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的邪恶


【明慧网2001年9月25日】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是最黑暗、最邪恶的人间地狱。那里的所长及管教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我是一名曾经被她们非法关押达九个多月的法轮大法修炼者,亲眼目睹了她们对大法弟子的一桩桩、一件件血淋淋的野蛮摧残,是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所犯邪恶罪行的见证人之一。在这里,我简单地向大家介绍以下我在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的部分所见所闻。

1999年7月22日,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利用手中的政权,不顾国家、法律的尊严、违背人民的意愿,公然将法轮大法硬性定为“非法组织”。法轮大法讲述的宇宙的最高法理,李老师做的是宇宙中最正、最伟大、最慈悲的事。他“历尽万般苦”,给我们带来了宇宙的真理,使人类败坏的道德急速回升,使我们亿万法轮大法修炼者走上了返本归真的路。作为法轮大法弟子,我们有责任和义务走出来,用我们的亲身经历、用真心向被蒙蔽的世人讲清真相,揭露邪恶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和李老师是被冤枉的”。

于是,1999年11月14日,我和两名同修一齐进京上访,因为这是法律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力和义务,所以,我们并未违法,可国家将我们这些上访的法轮大法修炼者定为“扰乱社会秩序”“妨碍公务”等等,纷纷给我们劳教一年,送进了最黑暗、最邪恶的吉林省黑嘴子劳教所。

刚到劳教所时,我们首先看到的是墙上的“感化、拯救、教育的方针”,可谁知这表面文章的方针背后却隐藏着邪恶的杀机。管教对我们很凶,说话时都不用正眼看我们。开始就命令刑事犯给我搜身,全身搜个遍,不准我们保留与大法有关的任何资料、物品。

当她们诱导我们与大法决裂时,态度很“和善”,可当我们坚定大法时,她们便撕开了伪善的面纱,露出了一张张魔鬼的邪恶嘴脸。管教把那些刑事犯作为她们的打手,24小时轮流看管我们。不准我们炼功、学法,不准我们之间谈话交流。如果发现我们炼功、学法,管教就让她们狠狠地打,不管的话,就给她们加期,如果管的卖力就给她们减期的奖励。就这样那些刑事犯就特别卖力。她们大多数都是社会上的渣子,都是吸毒、卖淫、偷盗、抢劫的流氓女子。在管教怂恿下,更是无恶不做。随意拿要大法学员的物品,打骂大法学员是常事,让我们给她们洗衣、刷碗……随意使唤,更是家常便饭。在这里她们不但没有改掉恶习,反而越陷越深。一次因为我们背《论语》,那些刑事犯疯了一样地冲上来就打,一个四十多岁的刑事犯拿起一根很长的旗杆,照着王丽华一顿猛抽,把王丽华打倒在地后,又用脚猛踢她的脸,王丽华的脸当时就青肿了好高,右眼全部淤血,近一个月才恢复正常。为了不让她的家人知道,还停止让她家人接见。一个叫林英的刑事犯连打了孙璐好几个嘴巴,把孙璐脸当时就打得肿了起来。同时还有许多大法弟子挨了打。有的大法弟子被打得满地打滚。象这样大法弟子挨打的场面经常出现,很粗很硬的抬水棒被她们打折了不知多少根。

邪恶的管教更是凶狠,没有人性。为了强行洗脑,她们给我们播放污蔑大法和师父的录象,让让我们背监规、监纪…。。每当大法学员炼功、背法时,她们提着1米长的高压电棍挨个电,有时还故意扒掉衣服电,往嘴里触,全身电个遍。再不就用宽厚的竹板打大法学员的脸,管理科的廉科长和岳科长也经常参与打人。为了达到逼迫大法学员放弃修炼的目的,劳教所想出了各种各样的毒辣手段来折磨大法学员。如寒冬腊月时节,往水泥地上泼水,然后让大法学员光着脚在上面长时间地撅着(两头扣一头),由于地上很冷,泼在地上的水很快就结了冰,大法学员坚持不住,动一动就要拳打脚踢;还有的长时间的蹲着,两脚并拢,两只胳膊反背在后面;袁文慈和樊秀等因炼功被罚蹲了八个小时。还有的让大法学员举着胳膊在墙角长时间的站着……到后来,她们的手段越来越狠毒,把那些坚定的大法学员的四肢都绑在床上,叫“死人床”,吃喝拉撒全都不松绑。有的长达20天。冬天天气很冷,寒风很大时,她们就特意把窗户打开,让绑在床上的学员只穿单衣挨冻,有的功友都被冻抽了。绑在床上的大法学员疼痛难忍,却依然坚定。有的把大法学员领到水房,把地上都泼上水,然后管教站在门外把高压电棍往地上触。为了不让我们看见,管教和她的打手们经常把大法学员带到没人的地方迫害;怕我们听到大法学员挨打的叫声,她们就关上门打。(注:这也是那些“决裂”的人出来后竟不承认里面很邪恶的一个原因。这样的迫害不但许多学员不清楚,甚至有些有点善心的管教都不知晓。她们对不坚定的大法学员百般伪善,以达到诱使其决裂的目的;而对不肯上当的,则在背后凶相毕露,残酷折磨。回过头来,却还无耻地自欺欺人地说她们对这些人很好。)

2000年春节期间,刘淑霞等四大法学员因坚持炼功,管教便强迫她们坐硬板凳不许睡觉,屁股都坐破了;而且旁边的刑事犯还不断地拿她们开心,侮辱她们,让她们长时间举着胳膊,如闭一下眼或动一动,就要挨一通拳打脚踢。吉林市的大法学员王秀芝,是一名年轻漂亮的大学讲师,因坚持炼功,被唐管教和关大队长多次用电刑,最后被折磨得精神失常,更残忍的是她们不但不及时给她治疗,还嫌她麻烦,把她关进了小号,受尽了折磨。

