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9月24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1年9月24日】
1. 揭露齐市双合劳教所的邪恶
2. 揭露黑龙江省戒毒所的丑行
3. 邪恶准备在威海加大迫害
4. 冲出魔掌
5. 大法弟子家属机智争取减少破坏
6. 长春大法弟子矫红被抓
7. 据悉新疆今年七月份传达一份文件要将镇压“疆独”置后于迫害法轮功
8. 四川成都简阳市大法弟子叶顺英绝食被放
9. 重庆大法弟子王治海被非法判劳教
10. 燕郊公安分局非法抓捕大法弟子
11. 荒唐之极─ ─ ─抓不着父亲抓儿子,抓不着母亲也抓儿子
12. 天津消息
13. 烟台消息
14. 广州又开始新一轮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在黄埔区戒毒所又开始举办新一轮的罪恶“洗脑班”


揭露齐市双合劳教所的邪恶

1、根据司法通(2001)058号文件,被非法劳动教养的大法弟子到期就应该释放,恢复人身自由。但双合劳教所只释放一部分人,还有一部分以“思想加期”为借口,找理由不放。有的一年期甚至被以种种借口加期至近一年。直到现在到期还不放。原来双合劳教所一大队的大法弟子也有劳动减期,但现在它们把减期都给推翻了,而专门执行加期,以达到它们加重迫害坚修大法弟子的目的。

2、双合劳教所干警专干挑拨大法弟子与其家属关系之事。每次家属接见时,它们就说大法弟子不要家,不管家。而有一名大法弟子的丈夫去世时,家属到双合劳教所要求其回去为丈夫送葬。但双合劳教所的干警没有告诉该大法弟子,反而告诉其家属她不肯回去。使家里人对其产生误解,并由此而痛恨其修大法。如此卑鄙下流的行为也只有它们能做得出来。

双合劳教所在今年六月份开释放邪悟人员大会,当有邪悟人员的发言严重违背大法时,有很多坚修大法的弟子站起来告诉她们“错了"。当即就有五名大法弟子被带出会议室,然后又用所长找其谈话为由骗出被送到齐市看守所进行迫害,声称要判刑。这五名大法弟子是刘守荣(99年12月7日进所,一年期,早已到期)、石淑芳(99年12月7日进所已到期)、沈子力、许红梅(2000年7月进所,已到期)还有一名弟子不知姓名。直到现在她们还在齐市看守所受迫害,而双合劳教所竟然连行李都不给拿,家属也不知道内情。


揭露黑龙江省戒毒所的丑行

齐市双合劳教所在今年6月23日送6名非常坚定的大法弟子崔学敏、杨淑兰、许家珏、王金花、张继秋、盛义到戒毒所进行迫害。这6人下车后,戒毒所的领导说:没事儿,几天的事。然后就把每人送进一个屋里被那些与法轮功已“决裂”的人(叛徒们)围攻。

戒毒所还利用叛徒们下迷魂药欺骗大法弟子。一名叛徒拿一块月牙儿式的糖自己吃了,又一名叛徒拿一块金鱼式的糖给齐市去的许家珏吃了。一小时后,她们让许家珏躺在其大腿上,拿笔、纸还有一张“决裂书”让许家珏照样写。许家珏拿起一看是“决裂书",特别清醒,就撕了,从而打破了她们设下的圈套。

这6名大法弟子在戒毒所历经38天的围攻、洗脑,坚修大法的心金刚不动,彻底打碎了邪恶之徒妄想逼迫大法弟子放弃正信的企图。


邪恶准备在威海加大迫害

邪恶准备在威海加大迫害,在新一轮的打压下,威海的邪恶势力为阻止大法弟子十月一日进京,妄图通过组织洗脑班的方式对大法弟子进行邪恶的镇压,达到他们的险恶目的。对于一些即使曾经向他们妥协但他们认为是重点的人,他们也组织所谓的帮教小组,一旦该人出问题,帮教的人也要负责,希望威海的大法弟子,识破旧势力的阴谋,打破他们的安排。


冲出魔掌

一天晚上,我与两位同修发送真相资料,就要离开时,有两个警察要搜我的包,并说“有人举报你发传单",我坚决制止他们的行为,同时心里默念正法口诀。这时见另两位同修已经走脱,便开始向他们洪法,告诉他们大法的伟大和善恶必报的天理,一个恶警叫道:“你别跟我说这些,快跟我们去派出所!”我拒绝配合邪恶,僵持一会儿,一个警察去找帮凶,另一个看着我,我对他说:“我没做错什么。不能跟你走。”说完我转身就走,恶警急忙来拉我,我挣脱了,急速的跳上了一辆出租车,恶警也拉开车门要上车,我迅速从另一车门下去跑到了路对面,他跑过来一把抓住我威胁道:“你敢拒捕,再跑我就揍你,你老实点还可以从宽处理。”“我没有错,你凭什麽抓我?”他拽着我用力的往一家歌厅里推,我大声喊着:来人哪——!路上很多人看着我们,恶警有些害怕放开了手,我飞快的往前跑,心想让他追不上我并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念着除恶口诀,跑到十字路口,上了一辆出租车,回家后得知另两位同修也安全返回。

