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麦奥尔胡斯洪法中的点滴感悟


【明慧网2001年9月20日】8月30日-9月2日,是丹麦第二大城市奥尔胡斯一年一度的民俗节日。我们大法弟子相约来到这里,向善良的人民讲清真相,揭露邪恶,紧急呼吁与征签。

在节日期间,奥尔胡斯市民一反往常,走出家门,投入各种活动中。这次的洪法活动,我们遇到的人比哪一次都多。人们虽然在喜庆的节日里,当他们看到这一幅幅大法弟子遭受残酷迫害的照片时,仍然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仔细地观看和阅读,然后,主动在征签表格上签字,有时,等待签名的人排起了长长的队,几本签名本都忙不过来。

在洪法活动中,有几件小事触动我的心弦,久久不能忘怀:

有一队黑人组成的打击乐队,在我们洪法地点近处演奏,这喧闹声几乎盖住了我们的炼功音乐,不免给我们的炼功演示带来一些干扰。他们说,他们在这里已经演奏了十几年了,这几天每天都要在这里。我们把这喧嚣声当作心性的考验,不为所动,同时又善意地向他们发SOS传单,与他们交谈,告诉他们法轮功的真相。到了第二天,发现这群人主动挪换了地点,避开了干扰我们。为我们创造一片宁静的场所。我看到了他们的善良与同情,和无声的支持。

有一位上了年纪的妇女,她站在弟子们被迫害与残杀的图片前,一张张地看著。然后她哭泣着,签了她的名。还有一位妇女,当我向她讲述覃永洁的故事,故事还没有讲完,她流着眼泪说:“不要再讲下去了,我的心无法承受这样的痛苦。”她签下了名字,擦着泪,默默离去。

还有一位小姑娘,她认真地问她的妈妈发生了什么事。那位善良的妈妈痛心地向女儿解释发生在那遥远国度里的悲惨而又残酷的事,小女孩用她那稚嫩的笔触签下了自己的姓名。

每当我遇到这样的情景时,心中总是被他们的善良强烈地震撼。我不由地想着我的被邪恶毒害和蒙蔽的同胞们。丹麦人民的善良与正义,与国人的冷漠与麻木,对比太大了。我深切地看到了人们道德沦丧的后果。我的同胞们,他们中许许多多人,也曾经善良,正直,富有正义和同情,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变得那么冷漠,自私?在暴政的高压下,人们渐渐地蜷缩在自己舒适的小窝里,不再关心别人。在看到别人的痛苦时,不仅无动于衷,甚至幸灾乐祸。

经历过太多的欺骗与愚弄,付出过几代人的教训,很多华人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好人,人间还存在着正义和良知。在丹麦人敞开单纯的心怀,倾听我们的讲述时,中国人却睁大了怀疑一切的眼睛,面对真诚,却硬是要从中找出“欺骗”的蛛丝马迹来。在人们冷漠与自私中,我看到那被层层污垢包裹着的心中的伤痕。人们在迷茫中,在苦难中,丢失了他们生命中最可贵的本性。

回想在我得闻宇宙大法之前,我的心性又何尝不如此低下,道德沦落?

在为国人痛心,为丹麦人民的善良欣慰的同时,我又每每为把我拉出泥潭的师父的无边洪大的慈悲流泪不止。是啊,师父的苦渡,苦口婆心地把一个个迷茫中的生命唤醒,在他们心中注入“真,善,忍”,师父个中的承受,又岂是我们弟子能感受万一?

现在世上还有这么多与我当初一样的人们,他们的善念被泯灭了,正义被忘却了,他们的本性被污染了,但是他们还是师父珍惜的生命。用大慈悲去救度世人,唤醒世人的良知与善念,需要我们去付出和承受。但是这点承受,与师父为我们的承受,为世人的承受,为宇宙一切众生的承受相比,又何尝能够挂齿?

想象那一天,真相大白于天下之时,随着弟子们的圆满,还有许多生命,会在“极苦的偿还历史上所欠下的恶业中消去罪恶”(《除恶》),还有许多生命,将打入层层销毁的痛苦中。我的心中沉沉的,曾有过对圆满的执著、对法难结束的期盼,顿时消失。如今师父为弟子留下的时间,每一天,是为了我们的圆满,也是为了多救度一个众生。想到此时,我心中的杂念,混身的疲劳,就会一扫而光。珍惜今天的每一天,每一时,每一刻,把自己的全身心溶入正法中,“发心度众生,助师世间行”。让自己再精进一些,做得再好一些,多唤醒一份良知,多救度一个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