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杨瑞玉遗体腰部为何有一拳头大的伤口?


【明慧网2001年9月27日】最近法新社等众多外界媒体相继报道了福建法轮功学员杨瑞玉被当地警察迫害致死的消息: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9/3/15892.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9/5/15975.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8/19/15008.html

“ 法轮功学员杨瑞玉,女,福建省福州市台江区房产局职工。2001年7月19日在工作单位被公安非法带走,7月22日被迫害致死。杨瑞玉去世后,福州公安局高压逼迫其家属不许张扬,不准她的工作单位和同事见遗体,不许开追悼会。送遗体去火葬场的途中由警车押送,一到火葬场就立即火化,而且不让杨瑞玉的丈夫和女儿走近遗体,据悉,杨瑞玉遗体的腰部有拳头大小的窟窿。”

我以“腰部”为关键词搜索了很多明慧网上的中国邪恶警察残害大法弟子的资料,发现,邪恶们经常殴打大法弟子的腰部,因为这样可以给被打者造成很大的痛苦和严重的内伤,而从外表又很难看到造成的严重后果。搜索了很多文章,看到邪恶警察官员用脚踢、拳打、电棒木帮殴打电击、铁条钢轴或电线残忍的抽打学员的腰部,致使学员大小便失禁,腰部大面积损伤淤紫甚至当场昏死过去。最严重的包括石家庄大法弟子左志刚“当天就被这伙凶犯毒打致死,尸体伤痕累累,一只耳朵呈黑紫色,在后背腰部有两个方形的大坑。”

法轮功学员杨瑞玉从抓进警察局到被殴打虐杀死只有三天,可以想象这位法轮功学员遭受了多么痛苦的酷刑折磨才能在短短三天内被迫害致死。但即使如此,从医学常规角度也不可能解释法轮功学员杨瑞玉的遗体腰部拳头大的伤口的形成原因,因为这位法轮功学员杨瑞玉从抓警察局到死亡只有三天,不可能是简单的伤口溃烂造成的。而踢打和电棒铁条击打也不可能造成如此大的伤口。就这个问题笔者询问了医生,得到的答复是,如果是警察殴打等造成的撕裂伤,是不规则的,而如果有拳头这么大的伤口,除了战争等非正常情况可能发生外,其他情况很难造成如此大的伤口。而如果形成在腰部这个柔软部位的撕裂伤就更难发生了。这令笔者不得不想到前段时间外电报道中国大陆警察和医院勾结起来非法盗卖大法弟子和监狱犯人的器官的报导,笔者个人认为如此大的伤口或许是手术刀割学员肾脏后遗留下的,这也或许就是警察为什么匆匆将遗体火化,并禁止她的任何熟人查看她的遗体的真正原因。(包括她的丈夫和女儿都不允许走近遗体---这是极不正常的,绝对心中有鬼!)。

在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利,采取最下流的手段在发泄私愤”情况下,在公安部的密令:打死法轮功学员“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和江泽民“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的指令下,当地官员和那些邪恶警察干出了令正常人难以想象的罪恶。然而纸包不住火,真相大白的一天就要来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在这里恳请外界能对此掺案予以关注,并请法网恢恢站点http://www.fawanghuihui.org/ 把福州市政法委书记宋立诚和警察局长以及相关人员登记作为凶手嫌疑人和犯罪责任人,等到他们来美国是予以查证起诉.

附从明慧网搜寻到的部份关于“腰部” 的相关文章: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7/18/13597.html

“他们把她双手铐在柱子上用橡胶棒打她的手、腰部、臀部,一直打得孙秀英昏死过去。”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1/6/8/11939.html

“大法弟子左志刚,男,33岁,在石家庄中山路一家电脑公司工作。2001年5月30日,石家庄公安局、“610”小组等犯罪警察突然窜到他的单位,把他非法抓至石家庄桥西区公安分局。后进行刑讯逼供,左志刚当天就被这伙凶犯毒打致死,尸体伤痕累累,一只耳朵呈黑紫色,在后背腰部有两个方形的大坑,脖子上有很细的绳索的勒痕。”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6/21/12319.html

“2001年1月,因到天安门和平请愿,被恶警将其眼睛打伤,送入看守所后,在零下十几度的天气下,被逼脱光衣服淋了八桶冷水,并将其腰部打伤。送回浠水后,恶警又脱光其衣服,把他推到大风大雨中淋着冻着,恶警李勋华还用皮带抽打他,皮带打断了,又将他按在地上趴着。“提审”后,因拒绝签字,被恶警甘世涛毒打,后被拘留26天,罚款1000元,无收据。”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6/19/12271.html

