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善念正念化解家庭障碍,向更多的人讲清真相

【明慧网2001年9月21日】尊敬的师父,您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1998年3月份得法的。当我第一次读完《转法轮》和看完一遍讲法录像带后,我的心深深地被宇宙的法理所震撼。决心以后修炼法轮大法。就在周末去还录像带时,听到大家讲纽约要开法会,师父要亲临讲法,心里的喜悦无法言表,眼泪夺眶而出。就这样,连动作还不会的我,幸运地见到了伟大、慈悲的师父,参加了永生难忘的庄严法会。从此以后,我和我的父母一起走上了修炼的路。

我坚持每天炼功,学法,心里充满了喜悦。在这高兴之中,不知不觉地产生了欢喜心,并造成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比如,见到同事与认识的人不分场合及对方的接受能力,一概讲一遍。当时我丈夫在另一城市读书,我也带着欢喜心给他发去电子邮件,结果他对我学法炼功反而产生了担心与误解。

我丈夫是一个典型的无神论受害者。他对我一下能有一个信仰,而且很坚定,非常不理解。当他看到我经常要在周末去洪法,发资料,他是真的动气,甚至曾以死相逼。一年半以前,我的公公,婆婆在美国帮我们带孩子。我婆婆也是变着法子阻拦。曾把我的所有的大法书,录像带和录音机都藏起来。见我炼功,用放到最大音量的噪音来影响我入静。她还告诉我如不放弃修炼,就跟我闹上没完。我明确告诉他们我修炼到底的坚定信念,但是,过去我没有在法理上认清要清除另外空间魔的干扰,除了自己一味向内找以外,认为是业力的转换才使他们如此生气,所以一直消极承受。后来通过学习师父的经文,才明白应该用正念去清除干扰,善意指出他们的不对,并经常把大法报纸给我丈夫看。这样做了之后,我看到我丈夫在一点一点地变化。有一天,他突然讲了一句我意想不到的话。他说:“中国政府如此残酷地镇压法轮功,连我都气愤,为什么你们不到国际法庭告江泽民?”

1999年7.20以后,经常在明慧网上看到关于国内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报导,心里很难过。常常失声痛哭。一段时间却不知道如何去做。是师父的经文和同修的唤醒,使我开始行动起来,用智慧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因我有两个孩子要照顾,不能象单身同修一样有更多的时间去洪法。我就利用我能利用的机会去讲清真相。比如,中午休息时间发资料,周末跟同修去超级市场收集签名。我们在我们所在的城市每一个月办一次教功班。并利用这一机会每月要发出1000-2000份传单,包括真相资料。这样日积月累,我们已经发出几万份。有一位老学员,尽管她没有条件上明慧网读更多文章,她对法理的理解和精进的状态一直鼓励着我。这次从DC回来,她跟我讲:“我们要放下生死去讲清真相”。我很受感动。她靠打工的一点收入,用了很大一部份来复印资料,支援印报纸。我们一起复印了几次上万份资料,最近我们又复印了10万份。看看其他同修的精进状态,我知道我做的很差。以后我打算除利用中午休息外,利用周日送大女儿上中文学校学习的4个小时,在附近其他城市散发真相资料。尽自己的一切努力去洪法,讲清真相。

我觉得我在讲清真相中的一个很大障碍是自己头脑中的一些变异观念。比如,经常会觉得向别人讲真相别人不会理解,会不感兴趣,有时担心别人会不会反感。通过阅读明慧网文章“根除自己头脑中的变异观念是铲除宇宙中邪恶的根本”,我也意识到这种变异观念已经严重干扰了洪法的效果。有时使自己在顾虑中错失一个世人本该听到真相的良机。所以我首先要做的就是需要加强学法,时时刻刻保持正念,根除自己头脑中的变异观念。正如同修所说的。“这种心态不能靠等待修炼中自然达到,而是要在随时随地用正念铲除一切不正之念中达成。自然是不存在的,一切都要靠我们自己平时艰苦的付出。”

最后,我想利用这个机会感谢我们伟大、慈悲的师父。师父把宇宙大法万古以来第一次传给世人,我们又如此幸运在正法期间得法,才使我们从迷中惊醒,懂得了生命的真正意义。师父又给予我们参与正法的机会。我们一定勇猛精进,不能辜负师父的慈悲等待!

谢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