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的法理使我修炼坚定不移


【明慧网2001年9月2日】我真正实修法轮大法,是从1998年初开始的,至今已有三年多了。虽然这期间我什么也没看见过,但我从自己身心的变化中,悟到了法理,从而对修炼坚定不移。

珍惜机缘 抓紧修炼

1996年上半年,朋友送给我一本《转法轮》,当时我一遍没看完就放下了,主要原因是我认为修炼太难了,我做不到。1997年9月,因为工作不顺心,我有史以来第一次休公休假,主要目的是想借此机会好好看一看《转法轮》。在这次14天休假中,我几乎用了10天的时间,认认真真看了一遍《转法轮》,发现书中有许多我从来没学过、也是从小到老都想探讨的知识,所有观点我都能接受,而且有的对我启发还特别大。上班后,每当我与同事谈到社会或工作中的问题时,我便总是自然说到《转法轮》中的观点,有的人听了很感兴趣,便向我借《转法轮》看。就这样到1998年初,我们部门几个人一起开始学炼法轮功。

以上我得法的经过看似平常简单,过去我对这一切也不以为然。实修一段时间后,我才逐渐明白,我得法并不容易,有惊无险,步步都是安排的。自从第一次《转法轮》没看完放下后,我工作和生活中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都是为我后来得法打基础。1996年下半年,我们单位机构调整,我们部门的人员有所变动,这个变动为我后来得法创造了一个良好的环境;1997年因为一个偶然的事情,我与领导发生冲突,这一挫折,使我淡化了仕途中的执著追求;有一段时间我的股票全部被套,打麻将只输不赢……我感到自己人生的路好象走到头了。也就在这时,我们部门几个人不知是谁影响谁,不约而同想学炼法轮功,就这样我走进了大法修炼。

我得法受益后,就迫不及待将大法介绍给许多亲朋好友,希望他们都来学,但不管我怎么努力,至今一个都没有走进来。后来学了老师的经文才知道,大法不是谁都能得的,得法的人都是有缘分、有福分的。我得大法经历了失而复得的过程。我一定珍惜机缘,抓紧修炼,紧跟师父正法进程,任何时候都做到无愧于大法弟子的光荣称号。

认真学法 溶于法中

得法后,我在庆幸自己没有失去机缘的同时,也有深深的懊悔,后悔自己迷于尘世,白白浪费了两年宝贵的修炼时间。我深感时间紧迫,不知从何下功夫。这时老师的新经文《溶于法中》发下来了,由于当时自己修炼刚起步,各种干扰很多,对大法的领会到不了位。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参加了一个炼功点的学法交流会,一个老学员学习新经文的体会,对我启发很大,他说:老师在《溶于法中》对学法的重要性说得非常透彻。“人就像一个容器,装进去什么就是什么。……”。“作为学员,脑子装进去的都是大法,那么此人一定是真正的修炼者。所以在学法的问题上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多看书、多读书,是真正提高的关键。再说清楚点,只要看大法你就在变,只要看大法你就在提高,大法的无边内涵加上辅助手段炼功,就会使你圆满。”修炼之初,我感到要学要记的东西很多,什么都想记住,但什么也记不住。听了这个老学员的发言后,我就把新经文《溶于法中》牢牢记在心里,把认真学法作为自己精进实修的第一步,开始了修炼历程。平时,我每天除了做完必须要做的工作和家务外,其余时间几乎全用来学法。双修日经常是一天学法7-8个小时。开始时是自己有意识地约束自己多学法,学了一段时间后,经常是自己拿起书就不想放下,越看越想看。通过三年多的学法、实修,我总的感觉是脑子越来越清楚,对不少问题的认识越来越明白,如:宇宙是怎么回事,生命是怎么回事,人从哪里来,我们这次正法修炼与过去及将来修炼有什么不同?怎样才能修炼圆满等等。我真的感受到了老师说的“只要看大法你就在变,只要看大法你就在提高。”我过去性格急躁,脾气大,一遇到问题就发火。开始过心性关时,总是有意约束自己,强忍气恨,为此我跟朋友说,修炼很苦。记得初期学老师的经文“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时,感到忍要做到这种程度,对于我简直不可能。但是没过多久,我在不知不觉中做到了。现在这种考验对我来说太容易了。今年“七一”前,单位搞知识竞赛抽奖,这件事情从动机到过程到结果,许多人不满意,认为不合理,我对此一无所知,当有的人在我面前忿忿不平时,我不仅不气,而且乐呵呵地说,宇宙中有个理,不失不得,好处得多了并不是好事,下辈子怎么办?这种小事不要计较,别人听了气消了,心情也平和了。

过去我对老师说的“不爱你的敌人,你就圆满不了”这句法,认为要做到不可思议。我过去恨心很重,谁得罪了我,我可以记一辈子。但是修炼了一段时间后,我突然对过去伤害过我的人不恨了,反而认为他们很可怜。宇宙这么大,这么美妙,人在迷中什么都不知道,为了一点蝇头小利用心思、害人、整人,无知地造业,多可悲呀。自从修炼以来,我就没有了过去人的那种忧愁、烦恼、不顺心和不愉快,我乐呵呵地修炼,身心有很大变化。