第二天与同修切磋,A说:当时看恶警追你只隔半步,可很快就拉开了距离。B说:“你当时为什麽不发正念让他定住,为什麽让他追你哪?”是啊,为什麽我没想到呢?通过这件事,我看到了我作为正法弟子的差距,平时修炼基础不扎实,遇事心态不稳,只想他追不上我,这念头一出不就认可邪恶势力的存在了吗?不让追上本身不就是允许他追吗?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我的差距太大了,所以被魔钻了空子。这使我感到修炼与正法的严肃,每时每刻都站在神的角度对待一切,关键时刻才能体现出正法修炼者的纯正。


大法弟子家属机智争取减少破坏

南方某省一大法弟子,老阿姨,老两口相依为命。她老伴七十多,老阿姨经常出去作些事情,发发资料,讲讲真相,等等,一旦老阿姨给恶警抓住,她老伴马上到公安领导处,讲明自己需要老阿姨的照顾,如果公安不放人,他声明马上住公安家去,公安一听,老人七八十了一旦有什么事情哪里担当得起,再说用良心想想,谁家里没个老人,这社会怎的,连七八十好人老人都要迫害? 于是就放了她。

我听了真高兴,家属的努力起到了减少迫害的作用。


长春大法弟子矫红被抓

长春大法弟子矫红(女)在外地被抓,现在下落不明。请与之有联系的弟子注意安全。


据悉新疆今年七月份传达一份文件要将镇压“疆独”置后于迫害法轮功

据悉,新疆在今年七月份传达一份文件,内容是:将历年强调的镇压“疆独”为第一重点置后,而把迫害法轮功提到最重要的位置上来。

新疆邪恶势力为了迫害大法,不惜重金雇佣地痞无赖。七月下旬,有弟子在乌鲁木齐“桥头”贴大法真相材料时,被4名雇佣来蹲点的维吾尔族无业人员抓到公安局。他们领到了3000元奖金。

新疆库尔勒市的邪恶势力疯狂迫害大法弟子,令人发指。我们严厉警告市公安局局长杨建中,立即停止作恶。继续助纣为虐,下场可悲!


四川成都简阳市大法弟子叶顺英绝食被放

四川成都简阳市大法弟子叶顺英已经被放出来,现被家人看管在家。她到此已被关押了八个月之久,最近是通过绝食出来的。另外还有一名学员也是绝食13天,第14天就把她放了。


重庆大法弟子王治海被非法判劳教

大法弟子王治海,重庆铁路分局西机务段职工,96年得法,99年722后,重庆铁路不法恶警对王进行跟踪、监视居住、关押、抄家。99年9月份,铁路西站派出所恶警不带任何手续,不穿警服,破门而入,抢走大法书和师父照片。2000年8月,绑架到小南海看守所,刑拘一个月,不法恶警与单位恶人执意想把他判劳教,但没批(因铁路没劳教所,要地方批),放出后,抢去的私人财产手机叫归还也不归还,不法恶警还晚上到家骚扰。两个月后,于12月份被绑架入洗脑班,几天后用正念闯出了洗脑班,于2001年元月7日到北京天安门打横幅,没有配合前门派出所的要求、命令和指使,从前门派出所堂堂正正走了出来,从此流离失所,于今年7月11日在成都被青羊派出所绑架到成都二看守所关押一个月,现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半,关押在绵阳新华劳教所,希望善良的人给予关注。


燕郊公安分局非法抓捕大法弟子

9月14日,燕郊恶警非法抓捕冶金部下属公司大法弟子柳勇,柳勇现在下落不明。9月22日,燕郊公安分局恶警窜至朱店村非法绑架大法弟子张凤启,带至邪恶洗脑班进行洗脑迫害。

9月15日,燕郊公安分局杨福文带领四五个恶警窜入东蔡各庄大法弟子李桂芝家,不由分说强行抬上车。李桂芝的丈夫上前盘问他们为什么抓人?杨说燕郊各村都是大法资料,怀疑是她干的。李桂芝想要拿件衣服,杨骗她说没有时间,上级急等你,明天让你丈夫送去。第二天,家人去燕郊公安分局送衣服,他们说:”李桂芝不在这儿,杨福文也休假了,不知道李桂芝在哪呢?”后来去唐山才得知,李桂芝在唐山第一劳教所。

正告邪恶之徒:迫害大法弟子罪大恶极,无论是指使还是执行命令,再不悔悟,将受到天理的惩罚和人间正义的审判!