“大法弟子李媛媛、赵海明、郭永刚、韩天望、王勃山,2000年12月27日因发大法真相材料5人同时被抓,非法拘留,王勃山被公安人员殴打,腰部被大面积踢伤,被认为组织者的赵海明多次审讯。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6/12/12042.html

”山东栖霞寺口镇南横沟村大法弟子王丽萱, 女, 27岁, 儿子孟昊, 不满八个月。 2000年11月7日王丽萱母子在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被双双折磨致死。其亲属接到通知到北京看到的是王丽萱母子冰冻的遗体,法医检查:王丽萱颈椎已断,坐骨断裂,头部凹陷,腰部留有一针头。”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23/11373.html

“2、大法弟子杨占久,因不肯转化,被犯人陈和新,王庆余,用床板将腰部打伤。(两人轮番打了三十多床板)不能行走达半月有余。”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23/11369.html

“3月24日星期天,大法弟子与在押人员一起搞卫生。该大法弟子与另两个大法弟子说话,被西果园看守所十四队队长杨爱玲看到,立即过来训斥并打了两个耳光,责令挂起来(一种刑罚),该大法弟子说“人们都可以自由地说话,我们为什么就不能说?我不会挂”。杨爱玲命令多人强行把她挂起来,她反抗,狱卒就打她的腰眼,她只有以绝食来抗议。晚上点名她们强行让她起来,她不起来就罚站全号室的人员,她无奈只好硬撑着起来。第二天早上队长孙小玲以抗拒参加点名不参加跑操为由把该大法弟子等五人叫到办公室门前训斥。她问:我们就没有说话的权利吗?当即被啪啪打了两个耳光。3月26日该队主管队长田队长叫她去谈话,她受伤的腰部一侧的腿在发抖,要求坐着谈,但不让其坐,一个多小时后在她再三要求下才让她坐下。”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2/10544.html

“一个叫姚兆成的干部用电缆线打我的胸部、背部、腰部,打在腰部时我惨叫一声就昏过去了,他们把我拉起来,我眼前一黑又昏迷过去。”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4/24/10227.html

“8、保定劳教所女大队在餐厅干活,大法弟子拒不参加强行劳动,被刑事犯人罚站,一大法弟子拒站,大班班长大打出手,把她腰部踢伤,好多天未痊愈。保定一大法弟子因和另一大法弟子说话,被一吸毒犯人用小棍打头部。”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4/17/10013.html

“2001年1月22日晚,我在妹妹家被西焦派出所副所长吴建国带领两名干警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被带走。在西焦派出所,吴所长带领李勇、李帅等五、六个干警对我进行严刑拷打。把我的左手铐在暖气管上,中间隔着桌子,我被强制趴在桌子上,两条腿被捆在桌子上,吴所长用力拽着我的右手,李帅开始对我毒打,用警棍对准我的臀部、腰部、大腿部狠命地打,致使我近休克状,后又拿来毛巾勒住我的嘴,他们称“带嚼子”,又对我后腰、腿部、臀部、手臂打了无数下,他们又打我的脸,用拳击打我的鼻梁骨、眼部、腮部,这次毒打持续了二、三个小时。然后我被松绑躺在地上,他们又用毛巾蘸上脏水往我脸上、嘴里拧,又把我的双手分别铐在健身器的把手上。吕指导员不允许我去厕所、不允许我吃饭、喝水,又把我铐了二、三个小时之后送入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在二看验伤时,大家看到我左眼、鼻梁黑紫色,嘴角被打破裂出血,口腔内出血,两臂有大片黑紫色伤,整个腰部、臀部到大腿都是黑紫伤,还有大腿前侧、腹部有大片黑紫色伤。我来到二看时心慌气短、全身抽搐、有尿血现象,手腕被手铐割破至今伤痕累累,手掌、脸部浮肿。”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4/2/9573.html

“一河北大法弟子正月初六到北京证实法,被北京公安人员用尽恶毒的手段逼问是那里人,因他不说,就把他双手铐吊起来,用电棍将腰部电糟,将皮鞋里灌上油,说是这样电流大。该弟子被当地政府拉回来后被罚款1万5千元,现被看守所已关押2个月了,人还没出来。”