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法更要以法为师


【明慧网2001年9月23日】最近,我发现有部分同修把发正念说成了“除魔”。我认为这种说法不符合法。正确的说法应该是“除恶”。师父说:“清除的是邪恶的生命与邪恶的旧势力”(《大法坚不可摧》)“这个旧的势力他也不是魔,他就是在漫长的岁月中偏离了法以后所产生的生命,他根本就不知道宇宙不好了。就是这一类生命,为了维护他们自己的这一切,阻碍生命得法,阻碍正法,形成了一个极恶的势力。但他们不是魔,却干着魔都望尘莫及的事,他们假意为人好,可是他们的破坏却是真的。”“表面上是神的形象,其实他不是善的生命,这股势力在我今天传这个大法中,起着严重的阻碍作用。”(《法轮佛法·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可见,把正念除恶认作“除魔”是不对的,很可能使邪恶钻了空子而漏掉。

从另一个角度看,师父在讲法中并没有提过发正念是“除魔”,明慧网编辑部也没有这样的说法,如果大家这样都用、都说就会造成严重的后果。师父在《佛性无漏》中说:“你们不能随便拿来一个什么名词大家都用、都说,这不就是在往大法中加人的东西吗?……你们想想今天加一个词,后天加一个词,久而久之,下一代弟子就分不清是谁讲的了,慢慢就会改变大法。”“大家一定要明白,我给你们留下的修炼形式是不能改变的,我不做的你们就不要做,我不用的你们就不要用,我在修炼中怎么讲的你们就怎么讲。注意吧!不知不觉地改变佛法一样是破坏佛法啊!”(《法轮佛法·精进要旨》)

类似的事情也出现在讲清真象中。有些学员个人在讲真相中所用的说法明显有抨击的味道,容易给人造成我们与江氏媒体互相攻击的印象,从而使人们对我们的讲清真象产生误解,认为我们和他们是一个水平的,是搞政治。实际上我们是站在法中的一个很高层次上俯视邪恶,再用常人的方式把谎言揭穿,把真象揭示给人看,从而救度众生。这是大法慈悲、智慧和圆融的表现,决不是相生相克的表现。所以,只要让人明白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所谓报道等宣传都是造谣、诬陷就行了,其余的常人中的事情我们应当审慎地用修炼人的心态对待。

师父说:“善恶两面在人的本身同时存在。我们排除恶的一面,只用善的一面来维护法。别人说我们不好,我们可以让他们明白我们怎么好,跟他讲道理,完全用善的一面。”(《法轮佛法·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由于我们自身还有没有修去的表面的魔性与执著和变异的观念,因而在讲清真象中容易被邪恶利用,有时甚至与人吵了起来。这样不但达不到救度众生的目的,反而还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洪法。实际上我们在揭露邪恶中铲除的是在背后控制人的实质的原因——也就是真正的邪恶。“我们不能把人当成敌人”(〈我的一点声明》)。

在洪法中,有的同修只讲让人按真善忍去做,而不去告诉人是师父传给我们大法
中的“真、善、忍”。这让我想起了在劳教所时邪恶所宣称的“让你和法轮功决裂,不是和真善忍决裂”、“XX党就讲真善忍”、“真善忍是我们中国的传统美德”等等盗法和故意曲解法的言辞,有的学法不深的同修因此而邪悟。实际上,人所说的真善忍是他们自己下的固定的定义,不是法,没有更深的内涵,也不具备度人的法力,即使是修炼人说出来的也只是他所在境界的他所证悟的那一部分而已,与师父讲的根本大法相去甚远。

师父说:“不允许你用我的原话当成你的话去讲,否则,就是盗法行为。”(《转法轮》)我体会是师父把宇宙大法用常人的语言概括为“真、善、忍”三个字,赋予了其背后的内涵,这是法。决不能把这三个字的表面的文字当作法,随便拿来就用就是盗法,解释就是乱法。只让人按真善忍去做,他怎么能知道如何做呢?

如果告诉他按照师父说的“真、善、忍”去做或按照我们大法“真、善、忍”去做,他不明白就会找法看个究竟,这是从表面上看。师父说:“你只能用我的原话讲,加上老师是怎么讲的,书上是怎么写的,只能这样去谈。为什么呢,因为你这样一说,就带有大法的力量存在了。”(《转法轮》)我们做的只是表面,而真正起作用的是法。我们只是在表面上圆融法,而真正按照大法去做才能洪法,否则,只做了表面的形式就成了常人的劝善。

写到这里,我悟到“助师世间行”更是一个严肃的修炼过程,更要以法为师,时刻可用正念对待,才能修成更高标准的无漏正觉。

以上个人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