恶人杨福文:(警号)076956 手机:13303166554或13903166554


荒唐之极─ ─ ─抓不着父亲抓儿子,抓不着母亲也抓儿子

在1999年7月暑假期间,我们一家人外出旅游,途中听到取缔法轮功的消息,就改道进京护法,通过正常渠道向国家信访局反映情况,用自己修炼身心受益的实际情况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受人民群众喜爱的好功法。可是信访局的工作人员竟是警察扮成的,大法弟子去反映情况都被抓、被遣送回当地进行迫害。我看到这一情况,不想跳进陷阱,转一圈就离京去外地了。回家后公安以了解情况为由把我们非法拘留,直到被关的第九天才下传票,被非法拘留了36天,还被勒索10,000元。释放后又由层层的组织包保监视,从市里、教委、单位、片警、居委会到亲戚、邻居共计20几人负责对我进行监视。每到节假日别人都与家人团聚之时,我却被限制自由不许去这,不许去那。到寒暑假其他老师都放假时,615(现已改为610)却强令单位不准给我放假。警察大白天就翻墙跳入院内闯进屋里;春节前夕管区的领导夜里12点入室探望;“610”的人经常去单位或家中帮教。街上一发现真相传单,公安局就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开着警车到我家侦查,搅得四邻不安。这难道是人民警察保一方平安吗?从释放后至第二次被抓前,一直处于公安、“610”的严密监视之下,限制人身自由、监视居住、监控电话、通信,经常受到骚扰。名义上在单位上班工作,其实质是限制人身自由。由此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在2001年5月23日上午9点多,我刚收拾完家务准备中午上班,政保科的科长王启祥一行四人来到我家,让我参加洗脑班写决裂书,被我拒绝。王当时就叫另一警察拿出准备好的搜查证,对我进行搜查,抄走了我的法轮功书籍与大法宣传品、光盘和江泽民罪行图片。拿起东西就走,拒不出示清单。在我一再坚持下,王不得不勉强让另一人写了一份清单。与此同时恶狠狠地说:“你等着的!”同时又拨通了110叫来警车到我家为其助威。叫我跟去公安局。我不去,被警车上下来的和原有的十几人强行绑架到警车上并拉到公安局。女警王伟力问:“资料哪来的?”答:“捡的。”问:“别人都捡不到为什么偏偏你捡到了?”答:“别人捡没捡到我不知道,我是捡来的。”在春节前夕的传讯中也是王伟力问:“你看到传单了吗?"答:“没有"。问:“别人家的门上都粘了,为什么就你没看到?"我答:“没看到没法谈,我没看到是事实。"由此可见,公安以什么为依据,以什么为准绳呢?就凭自己的主观臆断,说怎么的就得是怎么的。在没有任何事实、没有签字的情况下将我非法拘留了21天,又非法劳教三年。在关押我的同时又对我丈夫下手,但因他不在家没有抓到。他们就想当然的去北京抓人,没有抓到就恼羞成怒地对我儿子下了手。于6月2日夜里把他抓进拘留所非法关押21天后才放回。在我儿子被非法关押时,我的亲人去要人,公安局长赵军、政法委书记李士成拍着桌子喊:“抓不着他爸就抓儿子,啥时抓到他爸啥时放他!"面对这一切老百姓都要问“这样的乌合之众还配在执法机关吗?这样的人当权能为人民作主吗?"他们还擅自把我的工资从4月份就掐掉了,在这之前曾经责令单位从我们的工资中扣留支付615进京抓人的费用。

我被非法劳教期间,身体患冠心病、血压高达210,被送回当地修养治疗。回到当地的当天就被送到单位24小时继续非法关押。白天由2名男职工和一名领导看守,夜里由4名女职工陪住,外加一名代班领导。在阴暗、潮湿布满了蚊子、苍蝇的房间里整天整夜不得休息,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在19日晚,大法弟子把我从单位的严密看管之下救了出来,现在流离失所在外。有消息传来说:由于抓不到我,他们又再次将我儿子抓去非法关押几天后才放回。以上事实有力地证明了:这些邪恶者们真的邪恶至极!所以我警告那些作恶者要明白:“善恶有报"是天理!大法弟子坚不可摧!


