走了。松青随即发出正念:“不允许你们再来干扰我!”一个多月过去了,那些人确实没再来找麻烦。

二、“你回去!”

8月28日下午4点半左右,两个警察来到大法弟子小梅的工作单位,说有件事需要核实,要她去公安局一趟。小梅立刻警惕:“你们是要我去什么洗脑班吧?”警察忙说:“不是,不是,就是问一问事。”在座的单位副书记也忙说:“不是,不是。”在车上,小梅分析了情况,断定这是绑架她进洗脑班,脑子里发出坚定一念:一定要破除旧势力的迫害!她在心中对师父说:“师父,我决不配合邪恶,一定要走出去!”

到了一家招待所的一个标准间不久,一个警察说去安排安排,就出去了。小梅说:我要去厕所。另一警察说,有人在里面洗衣服。说完叼着根烟出去了。同时,在卫生间洗衣服的那个警察也伸手把半掩的门关死了。这样,能直接看着她的就只剩下单位跟来的三个人:两个头头儿,一个女同事。小梅平静地坐在沙发上,心一动念:我是不是该走了?又一想:现在就走,还是待会儿?刚这么想,两只搭在沙发扶手上的胳膊瞬间发起一阵热,并且跳动起来。她立刻明白,是师父让她赶快走,于是一起身走出屋去。单位派来的女同事便起身紧跟出来。出了楼道,小梅加快了脚步,回头一看,女同事离她已有十来米远。她回过身向女同事边打手势边小声说:“你回去,回去!”女同事象是明白了什么似的,点点头,转身回去了。

小梅当时身无分文,只好到该院内一个朋友家去借钱。小梅借到了钱,换了身衣服,在朋友的掩护下走出了院门,乘上了出租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