保持正念 顺利过关

在修炼中我深深体会到:时时事事保持正念,过关时就比较顺利。

我是50多岁的人,曾两次骑自行车与汽车相撞,都没事,这主要得益于我把老师“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句法记在心里了。

1998年7月,我与一辆面包车正面相撞,我的自行车撞坏了,面包车的车灯和前面的玻璃也撞碎了,看见撞得还是很厉害的。就在相撞的那一瞬间,我脑子里明明白白地想:我不会有任何事的,后来果然如此。只是可能司机怕我找他扯皮,故意先推责任,我什么也没说就走了。第二次撞车是1999年11月,一辆的士从我后面超车把我撞倒在地,司机没停车就跑了,对此我不气不恨,反而高兴自己又消了一个大业。

1999年7.20以后,各种严峻考验不断,不管怎么黑云压城、恶浪翻滚,一开始我就抱着“生无所求,死不惜留”的态度,决心坚修大法不动摇,闯过了一个个难关。

少数当权者对法轮功做出错误决策后,下面免不了要走形式响应,单位召开大会,省电视台还要来录相,领导指定让我发言,开始是个副职跟我说,我毫不犹豫就拒绝了。副职请示一把手后,又找到我,转告一把手意见,还是要我发言,我仍然毫不动摇,找理由又回绝了。就这样过去了一关。第二天,一把手找我谈话,先了解了一下我炼法轮功的情况,然后讲了三点意见,其中第三点就是要交关于法轮功的资料,在当时情况下提这个要求我觉得并不过分,便同意了。我打算用一本印坏了的《转法轮》(卷二)和一套没有用的炼功带去应付一下。正当我准备这么做时,有个弟子对我说,大法的书怎么能交呢?我一听这话全身一震,感到此事不能这样轻易处理。但是当时的形势硬抗行吗?我思想斗争很激烈。斗来斗去,最后还是“大法的书不能交”这一念战胜了一切,结果我决定什么也不交。说来也怪,后来谁也没问过此事,就这样我又顺利地闯过了一关。

2000年8月,因为做真相有弟子被抓牵连了我,派出所把我找去,开口就问我炼没炼法轮功,我不假思索地回答,我在炼。他又说国家规定公务员不能炼法轮功你知道不知道,我说知道,但对此不同意。借此机会,我向他宣传了许多法轮功健身的奇效,最后说,这么好的功法国家为什么不让炼?如果公务员和法轮功只让我选择其中的一个的话,我就选择法轮功。他没话说,便又转了个话题,也是他们找我的主要目的,就是大法真相材料的事情。我把该承担的都承担了,没牵连任何人。最后他要我写保证不炼功,对此我马上想到,这是一个原则问题,不能写。我对他说,这个我做不到,为此我们僵持了一段时间。后来管段民警过来了,他说这个可以不写,可以在家里炼功。我听了很高兴,知道这一关又过去了。

他们抓人放人,最后还有个程序,就是要有人担保。那几天我先生正好出差了,家里没有人。他们提出要找单位,对此我毫无顾忌地同意了,问我找单位哪个领导时,我脱口而出:找一把手。工作人员拿不准,便去请示所长,回来对我说,所长说算了,不找领导了。就这样,他们不仅很快放了我,而且还非常客气地把我从楼上送下来。

通过以上几件事,我深深体会到,凡是经历考验和过关时,自己一定要在法上,要坚持正信正念,如果做到了这些,就能真正体悟到老师说的那种境界:“难行能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因为坚信这些,坚信真理在我们手里,我心里总是很踏实。平时不管形势怎么恶劣,压力多大,我见到亲朋好友、老同学、老同事、老熟人,逢人就宣传法轮功好,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在我宣传的人中,有相信的,有不相信的,有善良的,有胆小怕事的,有思想僵化的,什么人都有,但我从不担心他们出卖我。在单位,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我炼法轮功,单位几次召开的关于法轮功的大会、座谈会,我都没参加,也没谁追究什么。听说610办公室还出过涉及到我的情况材料,对此我毫不在乎,堂堂正正地修炼。有的弟子对我的环境和状态很奇怪,有些不解,我却习以为常,没多想什么,只是有个很强的感觉,那就是一正压百邪。大法是最正的,我是大法弟子也是最正的,我们为什么要去怕那些邪恶呢。

以上是我几年来正法修炼的一点体会,写出来的目的主要是为了证实法。我知道自己还有很多不足,与那些出生入死护卫大法的弟子相比,我很惭愧,离师父的要求也还有一段距离。我会牢记师父的教诲,万分珍惜正法修炼的机缘和以后的时间,抓紧做正法的工作,更稳健地走好圆满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