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城白果镇610 办公室假话说尽坏事做绝


【明慧网2001年9月19日】白果镇是麻城迫害法轮大法弟子最邪恶的据点之一,在中国大陆各宣传机器大讲“人权最好时期”的时候,说什么他们对待大法弟子:象医生对待病人,老师对待学生,家长对待孩子一样,下面请看看白果镇综治办公室和白果镇派出所的罪恶行径。

白果猴子山本是赡养天年的敬老院,现竟变成了人间地狱----迫害大法弟子的场所。

白果镇对所有只要炼过功的大法学员,统统都予以非法罚款,少则3000元,多则上万元不等。罚完款后便问:“还炼不炼了?”只要说还炼,就被送往猴子山关押,从2000年正月十六开始到现在还关着5人,最多时达30多人。他们自己讲:“没有经过我们允许不准出去。”把敬老院变成了渣滓洞集中营。他们调集全镇的民兵连长和最邪恶的所谓“退伍军人”来充当打手,轮番毒打、迫害大法学员,并用专制的杨木棒打学员的下身,用削尖的条子抽打上身,打坏了好几捆,不够用就用竹扫把抽打。打坏了换新的。他们不让大法学员吃饭、喝水、睡觉、洗濑,不让家人探视。逼着大法弟子骂老师、大法,否则整天面壁。镇干部利用公款吃喝,喝醉后就到敬老院殴打大法学员,直到精疲力竭才出来。

白果镇的广播、电视天天不断地播出奖励条款,举报一个奖2000元。凡看到炼功的,相互讲话的,串门的都是举报的对象。用金钱的诱惑,把一些无知的人们推进了罪恶的深渊。大法弟子又不知有多少被抓、被罚、被打,家人有不满的也要被抓,搞得民不聊生,怨声载道,人人自危……凡是从猴子山出来的学员身上无一块好肉。就是从麻城看守所放出也要重新进他的“洗脑班”,各种酷刑重新用上一遍。

这就是所谓的人权最好时期!如真有这样的“医生”、“老师”、“家长”(注:江罗一伙为掩盖劳教所、洗脑班的暴力现实,在宣传中把那些施暴当乐趣的管教用这样的比喻来称呼),那么所有的国民都要遭殃了,国将不国。在中国“人权”被定义为“生存权”,然而就连这一点,往往在法轮功学员的身上都难以保障。下面仅举几例来看看这些“医生、老师和家长”是如何关怀“病人、学生和孩子”的吧!

大法弟子鲁新爱,女,四人围住一齐上,围在核心,棍棒、拳脚相加,眼睛打得看不见,脸肿得象馒头,身上找不出一块好地方来。

大法女弟子杨桂花和童桂花,邪恶之徒逼迫她们跪,她们说:“我们没有错,头可断,血可流,法轮大法不可丢。”除毒打外,在冬天零摄氏度以下,要她只穿短内裤,只戴胸罩在结了冰的脚盆里打坐,头上还用桶淋着凉水。

大法弟子闫绪岭,男,脚被打断,镇政府收罚款,派出所收罚款,还被税务所罚款,总金额达几万元。

大法弟子王丽娟,女,彭卫香,女,郭金花,女,邪恶之徒们收她们的大法书,她们不给,就把她们绑在梯子上抽打。

大法弟子邱炳乐,男,邓和,男,在打得遍体鳞伤的情况下,要大法书未果,被绑在摩托车后拖着游街,怕群众指责,在街上才放慢速度。邱炳乐被罚款8000元,其妻被罚5000元。真是惨绝人寰。

在大法弟子遭迫害过程中,派出所还沾沾自喜,相互祝贺大丰收,说:“今年上半年创收很可观,如果这样下去很有搞头。”真是天良丧尽,毫无人性。

在麻城市“610办公室”主任(市委办公室主任兼)陈远亮的亲自督办下,白果镇政法委书记徐世全直接操纵下,这个由原闵集乡分管计划生育靠打、罚、抢发家的徐世全和白果派出所所长邱源清是白果镇的罪魁祸首。

世人哪!醒醒吧!在这铺天盖地的邪恶宣传当中,有的人所表现出来的已经不止是一般的犯罪了,已经注定就要销毁掉了,奉劝那些良知尚未泯灭的人,赶快回头吧!为了你的家人,为了你的后代,为了你自己的永远,赶快停止作恶吧!不然报应就在你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