天津消息

据悉关押在天津市北辰区双口劳教所内的大法学员,在得知师尊华盛顿DC讲法经文后,都坚定了修大法的信念,纷纷声明以前写的“悔过书"、“保证书"之类的一律作废,重新修炼,并要求改善修炼环境。他们当中有部分弟子的劳教期已满但尚未释放。希望社会各界善良的人们给予援助。

近日天津市大港区、大港油田的大法弟子在所居住的居民小区内张贴大法真相的传单、悬挂大法布标,向社会各界讲清真相。据官方消息,此事已由天津市大港分局责成区、油田派出所、刑警队及各小区居委会联合侦破。并对法轮功重点人物进行监控、窃听、晚间实行蹲堵,望大法弟子小心。

近日大港油田炼油厂的大法弟子冯鹏举因在厂门口张贴一篇自己对法轮功的认识而被抓,关押在大港区看守所。望有关人士予以关注。

武清县东浦洼派出所一民警大法弟子,7月间去北京上访被关押在武清县某看守所,具体情况不明。

6月间,关押在板桥女子劳教队的一名塘沽籍大法弟子因在监室里炼功被恶人打死,此事已引起公愤。


烟台消息

从5月28号以来,烟台的邪恶势力疯狂抓捕大法学员。它们利用各种无耻手段,或从菜市场抓人,或半夜撬门入室,把大法弟子从家中抬走。简直就是一帮土匪。在这期间抓捕的大法弟子40余名,多数送王村劳教。

针对烟台的邪恶势力,大法弟子为了揭露邪恶、救度世人,在7月29日、8月4日、8月12日分三次集体行动挂出42个5米以上大横幅,内容为“sos!制止虐杀法轮功学员”,“铲除最邪恶、最流氓之徒江泽民”“立即释放法轮功学员”“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等等。在8月18日上午九时整同时在烟台劳动大厦、烟台房地产交易中心新盖大楼上挂出了宽1.5米长15米的大条幅,上写“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红底黄字十分醒目,行人都驻足观看,有力地打击了邪恶,令邪恶胆寒。大法弟子再接再厉,8月24日上午7时~10时在南大街购物城、进德小区、西南台子小区高层建筑上挂出二红一黄三个条大幅(宽1.5米长20米)“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1.4米的大字闪闪发光,振奋了大法弟子的心。(明慧8月31日曾有报道)。随着正法进程的加快,大法弟子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在8月28日、9月1日、9月20日三次集体行动,共挂出5米以上大条幅52个,内容以支援马三家绝食弟子和窒息邪恶江泽民为主。在这期间大法弟子共挂出大条幅百余个,有力地震慑了邪恶。


广州又开始新一轮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在黄埔区戒毒所又开始举办新一轮的罪恶“洗脑班”

广州又开始新一轮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在黄埔区戒毒所又开始举办新一轮的罪恶“洗脑班”,凡是它们认为不放心某个大法弟子,便可以随心所欲地把人抓进“洗脑班”。有个学员几次被抓进“洗脑班”,这次又被抓了进去。希望广州大法弟子发正念抵制邪恶迫害。

原黄埔区辅导站站长将道平(女),30多岁,原是广州港务局建港指挥部高工,工作、人品有口皆碑。7、20以来,她经常受到来自公安局、单位的压力和骚扰,出门被跟踪,电话被监听。因其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单位接回后不准其上班,要求她待在家中,并要求其丈夫(非大法弟子)专门请假在家看着她。后因其曾参加了广州天河集体大炼功,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因其始终坚定修炼大法,被抓进“洗脑班”强行洗脑。从洗脑班出来后,她意识到自己所写的东西不符合大法,于是发表声明,在洗脑班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所写作废,并表明自己仍坚修大法。于是,她又被抓进“洗脑班”,因她在“洗脑班”中拒绝向邪恶妥协,于今年4月被非法劳教三年。

钟颖璋,男,29岁,原是广州港务局引航公司船员,是该公司船队公认的好人。因其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港务局公安局接回后非法拘留十五天。出狱后,单位以合同快到期为名终止了他的劳动合同。后又因其去北京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功喊冤被抓,遣送回广州东山区再次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因其始终坚定修炼大法,于今年初被非法劳教。

广州黄埔区戒毒所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戒毒所里雇佣打手专门迫害大法弟子。希望看到此消息的大法弟子发正念铲除邪恶。黄埔区政法委“610”办公室负责人江某某(主任)电话:82378728

正告广州“610”办公室和广州全体公安人员,大法弟子人人都知道是好人,对法轮功的定性乃江泽民等少数为一己之私利用手中职权违背国家宪法倒行逆施而已,上至中央老干部、下至百姓几乎人人都知道是冤案,平反是迟早的事。文革平反后一大批在文革当中迫害老干部的公安人员被从内部秘密清理,由万里同志亲自到刑场监刑。历来的运动过后,总是会推出下面的人充当替罪羊。希望你们能明辨黑白,善待大法弟子,切莫充当杀人的凶器,为自己的将来留一条后路。

圣者曰:“目前所有对大法犯过罪的恶人,在对大法弟子所谓的邪恶考验中没有利用价值了的已经开始遭恶报,从现在开始会大量出现。”(《大法坚不可摧》)希望你们三思而后行,为自己生命的永远留一条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