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台湾花莲SOS步行的感悟


【明慧网2001年9月25日】前言

我清楚知道─炙热的炎阳晒伤不了我们,我们是远远冲出太阳、银河系、大小宇宙、甚至无数天体之外的庄严修炼者,早已不受其制约。愈是炎热艰苦,愈发坚定的走下去。

我清楚知道─若不是已放下名利情,把法摆在首位的大法弟子,是不会排除一切干扰,放下所有工作、俗事而顶着压力走出来。他们踏出的是更稳健的每一步。

我清楚知道─若不是法的力量,步行中年幼的孩子们是无法经受这样的磨炼的。他们没有抱怨,忍耐着常人难忍之事。这些如果不是佛果位中的修炼者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我清楚知道─弟子们步行所经之处,透过强大正念发出的神圣、震撼天地的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将令无数邪恶丧胆,清醒的是民众被蒙蔽的头脑,树立的是大法弟子的威德。

我更清楚知道─没有伟大慈悲的师父和大法的威严。这无限苍穹从更小至更大的一切所为根本是无法成立和存在的。“如果不为你们承担历史上的一切,你们根本上是无法修炼的;如果不为宇宙众生承担一切,他们就会随着历史的过去而解体;如果不为世人承担一切,他们就没有机会今天还在世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记花莲SOS步行

近两天半的花莲SOS步行20日下午在宜兰、花莲的交界处展开了。齐发正念后启程,行进过程很庄严肃穆,学员间非必要情况不会擅自交谈,在全程中也不停地发着正念,相信此震慑力量是贯彻天地的。在赶往花莲市中途的苏花公路隧道中,就在我们整个车队的前方,发生重大车祸,挡着无法前行,大家马上意识到这邪恶的魔无所不钻,警觉的辅导员也提醒着大家齐发正念。纵然耽误了入夜前走完花莲市前的最后两个村落,但大法弟子依旧不落地正过这些花莲土地。就在今日的步行结束后才下起雨来,相信众神的目光注视着这一切。步行丝毫不受先前纳莉台风的影响。

第二天自花莲市北端越过市中心至南端的南华,是全天步行穿越最繁华的花莲市区。天空出奇的亮丽和炎热,和昨晚的风雨判若两景。队伍整齐庄严,学员间提醒着注意时时发正念伴行,其间有地方电视台拍摄步行过程和采访。也由于花莲地方电视台先前不断地播放过台视拍摄的几十卷弘法录影带,和地方读者群最多的更生日报系列报导过法轮功的影响下,众多的民众更知晓大法了。所以步行过程中偶也听到民众说「啊,是法轮功啦!」等言语。

步行其间开着天目修的弟子说师父在对面山头慈悲含笑地看着我们,而另一回是打着大手印呢!

晚间举行肃穆的烛光纪念会,更多学员参与进来了。我们于萤光中发着正念和演炼功法,一旁播放着证实大法的影片,同时媒体也前来拍摄。在顺利结束后有一小段插曲:有一大陆人士前来观看并持负面态度,透过老学员的讲清真相,澄清了其因媒体错误报导而对大法的误解。眼见一个生命得救,是件欣喜之事。更体现出了大法弟子的慈悲。

第三天,学员增至60人左右,步行的队伍更长了些。也由于花莲的腹地狭长,这天的路程近一百三十公里。所以不少行程在车上,遇有村落即下车步行。就在正中午时有小弟子说好大的师父在空中笑着对大家挥手并说:「大家辛苦了!大家都做得很好。」然后才慢慢隐去。听此,内心只觉承受不起。能身为大法弟子而走,世间以至天上没有比这更荣耀的事了。当大法队伍交接给台东,内心不由升起─我们和全球的大法弟子做了一件用尽人类语言都无法形容的好事─证实大法。

后记

记此篇花莲SOS步行记时,才写至前言的一半,孩子就跑来告诉我:每当我写一字就成群无数的魔被我逐渐灭尽,还有其他的魔好害怕,因为它们知道下一个有可能就是它。因此我的笔意更坚决了,我知道重要的就是这一切镇邪的过程,无论弟子所处的是哪个证实大法的机会。纵然其间也好些干扰:电脑无故故障、不断的杂事干扰等……。但它们太小了,阻挠不了大法弟子的一切所为。因为我深切知道我们是宇宙的保卫者,将为宇宙一切正的因素负责,助师正法更是我们的天职,先天赋予我们如此重要的任务下如何威力不大?最后以师父《也三言两语》一文中─「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作为结束和大家相互促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