我们被非法关押后,便写了复议书、申诉书,但始终未得到任何答复。当那些刑事犯以及管教疯狂地残害大法学员时,我们纷纷写信向所长反映她们的犯罪事实,可所长从不理睬。在她们的眼里,打我们是应该的,而且许多残害大法学员的“方案”也是她们指挥策划的。它们剥夺了我们的人权,践踏法律的尊严,实属十恶不赦的流氓,禽兽不如,大法学员的生命随时都可能被它们夺走。在这种无可奈何的情况下,我们只有用绝食、罢工来抗议劳教所这一切践踏人权的违法行为,可随之而来的是更严重的迫害。在我们绝食期间,它们给我们安排高强度的劳动量,还让我们在厚厚的雪地上长跑,累得我们喘不过来气,最后,给那些坚持绝食得大法学员强行灌食。她们把大法学员的四肢绑在铁床上,把胶皮管插入食道,或用铁撬硬把大法学员的嘴掰开,挨个灌,灌的都是肮脏的玉米糊,灌食的盆象个狗食盆,也很脏,把大法学员呛得喘不过气来,眼角不断地淌着痛苦的眼泪。听被灌食的同修说,当时呛得真快死过去了,一位50多岁的老同修,门牙硬是掰松动了,还出了不少血,一灌就是6、7天。把大法学员们折磨得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她们还不放过,又继续用电刑(甚至有的边灌食边用电棍电!)把大法学员们折磨得几度接近死亡,随时都是失去生命的可能。后来,所里不断地进大法学员,管教只问决不决裂,不决裂就电,一直电下去,并指使几个刑事犯人打一个大法学员,我们经常能听到大法学员被毒打的惨叫声。所里还给大法学员蹲小号。就是把大法学员关在一个黑暗潮湿的小屋里,四面都是墙,只有一块小玻璃,把大法学员的手反铐在门外,面冲墙坐着,少则6~7天,多则1个来月。同修的手被勒出深深的一道血印,肿得像个大馒头。为了达到所里规定的劳动产值,管教经常给我们加班,每天长达11~12小时,一次劳动时间长达17小时,把我们累得都是筋疲力尽。每当上级来检查时,就收拾收拾,让我们看电视或装作没事的样子。

管教逼迫我们侍候它们,给它们洗衣刷碗、叠被、铺被、挤牙膏、倒洗脸、洗脚水……就差没喂她们饭了。五大队的大队长王丽梅残害大法学员最为恶毒,她经常把学员绑在床上电,用高压电棍长时间电大法学员。一次,我亲眼目睹她把大法弟子王守慧绑在床上,用两根高压电棍同时电,而且长时间不拿下来,把王守慧的肉都电焦了,全是水泡,嘴电肿好高,脸都变形了。还边电边咬牙切齿的骂,充分暴露出魔鬼的邪恶。樊秀营因消业,身上长了像“疥”一样的东西,拒绝上药,于是管教就命人把她整天绑在床上,用电棍边电边强行上药。2000年4月份以后,所里接到中央新一轮迫害大法学员的指令,为了加大力度逼迫大法学员放弃修炼,必须使用强行办法,每人都得过关,于是所里又购进了许多电棍。就在那段日子里,所里每天到处都能听到电棍的电声和大法学员的惨叫声。只要不决裂就一直电下去,再不行就天天加期,蹲小号,几天不许睡觉……50多岁得功友王守慧、王玉桂、刘桂茹、刘淑娟因坚持炼功,被管教、大队长多次绑在床上用电刑,大队长让刑事犯看管她们站五天五夜,不许睡觉,如闭一下眼就要挨打。她们多次被刑事犯人用皮鞭抽打,受尽折磨,被折磨枯瘦如柴,生不如死。54岁的功友金丽芬因管教命邪悟学员整天向她围攻,强迫她决裂,硬是把她逼得精神失常才罢手。坚定的大法弟子们受尽了非人的折磨,总是旧伤未愈,又添新伤。一个二大队的学员,被管教扒光衣服电了两个多小时,全身溃烂,血肉模糊,管教还骗我们说是电棍过敏,简直没有一点人性和廉耻。

劳教所不允许那些不决裂的大法弟子接见家人,也不允许收家里从外边买来的生活用品,只能在接见室的小卖店里买,而那儿的东西都比外边的贵好多。合餐室的饭菜都特别贵,超过实际价格的3、4倍。她们还私自从大法学员帐号上扣钱,强迫大法学员买那些污蔑师父、诽谤大法的书籍。

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的邪恶不仅于此,她们还有更多、更邪恶的种种罪行,大法弟子被她们打死多少仍是一个未知数。黑嘴子劳教所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人间地狱,那里至今仍非法关押着1000名大法弟子。

善良的人们,你们知道全国还有多少个象这样,甚至比这个更邪恶的人间地狱吗!?又有多少大法弟子被她们非法关押、迫害?!希望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们都能伸出你们的正义之手,紧急救援那些正在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你们也同样会在大法中建立你们美好的未来!

同时,希望能有更多的同修站出来,揭露江泽民流氓集团的邪恶,向世人讲清真相,挽救善良的生命。

附: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部分犯罪恶警名单
所长:诸所长、范所长
管理科:廉科长、要科长
四大队:关队长、张队长、韩XX、王管教、张XX、侯管教
五大队:李大队长、王丽梅、肖爱秋、迟爱春、姜管教、唐XX、刘管教、王管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